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战争虽然还没有正式宣告结束,但是由于伊拉克总统萨达姆的实力所剩无几,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美英联军的胜利,已成定居。所以,不仅美英两国,几乎所有的国家都在谈伊拉克战争之后的世界新格局。那末伊拉克战争之后,二十一世纪的世界新格局到底怎么样?

  二十一世纪的新格局,严格讲是二十世纪的遗产。在二十世纪,人类主要做了两件事。一件是打垮了妄图独霸世界的现代独裁专制的极权主义,德国军国主义,德国纳粹主义,日本军国主义,意大利法西斯主义,苏联斯大林主义,中国毛泽东主义,为建立在自由,民主,平等基础上的市场经济的发展,开辟了道路。另一件是打垮了玷污人类五个世纪之久的殖民主义,解放了亚,非,拉众多国家和人民,为在实现现代化的基础上的全球一体化创造了前提条件。在二十一世纪,人类的主要任务就是与时俱进,继续向前,大力推进在自由,民主,平等基础上的市场经济健康发展,大力推进在现代化基础上的全球一体化健康发展,实现人类更高的发展目标,更多的真实福祉。

  因此,人类再不能像上个世纪那样,对前进道路上的危险熟视无睹,得过且过,被动地反对极权主义;再不能像前五个世纪那样,对以邻为壑,损人利己,伤天害理,麻木不仁,被动地反对殖民主义。而是应该主动地反对极权主义及其变种恐怖主义,原教旨主义;主动地反对由殖民主义激起的民族主义及其变种地方主义,国家主义。就像民主制度是最不坏的制度,需要在生活中不断发展一样,就像自由主义在实际生活中有许多误区和陷阱,需要不断深入研究一样,人类主动反对极权主义和民族主义,努力推动市场经济发展和全球一体化完善,也有很多误区和陷阱,需要不断总结,深入探讨,逐步提高。即如这次伊拉克战争,美国领导反对萨达姆极权主义,恐怖主义是不错的,跟二战时反对德国纳粹,日本法西斯没有两样。如果一心想着控制石油,制约别国,就错了。现在的世界已经能使战争狂轰而不滥炸,平民伤亡有限,战争场面直播,那末也必然会遏制单边主义,抵制霸权主义,一个国家要独行其是,为所欲为,不顾民意,不顺世情,并不现实,根本不可能。很多国家反战,态度坚定,旗帜鲜明,就是力证。当然,反战,珍惜生命,要求谈判,政治解决问题,是对的。然而如果是为了维护自己在伊拉克的利益而袒护独夫民贼,则错了。法,德,俄对萨达姆镇压异己,屠杀库尔德人,没有大光其火,对美英联军推翻萨达姆的战争则义正词严,口诛笔伐,眼见得把利益放在正义之上。三国密切协调,而不是跟联合国密切协调,明显是把联合国只当作旗帜舞,拉大旗做虎皮,包着自己去吓唬别人,并没有把联合国当作世界的核心和主导,不也是没有把联合国放在眼里么?而且它们以利相合,能持久么?不要说历史上三个国家并没有结为一体的传统,就是现实中三个国家也缺乏结为一体的基础。法国不甘心做美国的小伙计,它经济富不如德国,军事强不如俄国,就能做三架马车的领头羊?德国不甘心受制于美国,就甘心受制于国力远逊于美国的法国俄国?俄罗斯自顾不暇,虽有强大的军力,但连国内的车臣问题都解决不了,是个典型的纸老虎。它为朋友两肋插刀的利器,严格讲也只有石油。然而,在风云变幻莫测的国际市场上,靠石油救命的俄罗斯,会为法德牺牲国家利益么?恐怕很难。反过来,让法德为俄罗斯中兴出血,怕也不那末容易。它们在过去都没有这么干过,今后也未必会破例。在以自由,民主,平等为基础的市场经济蓬勃发展和以现代化为基础的全球一体化蓬勃发展的大趋势下,法德俄另立山头,难以成功。像一个民主国家是在各派政治力量和各种不同观点的辩论竞争中发展前进一样,自由,民主,平等的现代世界也应该在世界各派政治力量和各种不同观点的辩论竞争中发展前进。伊拉克战争也许能教会人类,在世界舞台上,跟在世界市场上一样,人人都带着自己的利益来的,通过正当的交易规则,人人的利益都得到了满足,人类世界的整体利益也大大提高。这点很难做到,可喜的是人类已经开始做了,尽管做得非常粗糙,很不理想。只要坚持下去,康德二百多年前阐述的永久和平,世界政府可能就会在人类持续地主动努力中逐步得以实现,不在这个世纪,就在下个世纪,或下下个世纪。二十一世纪的世界新格局,在本质上讲,也许就是这些?

  在这样的世界格局中,中国对人类的最大贡献,就是坚定地进行政治改革,彻底批判极权主义,永远走自由,民主,平等的发展道路,推动在现代化基础上的世界一体化。所以,“上策是于美国为伍,底线是不能与美国为敌”,依然是我们不能违背的选择。“与美国为伍”的重要中国人心里本很清楚,然而中美合作并不顺利。原因当然很多,就中最重要的是台湾问题。殊不知这是个假问题。台湾不在日本人手里,台湾也不在美国人手里,台湾在中国人手里,而且建设得很好,台湾人民也很幸福。大陆应该向台湾学习建设经验,把大陆人民的生活搞得像台湾同胞一样好,而不应该急于把台湾收归自己统治。如果不是49年台湾没有降附,哪里会有台湾现在的繁荣发达?我们不是立党为民,立国为民么?为什么不把人民的福祉放在第一位,而把自己的权力放在第一位?当前虽说民进党陈水扁在闹太独,不是还有国民党,亲民党,新党,连战,宋楚瑜在反对台独,主张统一么?如果大陆不出问题,建设得比台湾还繁荣发达,比台湾还自由,民主,平等,台独还能有那末大的市场么?所以,严格讲,台湾问题,也是个现代化建设的问题,完全是中国人自己造成的问题,不是美国人造成的问题。台湾问题的解决,只能靠中国人头脑里装的智慧,不能靠手上戴的拳击手套的力量。像这回非典型肺炎的问题大陆都解决不好,弄巧成拙,贻笑大方,当然很难取信于台湾人民。不过血浓于水,台湾大陆终归会成为一体。现在血淡于水,说明我们的身体出了毛病,不查病治病,一味迁怒别人,于事无补。

  更糟糕的是,因而还想联俄抗美,以求一逞。历史已经多次告诉我们,俄罗斯是靠不住的,特别是在牵扯到国家利益的时候,尤其是这样。尽管俄罗斯出过门捷列夫,巴甫洛夫这样的大科学家,尽管俄罗斯出过托尔斯泰,高尔基这样的大文学家,这个年青的古老民族总是国家利益至上,没有自由,民主,平等的传统,缺少成熟民族应有的原则,理性和思想。所以,它可能精力充沛的一跃冲天,震动世界,其实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走,更领导不了世界向前进。跟它为友,往往不仅无益,而且常常有损。所以,“只可共处,不能结盟”,应该是我们对俄罗斯的基本态度,作为对美政策的补充。

  上个世纪开头,普朗克在1900年发布了量子论的见解,1905年爱因斯坦发表了狭义相对论,紧接着1914年就爆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1939年又爆发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人类在二十世纪经受了空前的劫难,也取得了空前的进步。二十一世纪的开头,人类尚未取得认识世界的突破性成就,却已经受了震惊世界的“911”事件和阿富汗战争与伊拉克战争。在二十一世纪,人类还能取得空前的进步么?人类能够避免空前的劫难么?一切的可能都是可能有的。决定因素是人类共同而持久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