21世纪中国历史学发展的一大趋势

史学评论(或史学批评)及其理论与方法的研究,同具体的历史实证研究和史学理论与方法研究形成三足鼎立的格局,并成为推动具体的历史实证研究和史学理论与方法研究朝着健康、正确、有序方向发展的强大内驱力,出现一个史学批评的繁荣昌盛的局面。这将是21世纪中国历史学发展的一个重要趋势。

之所以说史学评论将成为21世纪中国历史学发展的一个重要趋势,主要基于三个方面的考虑:第一,从思想认识方面讲,20世纪80年代以来,史学批评的重要性日益为史学工作者所认识,史学理论工作者对史学批评的学科地位也已基本取得了共识。第二,从实践上看,史学批评已基本上摆脱了不登大雅之堂、"小摆设和点缀品"的卑微地位,开始成为了史学工作的"本业",并在20世纪末初步呈现出了史学批评蓬勃发展的新局面。第三,从历史上看,中国"史学的进步、发展,或隐或显,总伴随着史学批评"。[1](p .133)中国史学发展史表明,史学批评是史学发展的巨大的内在驱动力,是史学发展的内在活力之所在。"史学批评的活力,在很大程度上反映着史学发展的活力。"[1](p.135)21世纪中国历史学的繁荣与发展,同样不能离开史学批评。



史学批评引起史学工作者特别是史学理论工作者的重视,是20世纪80年代中期的事。

20世纪80年代中期,长期从事中国史学史和史学理论研究的瞿林东先生在《光明日报》和《文史知识》上先后发表了《谈史学评论》(《光明日报》1985年5月27日)和《略说中国古代的史学评论》(《文史知识》1985年第6期)的文章。1987年《安徽史学》组织了史学批评专题讨论,并开辟了"史学评论笔谈"专栏。1991年1月《文史知识》开辟了《中国古代史学批评纵横》栏目,连载瞿林东先生关于中国古代史学批评的系列文章,到1992年7月连载结束;1994年6月由中华书局结集出版,书名用的就是该栏目的名称。据瞿先生在该书后记中称,《文史知识》杂志"中国古代史学批评纵横"栏目连载半年以后,在史学界就产生了颇大的影响。几乎与瞿先生同时,吴泽先生在由安徽教育出版社1985年出版《史学概论》著作中,把史学评论作为史学理论的重要内容,设置了专门的章节对史学评论进行理论阐述。此后不久,在1989年由河南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李振宏先生撰著的《历史学的理论与方法》一书中,在对历史科学内部的学科结构进行分类时,进一步明确提出,史学批评是"以史学本身为对象的诸学科"之一。十年后,李振宏先生在该书修订版中特别设了"史学评论的理论与方法"一章,对史学批评的理论与方法作了初步的、较为系统的论述,更加明确而具体地把史学批评归入到史学理论学科范畴,指出史学批评是史学理论的一个分支学科。

尽管目前还没有人写出一部系统的关于史学批评的理论与方法的专著,但是经过史学工作者十多年的努力,对于史学批评的极端重要性,人们已经从不同的角度获得了充分的认识。

在吴泽先生主编的、1985年初出版的《史学概论》一书中,作者用了一节的篇幅,主要从史学批评与史学自身发展的角度,阐述了史学评论的作用,认为史学批评"对历史研究和史学编纂具有指导和规范作用",对一定的史学理论的形成和发展也具有"催化推进作用"。要而言之,史学批评是"史学发展的内在动力"。[2](pp.322-332)

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瞿林东先生在一系列文章中,对史学批评的重要性作了几乎是全方位的论述。在《谈史学评论》一文中,瞿先生开篇就论述了"史学评论的地位和作用",指出:"从史学的社会目的来看,史学评论是联系史学与社会的纽带之一。""从史学自身的发展来看,史学评论是史学工作中的一种高级形式的信息。"[3](pp.240-2242)从史学批评和史学工作者关系的角度,瞿先生认为:"史学评论是史学工作者自我意识的表现";"史学评论不是小摆设和点缀品,是严肃的事业",是"史学工作的'本业'"。[4];[5](pp. 566~568)"从历史的发展观点来看,史学家和史学批评,绝不只是史学本身的问题,它折射出社会对于史学的评论,也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史学在社会生活中所处位置的重要。"[1](p.176)这就是说,史学家所做的史学批评工作,不仅仅是其个人的事,而是表征着社会对于史学的看法,也表征着历史学在社会生活中的地位。这实际上是已经进一步上升到了史学批评与社会发展关系的高度,认识到了史学批评的社会意义。从史学批评与史学及社会发展相互关系的角度,瞿林东先生认为:"史学批评对史学发展的作用是不可低估的。史学的进步与发展,或隐或显,总伴随着史学批评。而史学批评的活力,既来自社会的启动,也来自史学自身发展的要求的激发。反过来看,史学批评对社会发展与史学发展又会产生作用和影响。"[5](pp.334-335)瞿先生还通过对中国古代史学批评和史学理论的研究,从史学批评和史学理论关系的角度,深刻认识到:"中国古代史学理论的发展,虽非全然是但却往往是在史学批评中实现的,并取得了自己的表现形式。极而言之……没有评论或批评,也就没有中国古代史学理论。"[1](pp.270-271);[5](p.486)可以说,关于史学批评重要性的认识,瞿林东先生在一系列文章中的论述是最为全面的。

更多的史学理论工作者主要从史学批评与史学自身发展关系的角度,认识到了史学批评的极端重要性。例如,在1989年11月出版的《历史学的理论与方法》一书中,李振宏先生指出:"史学评论是推动整个历史科学发展的有力杠杆,是史学发展的内在动力。同时,它还有一非常重要的作用,即担负着传播历史科学成果,普及历史知识的重大使命"。[6](p.72)在1999年的修订版中,李振宏先生以"史学评论"定义的形式,把史学批评之于历史学发展的作用明确为"调节、规范、引导",认为史学批评"是史学发展的杠杆和调节器",它主要通过三个方面的工作,即:1)对具体史学研究成果的价值、意义、得失及其原因进行科学的考察和评价,2)对史学研究状况的分析与评述,和3)对史家个人史学成就、史学方法、史学思想的分析与评述,来"实现其总结史学研究经验、矫正史学发展方向、传播史学研究成果的科学功能"。[7](p.443)《求是学刊》编辑部的张晓校先生则在有关文章中指出:"史学评论对于史学至少有指导作用和批评作用。也就是说,史学评论肩负着对史学发展的导向评论、正确引导、匡正谬误、批评不良,使史学能够沿着健康正确的轨道发展的使命。"[8](p.29)1998年11月,《近代史研究》编辑部组织近代史领域的一批著名学者举行了"近代史书评的现状与期望座谈会"。从后来发表的与会者的发言来看,这些从事具体历史研究的学者也都不约而同地认识到了史学批评对于史学自身发展的重要性,从史学批评的主要形式之一史学书评方面,认为史学的发展需要健康的书评,书评是繁荣史学的有效手段,书评的落后必然导致史学的落后 。

大致到了20世纪90年代后期,由于学风不正的问题日益严重,且越来越成为阻碍史学健康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因此不少学者开始从史学批评与历史学界的学风建设、学术规范建设关系的角度来认识史学批评之于史学发展的重要性。实际上,在此之前,已经有学者意识到了史学批评对于学风建设的重要意义。例如,20世纪80年代中期瞿林东先生在总结中国古代史学评论优秀遗产时,就概括说:在中国古代史学评论家刘知畿等人看来,"史学评论对于考察一种史学现象,纠正不良的史学研究风气,对于爬梳纷繁的学术流派的'宗旨',指明后学'入门'的途径,对于着重在'史意'上提出新的问题,开拓史学研究的领域,对于关乎社会生活的'王道'、'人伦'的影响等等,都有积极的作用"。[9](p.124)可以说,在改革开放新时期,瞿林东先生是较早从史学批评与学风建设关系角度来认识史学批评重要性的学者之一。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越来越多的史学工作者把史学批评与历史学界的学风建设、学术规范建设问题联系在了一起。《近代史研究》编辑部召开"近代史书评现状与期望座谈会",很重要的目的就是要通过改进史学书评来净化史学风气。1998年9月,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杂志社联合南京大学历史系世界史学科,在南京举办了"遵循学术规范,加强学风建设,发展世界史学科"专题研讨会。在这次中国世界史学界重要的学风和学术规范建设会议上,对史学批评之于学风和学术规范建设的重要意义达成了共识,普遍认为史学批评是保证历史学界"遵循学术规范的重要监督措施,其舆论导向,对净化学术环境,匡正不良学风,提高书刊质量,推动学术进步,都能发挥积极作用"。[10](pp.100-107)

由此可见,不论是从事具体历史研究的学者还是从事史学理论与方法研究的学者,也不论是从事中国史研究的学者还是从事世界史研究的学者,尽管各自的考察角度不尽相同,但都已经普遍地认识到了史学批评的极端重要性。这是史学批评有望在新的世纪成为中国历史科学发展的一个重要趋势的思想基础。

在思考史学批评作用的过程中,人们也同时认识到了史学批评是历史科学的一个分支学科,具体来说是史学理论学科中的一个分支学科。换言之,史学批评的学科地位,至少在理论上,史学工作者也已经基本取得了共识,一些史学理论工作者并且作了史学批评学科体系建设的有益探索,有的学者更进一步提出了"史学批评学"概念。例如,李振宏先生在1989年出版的《历史学的理论与方法》一书中,就从史学批评学科建设的角度拟制了一个史学批评(史学评论)的学科体系,它包括七个部分,即:1)史学评论学科的对象、性质和任务;2)史学评论学科的理论基础;3)史学评论的价值标准;4)史学评论与历史研究的关系;5)史学评论与各史学分支学科的相互作用;6)史学评论的社会功能与科学功能;7)史学评论家的素质和修养等等。[6](p.72)这一学科体系构想,十年之后李先生没有改变。1994年,雷戈先生在《哲学主义的历史》一书中,也明确肯定了史学批评的学科地位,指出"史学评论本质上是一门理论学科","是低于史学理论的较富于直观形式的理论结构"。[11](p.369)但对于史学批评学科的具体归属即存在属性问题,他并不像大多数史学理论工作者那样认为史学批评属于史学理论本身的一部分,或者说属于史学理论学科的一个分支学科,而是认为"史学批评是历史学内部相对独立的一门学科",是"历史学结构中一个独立自足的系统"。也就是说,史学批评是历史学内部一门相对于史学研究和史学理论而言的独立学科。他把它命名为"史学批评学"。[12] 1997年,雷戈先生在《史学理论研究》杂志上发表了《史学批评学论纲》一文,以纲要的形式对史学批评的存在属性,史学批评在结构上与史学史、史学理论和书评三者之间的区别(即史学批评的界限),史学批评的目的、对象和原则,以及史学批评和史学研究、史学理论的辩证互动关系等,进行了系统论述。这实际上也拟制出了一个史学批评学科体系。

史学批评是否归属于史学理论,是一个有待继续深入探讨的问题。但不管是对此持赞同意见还是持反对意见,都一致认为史学批评是历史科学内部一门独立的分支学科,也理应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而且已经提出了建设性的学科体系框架。以后要做的事,是如何去丰富这门学科的内容,如何用"血肉"去丰满业已提出的学科体系"骨架"。虽然史学批评学科目前还基本上停留在体系构架上,但我坚信在新的世纪,在不太遥远的将来,史学工作者是有能力完成整座学科大厦的全部工程建设的。这是史学批评在21世纪将成为中国历史学发展的一大趋势的一个重要的理论基础。    二

史学批评在21世纪将成为中国历史学发展的一大趋势,不仅有如上所说的思想基础和理论基础,而且有着较为丰富的实践基础。这就是:从目前情况看,史学批评已经基本上摆脱了不登大雅之堂、"小摆设或点缀品"的卑微地位,在20世纪末出现了史学批评的热潮,初步呈现出了其勃勃的生命力。

首先,从主要史学报刊来看,史学批评文章在报刊中的地位有了明显的改观,不再是难登大雅之堂,"或局促于报纸一隅,或偏安于杂志末位",[5](p.343),而是成为了史学报刊的重头栏目,占据了史学报刊的显要位置。例如,《光明日报》,每周都有一版史学专版,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一直开辟有"史坛纵论"一栏,刊登短小精干的史学评论文章,"处于赫然令人瞩目的地位,很有点生气"。[5](p.344)大陆主要的几家史学杂志也开始把史学批评文章刊于显要的位置。如《历史研究》的"书评"栏目和"二十世纪中国史学回顾"栏目,近年来就非常引人注目,刊登了许多很有影响的、对史学批评特别是书评具有一定导向作用的文章。1996年春,在中国史学会东方历史研究中心主任沈志华的倡议和支持下,北京的六家史学杂志《历史研究》、《中国史研究》、《近代史研究》、《世界历史》、《当代中国史研究》、《中共党史研究》,合作成立了史学图书评论联合工作小组。第二年,《史学理论研究》杂志也加盟了进去。这一举措已经取得了良好的效果。自从该联络机构成立以来,七家史学刊物的书评工作都有明显的进步,过去那种以颂扬为主的史学书评逐渐退出了史学书评的阵地,学术含量较高的严肃的史学书评已经成为目前各主要史学刊物书评文章的主流。而且这两年来,从《历史研究》刊登的书评文章看,已开始在批评性书评的基础上进一步向批评性兼研究性书评方向发展的趋势,如今年第一期刊登的程美宝的《区域研究取向的探索--评〈儒学地域化的近代形态〉》一文。今年初,七刊史学图书评论联合工作小组还编辑出版了两本《史学新书评》,选入了1996年至1999年四年间在七刊发表的影响比较大的一些史学书评文章,共有48篇书评文章入选。七刊史学图书评论联合工作小组计划今后陆续编印《史学新书评》,每两年的书评编选出版一册,以便能够"比较完整系统地反映史学图书评论的发展变化,进而反映史学进步变化的情况"。[13]( "前言",p.3)在地方史学刊物中,比较突出的是《史学月刊》杂志。近年来,《史学月刊》杂志已经把史学评论作为该刊的一个重点发展栏目,倡导综合性、比较性的史学书评,即对涉及同一历史领域的史学著作进行比较性、综合性评论,目前已经先后刊登了关于秦汉史和中国文化史方面的史学书评,关于中国古代知识分子问题研究的史学书评也正在编发之中。《史学月刊》的"史学评论"栏目还呼吁加强史学批评的理论与方法研究。

从史学批评文章在史学刊物发文总数中所占的比例来看,史学批评文章在各主要史学刊物中已经占有了很大的比例。去年,我曾经利用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对《历史研究》、《世界历史》、《中国史研究》、《近代史研究》、《抗日战争研究》、《史学理论研究》、《史学史研究》、《史学月刊》、《文史哲》、《史学集刊》和《安徽史学》等11家史学刊物1997-1999年三年间刊登史学批评文章的情况进行了初步的统计分析,结果表明,北京的七家史学刊物史学批评文章一般占发文总数的三分之一,其中,《历史研究》平均为33.1%,《世界历史》平均为38.8%。1999年,《近代史研究》用了整整一期的篇幅,刊登1949~1998年50年间中国近代史研究状况的评论文章,内容涉及中国近代史研究的理论和方法、晚清政治史研究、近代经济史研究、近代文化史研究、近代思想史研究、近代社会史研究、中华民国史研究等14个领域的研究状况。相比较而言,地方学术机构主办的史学刊物史学批评文章在刊物发文总数中所占的比例要低一些,一般在20%以下。

虽然从统计数据看,地方史学刊物与北京的史学刊物之间还有较大的差距,但从史学批评文章在刊物中所处的位置看,无论是地方史学刊物还是北京的史学刊物,都已经不再是以前"习惯"上安排在刊物末位的一种"点缀品"了,而是成为了各史学刊物的重头文章。

其次,从图书出版方面看,近年来已经出版了一些比较有影响的史学批评图书。例如,刚才提到的七刊史学图书评论联合工作小组编选的1996~1997年、1998~1999年《史学新书评》。个人文集比较有代表性的有瞿林东先生的《史学与史学评论》、近年来在学术评论界声名鹊起的杨玉圣的《学术批评丛稿》。杨玉圣还编选了《书的学术批评》,这部书评集选入的书评有一半以上是史学书评,都是发表后曾经产生颇大影响的书评文章 。据了解,杨玉圣编选的关于学术规范问题讨论的论文集,也正在联系出版中。研究性的史学批评论著,比较重要的是王学典先生的《二十世纪后半期中国史学主潮》(济南:山东大学出版社1996年1月第1版)、罗志田主编的《20世纪的中国:学术与社会·史学卷》(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2001年1月第1版)。

再次,史学批评已经走进高校历史系的课堂。早在1987年,瞿林东先生就在《史学评论和史学工作者的自我意识》文章中建议"在大学历史系高年级学生和攻读硕士学位的研究生中开设'史学评论'选修课程,由教师提出书目,学生选读,或者在教师指导下组织读书会,然后写出评论文章"。[5](p.568)但由于种种原因,在高校历史系开设"史学评论"课程的建议始终没有得到积极的响应和落实。根据有关信息,比较早地向学生讲授"史学评论"的可能是曲阜师范大学的许凌云教授,但许教授讲授"史学评论"是作为史学理论课程中的一部分还是作为一门单独的课程,我还缺乏更详细的了解。能够确定的是,今年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杨玉圣开设了史学评论选修课,据称选修这门课程的不仅有本科生、研究生,还有外国留学生。开设"史学评论"或"史学批评"课程,不仅有益于培养良好的学风,提高年轻一代史学工作者的分析能力和理论水平,而且对于史学评论队伍的建设,促进史学评论的发展都将有所裨益。目前,开设这门课程的高校历史系虽然寥寥无几,但它毕竟已经走入了课堂。我相信,在新的世纪,将会有越来越多的高校历史系开设"史学评论"这门选修课,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一支比较专业化的史学批评队伍。

最后,史学评论研究已经被列入有关政府部门制订的高等学校历史学科"十五"研究规划及课题指南。在国家教育部社会科学研究与思想政治工作司委托北京师范大学瞿林东教授负责起草的《高等学校历史学科"十五"研究规划及课题指南(草案)》中,在"史学理论及史学史研究"部分,共制定了23个课题,其中就有"当代中国史学评论研究"课题。史学评论研究被作为未来一段时间历史学科发展的重要课题之一,列入国家颁布的有关研究规划及课题指南之中,这是第一次。这表明,史学评论研究已经进入政府有关部门决策者的视野,并引起了他们的高度重视。它对于史学批评的发展,必将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史学期刊界、图书出版界、政府有关部门积极扶植和支持史学评论学科的发展,为史学评论成为21世纪历史学发展的一大趋势是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史学批评在21世纪有可能成为中国历史学发展的一个趋势,还在于史学批评在中国有着十分深厚的历史传统和丰富的历史遗产。同时,21世纪史学批评的发展也是史学发展自身的要求。

从中国史学发展历程来看,史学批评的产生和发展虽然并不完全与史学的发展相同步,但它的产生还是很早的。早在先秦时期,史学批评意识就已经开始滋生了,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是《左传》的作者对孔子所编订的《春秋》一书的评论。从两汉时期起,中国史学开始有自觉的史学批评,其中具有代表性的史家是司马迁和班固。在先秦时期,人们对《春秋》的评论还处在就事论事的低层次,到了司马迁这里,就开始从史学自身的发展高度来评论《春秋》了。到魏晋南北朝时期,随着史学脱离作为经学附庸的地位而成为泱泱大国,开始出现了评论历史专书的著作,如谯周(《古史考》25卷)、刘宝(《汉书驳议》2卷)和徐众(《三国志评》3卷),分别对《史记》、《汉书》和《三国志》的史书评论专著;同时,还开始出现了一些带有理论色彩的史学评论的专篇,如著名的《文心雕龙·史传篇》。唐代,中国古代史学批评已达到了成熟阶段,其标志就是中国史学上第一部系统的史学评论著作《史通》的问世。两宋之际,史学批评在史部著作中已正式取得了独立地位。第一次在史部著作中设立"史评类"一目的,是晁公武的《郡斋读书志》,著录《史通》至《唐史评》共23种著作,但他没有对史学评论和历史评论进行严格区分。第一次明确将历史评论与史学评论区别开来的是南宋的高似孙。高似孙的《史略》一书,卷四有"史评"一目,与史典、史表、史钞、史赞和史例等并列。不仅如此,而且在两宋时期,自觉的史学批评史的意识也已经明确起来。乾嘉时期,中国古代史学批评的发展达到了辉煌阶段,不仅出现了从理论上全面总结中国古代史学的史学理论和史学批评专著--章学诚的《文史通义》,而且出现了一批至今仍发挥着作用、产生着影响的考据方面的史学批评著作,这方面的代表性著作有王鸣盛的《十七史商榷》、赵翼的《廿二史札记》、钱大昕的《廿二史考异》和崔述的《考信录》。清代的《四库全书总目》史部继承了宋人的遗产,在史部15个子目中把"史评"作为独立的一目 。

在中国古代史学批评发展历程中,古代史家基本确定了史学批评的范围和标准,即德、才、学、识。中国古代史学批评这份优秀遗产,对于当代史学批评的发展,将从思想和方法上起到重要的滋养作用。只要我们对中国古代史学批评遗产进行认真的、科学的研究与总结,并对当代中国史学批评的具体实践进行深入细致的研究和总结,那么在新的世纪,就一定能够弥补20世纪中国历史学发展的一大缺憾,写出像《史通》、《文史通义》那样的系统性的史学批评著作,以便从理论和方法上指导当代史学批评活动,适应当代史学发展的需要,进而推动中国历史学的健康发展。

通过对中国古代史学批评历程的简单回顾,我们不难看出,它与中国古代史学发展的几个主要阶段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史学批评的自觉意识产生的两汉时期,是第一部纪传体中国通史和第一部皇朝史(断代史)产生的时期,《史记》和《汉书》的诞生,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司马迁和班固对前人的史学成果进行自觉批判的产物,司马迁和班固正是从史学发展的角度,分别通过对《春秋》和《史记》的批判,在继承已有史学成就的基础上,提出了"究天人之际,穷古今之变"的通史思想和张皇当代历史的皇朝史思想。产生《史通》的盛唐时期,是中国古代史学发展的第一个高峰期,二十四史有三分之一是在这个时期写成的。史学的繁荣为《史通》的产生提供了物质基础,而《史通》的出现又反过来促进了下一阶段史学的发展。两宋时期,中国古代史书的各种体裁基本齐备,并诞生了又一部伟大的编年体史书--《资治通鉴》。乾嘉时代,以考据为特色的史学出现了繁荣的景象,传统史学开始步入实证研究阶段,史学批评本身成为了这一时期史学繁荣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史学发展与史学批评之间的互动作用和关系是非常明显的。可以说,中国古代史学大凡一种新体裁的诞生,都是建立在史学批评的基础之上的,新的史学思想的产生也主要建立在对已有史学成果的批判的基础之上。这一点到了近代,表现得更加突出。

近代以来,虽然没有再涌现出像《史通》、《文史通义》这样的系统的史学批评著作,但史学批评对于近代以来中国史学发展的推动作用依然十分明显。20世纪初,梁启超提出"新史学",固然与西方进化论在中国的传播和西方史学界对兰克实证主义史学进行批判的国际史学大气候联系在一起,但如果没有梁启超应用西方新的史学观念来对中国传统史学进行猛烈的批判,是不可能产生出所谓的"新史学"的。20~40年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的产生、发展,也与史学批评相伴随。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史学工作者,从李大钊到郭沫若、范文澜、吕振羽、翦伯赞等人,运用从俄国传入的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不仅批判了中国古代传统史学,而且批判了刚刚兴起的资产阶级史学,展开了关于社会性质问题和社会史问题的大争论。正是通过批判和争论,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得到更加广泛的传播,并在激烈的史学批评过程中诞生出了最富生命力的马克思主义史学。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文化大革命"爆发,大陆马克思主义历史学深入而广泛的发展,同样与热火朝天的史学评论紧密联系在一起。中国古史分期问题、农民战争问题等"五朵金花"的论争,关于历史主义的争论,都极大地推动了这一时期历史学科的发展。史学批评可以说是这一时期中国大陆史学发展的强有力的兴奋剂。正是各种学术观点的交锋与争鸣,撞击出了各种思想的火花,从而涌现出了一大批的高质量的史学文章和著作。

改革开放新时期,中国历史学的发展同样是在80年代热闹的史学批评活动中实现的。人们通过对"文革"影射史学的反思和批判,通过吸收西方当代史学理论和方法研究成果,又进而反思整个中国传统史学,包括在此之前的马克思主义史学,掀起了史学理论研究热潮,各种史学方法在历史研究中被竞相采用;出现了关于历史创造者问题,史学主体、史学客体和历史事实,五种社会形态,中国近代史发展主线等重大问题的学术论争。但20世纪90年代之后,中国历史学界逐渐走向了沉寂状态,除了关于社会史体系问题和90年代末围绕顾诚《南明史》一书而展开的有关争论较有典型意义外,激烈的争鸣没有了,颇有点死气沉沉的意味。史学不再像二三十年代或五十年代那样有一系列的兴奋点,史学也不再让人感到兴奋。虽然90年代以来并不缺乏史学评论文章史学评论性质的著作,但不是一味地颂扬就是刻意挑刺,史学批评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倒退现象,即把史实纠谬、史料考订当成了史学评论的全部,学术观点的交锋甚至也基本不见了,从方法论、史学思想、历史思想等角度评论史学成果、史学状况的史学批评只是在最近才开始出现。从史学批评的内容看,90年代以来,史学书评和史学成就的回顾与总结占据了主流,对史学流派、史学思潮、史学现象、史学现状等的分析与评论,尽管也有,但并不占史学批评的主流。在新的世纪,这种状况必须得到改变。

没有争鸣,学术民主就得不到体现,新的史学思想也不可能产生。史学批评是历史学进行学术争鸣和实现学术民主的最有效途径。史学批评是史学发展的兴奋剂或激素。新世纪中国历史学科的发展内在地要求史学批评与其同步发展。在新的世纪里,史学批评如果得不到较大的发展,整个历史学的发展也将成为一句漂亮的空话。

[作者简介] 周祥森(1965年- ),男,浙江省江山市人,河南大学《史学月刊》编辑部副编审,历史学硕士,主要从事美国史和史学评论研究。

参考文献:

[1] 瞿林东.中国古代史学批评纵横[M].北京:中华书局,1994.

[2] 吴泽.史学概论[M].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1985.

[3] 瞿林东.谈史学评论[A].瞿林东.中国史学散论[M].长沙:湖南教育出版社,1992.

[4] 瞿林东.史学评论和史学工作者的自我意识[J].安徽史学,1987,(4).

[5] 瞿林东.史学与史学评论[M].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1998.

[6] 李振宏.历史学的理论与方法[M].开封:河南大学出版社,1989.

[7] 李振宏.历史学的理论与方法.修订版[M].开封.河南大学出版社,1999.

[8] 张晓校.史学评论.史学研究中不应有的薄弱环节[J].北方论丛, 1998, (2) .

[9] 瞿林东.中国史学散论[M].长沙:湖南教育出版社,1992.

[10] 高国荣,荣欣.遵循学术规范,加强学风建设专题研讨会综述[J].世界历史,1998,(6).

[11] 雷戈.哲学主义的历史[M].成都:电子科技大学出版社,1994.

[12] 雷戈.史学批评学论纲[J].史学理论研究,1997, (3).

[13] 七刊史学图书评论联合工作小组编.史学新书评(1996~1997)[C].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1.

(完成于2001年9月10日)

上一篇:思想史取替文学史?

下一篇:“当日英贤谁北斗?”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捉弄

酋长把我们这些小头头集合起来,宣布道:我是世界上最伟岸的男人,阳物巨 大,请你们把这件事传达下去。这时我们的耳边发出一声断裂的脆响,他的裤带绷 断,裤子掉落,他的裆下空无一物。哈,原来酋长是个太监。我忍不住笑出声来。 太监也不妨碍他作个称职的好酋长,这一点我们完全可以谅解。但是他声称自己阳 物巨大,还要让普天下都知道,这就太过分。让大家在他的带领下一起撒谎,就更 是过分。我不愿意。酋长满脸通红,咳了一下,问:你们看见什么了?我刚要如实禀告,他就发出“唿——”的声音,一群良种狗出现在他的身后, 血红的舌头在白牙之间晃来晃……去看看

社会公正与社会主义的遗产

“社会不公”不是处於转型期的社会主义国家独有的现象,今天西方发达国家也面临著不少与社会公正有关的难题。但是,由於前者拥有一份为後者不可能拥有的庞大的社会主义遗产,这便使得前一类国家在其转型过程中丛生蔓延的社会不公,无论在内容或规模上,都既不同於西方发达国家,亦不同於东亚诸国。那种认为在中国大陆的转型过程中,应当照搬所谓东亚模式或西方古典资本主义的模式,而可以暂置“社会公正”於不顾,以便尽快实现经济现代化的观点,显然是忽视了这种巨大的差别,同时也低估了“社会公正”对於原社会主义国家实现平稳转型的重大……去看看

知识经济的制度背景

一、引言首先必须澄清这个副标题里面“批判”的涵义,因为在中国现代语境里这个语词被污染得很厉害。康德作《纯粹理性批判》并非要对理性加以批判,而开宗明义提出要对“理性”的适用范围加以界说。“批判(kritik)”就是扬弃和理解。理性反省理性自身,于是有了“批判理性”。我们今天反省“知识经济”,于是可以有“知识经济批判”。对一件事情加以“批判”地理解,这可以理解为是出于人类理性要运用自己能力的“冲动”,也可以理解为是出于人的追求“自由”的天性。因为所谓“自由”首先便意味着“思想”的自由。当一件事情例如……去看看

中原大战前的冯玉祥

一 蒋桂战争中的失算   蒋介石于1927年背叛革命以后,他在北方就拼命拉拢冯玉祥与之合作。当时冯玉祥因为军事上取得节节胜利,也亟想扩充实力,所以他们一拍即合。后来蒋介石表面上似乎很慷慨地把河南、山东的地盘分给西北军,并任命冯玉祥为军政部部长,但是蒋最害怕冯扩充军队,所以蒋在编遣会议时,把西北军的人数大加削减。当时冯部有不少立过战功的将领们,都被编遣掉了,并以深造为名,送入陆军大学。这是冯玉祥当时感到最为痛心的一件事。另外,冯玉祥要求将青岛市划归西北军,也遭到蒋的拒绝。因此,冯、蒋之间的矛盾就日益尖锐了。 ……去看看

资源供给冲击与宏观经济波动

摘要:本文根据中国经济自1998年以来的发展状况,提出了一个基于“政策冲击”的新型供给冲击假说——即“资源供给冲击假说”,并尝试从资源供给冲击的角度重新理解中国经济在近年来所发生的一系列变化。本文指出,正是由于资源供给的正向冲击以及由此所引起的(负向或正向)需求冲击的综合作用,才构成了98年以后中国经济的整个演变过程。98年以后出现的所谓“缩长”现象,很大程度上可以通过资源供给冲击加以解释。正向资源供给冲击也是解释本轮投资扩张的重要原因。但是,由于正向资源供给冲击是以资源和要素所有者(或原使用者)的收入损……去看看

中国的资本外逃问题研究:1987-1997

作者:华东师范大学国际金融系  一、引言  在经典的国际资本流动理论中,由于发展中国家的资本与外汇短缺,以及资本/劳动的比率较低,使得资本的边际生产率较高,从而吸引资本从发达国家流向发展中国家,并带来全球福利水平的提高(Mac Dougall ,1969)。而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中国,更是意识到发展经济学家所论述的利用国外资本加速资本形成(Nurkse,1953),以及弥补著名"双缺口"(Chenery &Strout,1966)的重大意义。统计数据显示:1979-1997年,中国累计实际使用外资达3483亿美元,并自1993年起已连续五年成为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外商直接投资吸收……去看看

直辖之争与权力博弈

前段时期,关于中央将增加更多的直辖市的传言已经引起社会各阶层的广泛关注,在2003年10月20日《亚太经济时报》首先报导称,中央正考虑增设直辖市,深圳、青岛、苏州、大连、武汉等城市是「候选」目标。国家行政学院的杜钢建教授的有关访谈是目前见诸报端的最早的信息,某门户网站在去年还就哪些城市将可能成为新一批次的直辖市进行了网上投票。在一些城市,民间「申直」热已经几与北京申奥、上海申博相提并论。   虽然现在看来,关于直辖市的报导已经冷下来,一些学者也拒绝就此事发表观点,但是需要指出的是,媒体报导的冷却并不能回……去看看

斯密定理、奥尔森条件和改革开放

原载《文景》2008年第9期  本文只是一个理解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经济高速增长的逻辑分析框架。它主要从制度经济学的视角解读了经济长期增长需要具备的一般条件,准确说是给出了一个成就经济长期增长的命题。至于这种高度简约的论述或概括能否与中国改革开放的具体实践与进程相吻合,自然还需要一系列检验与印证。  时至今日,中国的改革开放走过了整整三十年,其成就可谓举世瞩目,其功绩足以彪炳史册。三十年前,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开宗明义,把改革开放的目标定位为解放生产力和发展生产力。这一基本思想在《邓小平文……去看看

对俄罗斯、中国市场化进程比较的评估

(15/10/2004在天则经研究所演讲稿)  提要:俄罗斯和中国还都处在从集权计划经济向现代市场经济转型的实践中,但转型的含义却有很大差别。因此,对两国的转型进行比较研究很不对称,甚至还存在着陷阱;俄罗斯、中国的国情不同,因此,在转轨的实践中也呈现出不同的特点,国内外学术界有不少颇有学术价值的观点,比如:经济转型和宪政改革的理论;政府竞争的理论:“大政府”“小政府”的理论等,由于转型是一个动态的实践过程,不能对两国短期内所谓的“渐进”、“激进”进行比较并由此得出“奇迹”、“失败”的褒贬结论。社会转型,涉及到政治的、经……去看看

农村基层政权退化与农民上访

[内容提要]1990年代以来,我国农村不少地区的政治发生的内卷化现象,一方面,在增强国家能力的旗号下,各级政府对于农民经济资源的索取能力确实是增强了。但是,在资源提取增加的同时,中央政府却不能对对地方政府特别是基层政权进行有效的政治管制。本文通过问卷调查数据分析了基层政权退化与农民上访之间的关系。研究表现,农村基层政权的退化表现直接导致了农民的上访。  作者认为,导致农村基层退化的根本原因是民权式微,要有效地避免政权退化就要进行相应的政治体制改革,扩大农民的政治参与渠道。  据报道,近年来,农民上访有不断……去看看

民主何为?

在现实世界中并不存在物理学意义上的那种“理想状态”,任何一种制度都不会是完美无缺的,都有其利弊优劣。民主制度自然也不例外,它也并不是一个理想、完美的制度,它不是没有缺点的,并且有时它的缺点还很大。原英国首相邱吉尔甚至说过:“民主不是个好的制度,但是,还没有发现比它更好的制度,所以我们不得不用它。”然而,虽然存在这样那样的不足和缺陷,民主制度却是人类迄今为止所能够找到的使权力受到有效制约、使人民的自由权利得到保障的最不坏的制度。2004年7月4日美国国庆日,美国总统布什向中国网民发表了谈……去看看

虚拟的“粮食危机”

1995年有一本名为《谁来养活中国》(Who will feed China?)的书,给中国造成了非常大的伤害,大大地推迟了粮食市场自由化的进程,还导致上千亿元的经济损失。对此,我曾发表文章从理论上进行驳斥。   两周前,该书作者Lester R. Brown再次提出,中国不能养活自己的原因是耕地不足。他说中国到处都在建高尔夫球场,严重地浪费耕地,必将导致粮食减产,造成危机。   既然“粮食危机”的问题重被提起,那么我认为非常有必要再次表明我的观点,以彻底消除许多错误的观念。   有市场就不愁买不到粮食   为什么粮食不存在危机?首先,也是最重……去看看

国际经济关系中的中国理念

[内容提要] 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增强,国际社会日益关注中国在国际经济关系中的地位、作用和目标。中国是否能向国际社会充分、准确、系统地表达自己的利益和主张,也将在很大程度上关系到中国能否在自身的发展过程中有效建立起与国际经济体系的良性互动关系。一个发展的中国不仅应当向世界贡献自己的物质成就,还应当贡献自己的哲学思想和发展理念。国际经济关系中的中国理念应当包括:共存、共享、共赢的哲学观;自主、开放、人本、可持续的发展观;鼓励生产要素全面、充分、合理流动的全球化经济观;权利与义务相统一的全球治理观;……去看看

中国经济增长与经济稳定:何者更为重要

作者: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   原载《管理世界》2005年第7期  「标题注释」本文得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号:70373018,70403020),同时是中国人民大学“十五”“211工程”《中国经济学的建设和发展》子项目“行为和实验经济学学科规划”研究成果。  「内容提要」卢卡斯(Lucas ,1987)通过计算发现降低经济增长的福利成本要远远大于存在经济波动的福利成本,因此政府的主要任务应该是使得经济增长维持在尽可能高的速度,根本不必关心经济的波动。本文认为卢卡斯的论断不能适用于中国的具体情况。一方面,卢卡斯模型本身的错误……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