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惠赐]一无所知与大成全知

  苏格拉底是西方文明的代表人物,孔夫子是中华文明的代表人物。在这两位先哲的身上,鲜明地体现着东西方两大文明的不同特色。

  据说,苏格拉底是“最有智慧的人”。有人向德尔斐神坛求问,有没有比苏格拉底更有智慧的人,德尔斐神坛答称再也没有别人了。但苏格拉底本人不承认,他认为自己一无所知,神喻不过是说,“唯有象苏格拉底那样知道自己的智慧实际上是毫无价值的人才是最有智慧的”。而在西方,当时的人和后来的人,都公认苏格拉底是智慧的化身,文明的源头。所以,西方文明可以被看作是承认自己是一无所知的文明。

  孔夫子则不同。尽管他本人否认自己超凡入圣,“若圣与仁则吾岂敢”。否认自己全能全知,“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承认自己的知识是经过苦学得来的,“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三人行,则必有吾师焉。”“吾尝终日不食,终夜不寝,以思。无益,不如学也”。“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君子多乎哉,不多也。”坦承:“吾不如老农”,“吾不如老圃”,“军旅之事,未之学也”。后学孟子也不过称他为“圣之时者也”,鲁迅直译为“时髦圣人”,我们不妨理解为适应了时代的圣人。然而自中央集权的大一统国家“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天地大戏场,孔夫子便由人涂脂抹粉,被人任意包装,变成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大成至圣先师”。二千年间,他的书成了中国人的圣经,帝王将相用来治国平天下,黎民百姓用来修身齐家找出路。一直到了二十世纪初,他还稳坐在文庙的大成宝殿里歆享香火,受上自皇帝,下至百姓的顶礼膜拜。所以,中华文明可以被看作是自认为全知全能的文明。

  一个坦承一无所知,一个被认为全知全能,东西方文明就是这样截然不同。这种不同,反映了东西方自古以来生活方式、思维方式的差异。

  在西方,生活在丛林和海边的欧洲人,狩猎者、牧羊者独自活动的经历和航海者个别经营的习性,导致了对主体个人的尊重。既重视主体个人的活动,也就自然重视主体活动所加的对象客体世界。在客体世界面前,主体的人,尤其是单个人,是渺小的。而单个人对跟客体世界发生关系的感受又是深刻的。苏格拉底认为自己无知,苏格拉底要证明跟他对话的聪明人其实一无所知,反映的,正是欧洲人主体在客体面前的感受。这种感受并不抹杀主体对客体的认识在扩大在增长的事实和可能,因为主体对客体认识的每一次扩大和增长,必然导致更多新问题的产生,更多未知世界的出现,正象圆,小圆的外接面必然小,大圆的外接面必然大。无知的体验正是认识增长扩大的表现和认识增长扩大的动力。因为这种主体上无知和客体上未知的巨大反差,强烈刺激了欧洲人对客观世界的好奇心,极大激发了欧洲人探索未知世界的冲动力。追求永恒,推动了时代。虽然,中世纪宗教统治的黑暗,压制了主体求知的强烈愿望,阻碍了文明的发展。但是,人毕竟是上帝按自己的形像创造的,是由上帝挑选出来的,人的主体性并未完全丧失。所以,当文艺复兴又在欧洲人眼前揭示了主体的人和客体世界的关系的本来面目时,便解放了久受压抑的主体认识客体的冲动,唤起了久受麻痹的主体认识客体的好奇,人们又开始积极思考,勇敢实验,打开了人类的眼界,揭开了宇宙的面纱。文明蓬勃发展,社会突飞猛进,带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创造了一个全新的地球。主体在认识客体的道路上一往无前,一日千里,一路凯歌,并隐约感到了更伟大、更浩瀚的本体的存在。就这样,渺小的主体步步深入认识客体,了解了地球,登上了月亮。又发送探测器去慰问太阳系里更多的兄弟姊妹,还派遣探测器冲出太阳系,漫游银河,访问遥远的邻居。更发射强大的无线电波,冲出银河系,奔向更遥远的未知世界。承认自己一无所知的主体,主动去认识客体,追求客体,创造出来的竟是这样光辉灿烂的历史、现实和未来。

  在东方,沿江河两岸生活的人们,集体战胜洪水的经历和种植庄稼的稳定生活,很早就满足了主体的需求,打开了主体的眼界。盘古开天辟地,女娲补天造人,夸父逐日,后羿射日,嫦娥奔月,刑天舞干戚,愚公移山,大禹治水,这是怎样轰轰烈烈、惊天动地的大事变啊!中华民族的历史就是这样得意洋洋开场的,这个一现身就征服日月,重造山河的主体,完全以彻底的胜利者自居,“万物皆备于我矣”,不由分说便把客体纳入自身之中。虽说君主谦虚地自称天子,可天父是谁?天父没有,子就是父,父就是子,二位一体,君主就是天。中国自称天下,天下者,上天所辖之地也,四海之内唯我,四海之外无地,中国是天下,中国就是天。所以,天上的灵霄宝殿,正是地上紫禁城中金銮殿的翻版;地下的森罗宝殿,正是人间各级衙门的倒影。客体实是主体。得势的说“奉天承运”,无势的说“替天行道”;“人定胜天”,哪里把天放在眼里;“天命无常”,其实又把天当做了借口;“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则不仅是拿天当借口,而且是径直做了天的主人。主体便是客体。所以说,中国人讲“天人合一”,是拿天合于人,而不是人合于天。“天人感应”,政治清明则降祥瑞,政治昏乱则降灾异,其实也是人感应天,而不是天感应人。中国人讲“天不变,道亦不变”,道是人之道,天是人之天,是认为主体不变,一切不变,所以“天不变,道亦不变”之前,应该再加上一句,“人不变,天亦不变”。孔夫子抓住了中国文化主体同化客体的精髓,提出了“克已复礼”,克今复古的纲领,总结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方法,制订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秩序,确立了“述而不作”、“温故知新”的原则,开创了内圣外王的学问,完成了主体同化客体的大业。从此,伦常治道的人生智慧成了中国思想的中心,从此中国社会成了自满自足的封闭体系。虽有“不离日用常行内,直到先天未画前”的豪迈宣言,“先天未画”不过是“日用常行”的注脚,“日用常行”才是先天后天的灵魂。所以,“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中国人的全部精力都用在熟悉中国社会这个封闭体系,适应中国社会这个封闭体系上,再没有睁开主体的眼睛去看看自己,去看看世界。所以,后人尊拜孔夫子为“大成至圣先师”,亦步亦趋,诚惶诚恐。二千年如一天,在已知的世界里用已知的方法,解决已知的问题,种一样的地,吃一样的饭,住一样的房,走一样的路,坐一样的车,行一样的礼,写一样的文章,想一样的问题,有了时代,失了永恒。结果,正如德谟克里特所说,“不要企图无所不知,否则你将一无所知。”相信全能全知的中国人,对客体的认识不进则退,对客体的适应力不长反消,虽然在形而下的研究上建树也不少,在依靠体力生产的时代创造也很多,然而形而上的研究发现总付阙如,在依靠智力生产的时代,发明创造乏善可陈。所以,古代社会制度、科学技术都先进的中国,进入近代以来,一落千丈,了无建树,真正成了一无所知,一无所有。以致在苏格拉底的后辈忙于改造世界的时候,孔夫子的后辈却难以自保,成了任人宰割的猎物,变为世界进步的包袱。以至于到了二十世纪了,人类早已跨出地球,迈向太空。中国人要争取要捍卫的竟还是生存权,要考虑的竟然是能不能保持球籍。既失去了永恒,又没有能占有时代。

  东西相比,经过二千年跋涉后,反差这么大,原因自然很多,但基本的一条则是,西方走了以苏格拉底为代表的主体认识客体的道路,东方走了以孔夫子为代表的主体同化客体的道路。东西方思想,做为人类精神活动的产物,本无优劣,但体现在人类历史活动的具体进程中,却高下分明。其原因,也许就在于勇于承认自己无知的西方文明,实际上是勇于批判自己,勇于否定自己已经得到的一切,故容易取得“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的进步。敢于抬出大成至圣先师的中华文明,实际上是放弃了批判,十分满足于自己已经得到的一切,完全拜倒在现有世界的脚下。无法进步,也不想进步。所以,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我们要建设现代化,学习欧美的科学技术,典章制度,当务之急,最重要的是东西对照,古今相联,取长补短,改造中华民族传统的思维方式,勇于批判自己,勇于否定自己,分清主体和客体的关系,认清主体的有限性,认识客体的无限性,变主体同化客体为主体认识客体,理性思维,大胆实践。只有在这种认识客体的思维方式基础上,我们才能摆脱传统束缚,建设才能迅速发展。

  日本比中国接触西方还要晚,但大和民族没有东方固有的主体同化客体的包袱,有认识世界的冲动,勇于批判自己,勇于否定自己,古代向中国学习,把中华文明移植日本列岛;现代向欧美学习,把欧美文明引进日本,“文明开化”,脱亚入欧,主体得到了改造,认识客体的能力得到加强,建设世界的能力自然提高。明治维新之后二十六年,蕞尔岛国就打败了亚洲第一大国中国;再过十年,又打败了欧洲大国俄罗斯;再过三十年,在珍珠港重创美军,在暹罗湾重创英军。明治维新一个世纪之后,日本经济从二战失败的废墟中跃起,雄居世界第二,直逼资本主义头号大国美国。相比之下,中国的进步就显得小了。有人统计,一八00年中国经济的制造业占世界制造业总产出的33%,而当时的欧洲占28%,美国只占0.8%.到了一九00年,中国的比重下降到6.2%,欧洲上升为62%,美国则达到23.6%,今天,一九九七年按美元可比价格计算,中国的比重下降到3.5%,而美国上升为25.6%,又云,中国的科技竞争力,1999年在47个国家和地区的排行榜中,从13名剧降至25名,2000年度又降为28名。个中原因,大概在于传统包袱沉重的中国,总是抛不开主体妄自尊大要同化客体的传统,不批判自己,只批判别人,不否定自己,只否定别人,我主彼奴,唯我独尊,一定要把西方的圣父圣子改造成天父天兄,自己侧身其间,充当天弟,创建太平天国。一定要把西方最激进的共产主义,贴上万寿无疆,永远健康的标签,化作封建礼教的纲常。世界正在走向一体化,我们却满足于自己地大物博,人口众多,自艾自怜,自吹自擂,以联合国自诩,坚持对浩浩荡荡的世界潮流说不。人类迈出了历史的一大步,跨上了月球,我们却满足于在地球上搞阶级斗争,躲在家中窝里斗。总之,不愿批判自己,不敢否定自己,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既不好好认识自己,又不好好认识世界,不改变这种传统,中国便无法腾飞。虽说精神上抛弃对“大成至圣”的崇拜、批判否定自己是痛苦的,但确实只有承认自己一无所知才能另辟生路。想当年,大清帝国的海军号称世界第四,上海市仅次于伦敦、纽约,世界排名第三,可又能怎样?森达人不怕否定自己,“视今天为落后”,倒促成了他们在世界制鞋业中异军突起,保障了他们在国内皮鞋市场上独领风骚。这些都值得我们玩味总结。

  自从英国带头搞起工业化以后,欧洲各国的学习既及时,又彻底。所以整个欧洲发展很快,也比较整齐。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都以英国移民为主,是英国文化的海外版,发展都不亚于欧洲,甚至得天时地利之助,势头还强于母国。此外,世界上学习工业化最成功的只有日本。而日本成功的经验即在其态度的坚定彻底,“文明开化”,“脱亚入欧”,心悦诚服,千方百计接受了英国开创的工业文明。世界上没有不想工业化的国家,没有不想过发达社会富裕生活的国民,但努力的结果都还大不如日本,穆斯林世界坚持伊斯兰教的宗旨,印度保持着印度教的文化特色,中国固守着中国社会主义的特色,拉丁美洲国家走了城富乡贫坐食资源的道路,至今都还处在求发展的过程中,挤挤抗抗中组成了庞大的第三世界。就连学习英国动手较早也较全面的俄罗斯,就因为保留了更多的东方特色,所以发展虽快,波折也多,即使上去了,也很快会下来,所以二十世纪初日俄战争中败于日本,二十世纪末美苏对抗中败于美国。今后俄罗斯崛起领先世界的可能不是没有,但如果“本性不改”,再次的沉沦恐怕也是必然。现在全球一体化的风头正硬,世界市场早已形成,世界各国无不争先恐后,一哄而上。而所谓一体化,不过是接受英美的市场观念,游戏规则,参与英美为首的资金、技术、资源、市场的再分配。试想一下,一心引进以英美为首的西方的资金、技术的发展中国家,不引进以英美为首的西方观念和规则,改变导致自己落后的老一套,能发展起来,能发达起来,能领先世界么?

  历史留给中国从容发展的时间不会很多了,在一个新的世纪来临的时候,在一个新的千年开始的时候,我们必须认识到形势的严峻,时不我待,刻不容缓。每当看到校舍倒塌,伤害学生的报导;每当看到豆腐渣工程作孽为害社会的报导;每当看到歹徒行凶,路人袖手的报导;每当看到生态破坏,洪沙肆虐的报导,就不由想到一百多年前,严复先生说的话,“数十百年以往,吾知黄人之子孙,将必有叹息痛恨于其高曾祖父之所为者。呜呼,可不惧哉!”临风惆怅,不胜唏嘘。但愿我们常常想起启蒙先哲的教诲,警钟常鸣,自强不息,改革开放,义无反顾,勿使“后人而复笑后人也”。有鉴于此,我们只能认真总结人类从苏格拉底和孔夫子开始走过的心路历程,深入比较东西方文明的优劣得失,坦率承认自己无知,勇于批判自己,勇于否定自己,在成功建设现代化的过程中成功复兴伟大的中华文明,把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中华大地建设成美丽的花园,使十二亿中国人都过上幸福的现代生活。

上一篇:市民社会理论的研究

下一篇:深度研究与自主发展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市场缺陷还是体制缺陷?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北京,100836)  [摘要]在重复建设形成机理的研究中,以“市场失灵”来解释重复建设、产能过剩形成的研究思路占据相对主流的位置,政策部门以这些理论为依据,始终将对投资和市场准入的行政管制作为“重复建设”治理政策的核心。本文重新审视遵循这一思路的主要研究文献,发现这些研究在理论上均存在根本性缺陷。进一步的研究表明,体制扭曲下地方政府不当干预微观经济的行为,是导致重复建设的主要原因,这种不当干预行为主要是通过成本外部化效应、投资补贴效应和风险外部化效应扭曲企业的投资行为,导致……去看看

美国经济十年扩张的终结

过去的十年是美国经济急剧扩张的十年,但是,自2000年第四季度以来,美国经济急剧降温。并于2001年三月份进入经济衰退。按照国际上普遍接受的定义,如果一国的GDP连续两个季度以上(含两个季度)出现负增长,则该国即进入了衰退(衰退期从出现负增长的那个季度算起)。美国GDP在2001年前三个季度中的增长速度分别为1.3%,0.3%和负1.1%。经济学家普遍预期美国第四季度GDP的增长速度还将进一步下降。因而,根据上述定义,美国经济从2001年第三季度开始进入衰退。但是,美国政府通常不正式宣布进入衰退的时间。衰退的起始和截止时间传统上是由美国……去看看

城市旅游文化的传递冲突研究

[摘 要]:旅游者在不同的城市之间进行旅游已经成为一种时尚,追求和体验异地城市文化是城市旅游得以实施的最终源泉。如何在现有的情况下,保持和拥有自身的城市旅游文化不为外来文化所渗透、侵蚀,已经成为一项人们所关注的议题。本文首先对城市旅游文化的传递过程进行了机理分析、设计出传递过程模型,然后介绍传递冲突的系统结构、提出结构性冲突的观点,并推出三种传递结果,最后是城市旅游文化的确立与培育模式:勇于面对真实、调动潜意识。  [关键词]:城市旅游文化 传递 结构性冲突  一、城市旅游文化的背景  城市是旅游业……去看看

中国民间社会的理:对地方政府的非正式约束

原载《社会学研究》2008年第3期  提要:在中国社会,存在着约束地方政府的无形法则,这就是民间社会的理。这些民间公认的理,虽然很可能与当代法律相冲突,但因有利于产权界定和社会稳定,且在每个人心中为政府行为划出了一条虽不甚清晰、却能共同感知的底线,故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宪政缺失所留下的空白,事实上起着约束政府权力的作用。因此,在一定程度上说,中国民间社会的理,就是中国社会不成文的宪法,它修正了法律和官方政策在产权界定上的明显偏差,降低了产权界定的交易成本,在无形之中支持着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增长。  关键词:民间社……去看看

巨人的瘸腿:从城镇医疗不平等谈起

2005年2月,阿马蒂亚·森教授在香港发表的演讲中再次对毛泽东时代中国的医疗体系表示赞扬。森并不是毛泽东的盲目崇拜者。1987年,在与他人合著的《饥饿与公共行动》一书中,森就指出,1959年到1962年的中国大饥荒是一个可怕的事件,其间,民主机制的缺乏导致了短时间内死亡率的急剧上升。反毛者对他的这段话十分津津乐道。然而,森在同一本书之作出的另一些判断却被人忽略了。他指出,虽然大饥荒会在短期内提高死亡率,并引起广泛的关注,但持续的营养不良和普遍的不健康状况才是发展中国家更难解决的问题。从长远看,后者会造成更多人的死……去看看

杜威对自由主义的批判与重建

假如激进主义的意义在于对激进变迁的需求的体认,那么今天不管是什么自由主义,假如不同时也是激进主义的话,那就不但是可有可无,且注定要失败。   John Dewey Liberalism and Social Action  杜威(1859-1952)的实用主义哲学及社会理论在70年代的美国开始复苏。①尝试从杜威思想中汲取资源的可说从左到右,也包括很多难以传统左右区分定位的人;无论在学术或政治参与上都算是非常分歧。②除了少数例外,这些人大多和杜威在一个现代性的核心问题意识——如何让强调参与的民主生机复燃——上找到了接合点,并以这个问题意识为基础,……去看看

依靠农民落实农民增收政策

农民增收已经成了一个政治话题。事实上,解决农民增收问题靠政策的小调整已经很难奏效,必须有根本思路的转变和根本政策的调整。    谁是农民?    首先要解决一个判断问题:我们到底是不是存在一个农民增收的问题?如果以农业为主业的农民的收入的确按照这几年政府公布的速度在增长,那我们的总理根本不用着急。农民应该是“农业居民”,而不是“农村居民”。后者的收入增长不能反映前者的收入增长。人们公认,这几年“农业居民”的收入水平几乎没有增长,有的年份甚至是下降的。去年因为粮食价格的上涨,农业居民收入有所增加,也……去看看

论政治义务的道德基础

(作者: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2002中外政治制度博士)摘要:传统自由主义契约论对个体自律的过分强调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政治义务的道德基础,这使得感恩论、互惠论、关联论、公平游戏论以及成员论等替代理论得以产生。但是自由主义并不意味着政治义务与道德的悖论,相反,离开自由主义原则来说明政治义务的道德基础也会陷入一定的理论困境。因此,政治义务的道德基础应该在二者的结合中得以说明。 关键词:政治义务 道德 自由主义 由于罗尔斯《正义论》的巨大影响,以及西蒙(A.John Simmons)等人“哲学上的无政府主义”(philos……去看看

资本市场也要“与时俱进”

中国用10年的时间搞了一个资本市场,现正处在初期阶段,虽然出了一些问题,但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我们要用历史的眼光来看待这些问题。   有人说西方国家资本市场搞得如何好,但西方国家搞资本市场用了几百年的时间,出   过多少黑幕、欺诈、操纵之类的丑闻?是这些问题出现以后,西方国家才逐步制订相应的法规。   但这并不否定中国资本市场出现的问题有其特殊性,有其特殊的历史背景。中国要形成一个透明、规范公正、法治的资本市场,至少还需要20年,在这个过程中,需要不断地改革,不断地创新,也要“与时俱进”。  中西方资本市场的起……去看看

权力、责任与宪政:兼论转轨中政府的大小问题

《二十一世纪》网络版二○○三年十二月号总第21期  *本文删节本刊於《二十一世纪》双月刊2003年12月号。此为完整版。  一、关於「最好政府」的考证与傑弗逊-梅逊共识  「最好的政府是管事最少的政府」,这句名言历来被认为是古典自由主义「小政府大社会」、「守夜人国家」等主张的经典表述。但如此有名的话最早出自何人?这却是思想史上长期没有解决的问题。  人们明确知道的是十九世纪美国思想家梭罗(Henry David Thoreau )有过更为极端的表述。他於1849年出版的名着《论公民的不服从》(Civil Disobedience)宣称:人们……去看看

中国改革发展的成败得失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  原载《当代中国史研究》2005年第6期  1本文初稿曾提交2005年9月26-27日在江苏无锡召开的第五届国史学术年会。  改革开放20多年来,中国的经济一直保持了高速增长势头,国外关注中国问题的热度也在不断升温。在这新一轮"中国热"中,有关中国的报道、评论和研究成果大量涌现。今天,尽管中国的改革开放远未尘埃落地,但随着改革过程的不断展开,经济、社会乃至政治后果都越来越清楚地显现出来,人们的评价和看法逐渐从早期倾向于依据政府意图、改革计划和发展预测做出判断,转向依据事实和后……去看看

社会科学里的“定律”与“定理”

"定律"与"定理"在西方学术传统里是两个截然不同的词,如同我们中国人见了"道"绝不会仅仅想到"路",西方人也绝不会把"定理"混同于"定律"。简单的字源学考证立即告诉我们,"定理",英文是"theorem",源自希腊文的"theo-",意思是"神的","超越现象界的","神学的"。而"定律",英文是"law",源自拉丁文,意思是"经验法则","现象界的规律"。凡是"定理",就是逻辑上的同义反复,换句话说,对定理的否定将导致逻辑矛盾。康德(《Logic》)说:"逻辑无矛盾性界定了全体逻辑可能的事件",从而界定了理性认知的最大限度。在一切逻辑可能的事件里,如金岳霖先生所述,存……去看看

美国的西藏政策与“西藏问题”的由来

《美国研究》 1999 年第 2 期   一个时期以来,达赖喇嘛在国外四处游说时,曾经多次前往美国,或应邀在美国国会发表演讲,或举行记者招待会,或赴白宫与美国总统、副总统会晤,公开煽动“西藏独立”,请求美国在西藏问题上对中国施加压力;而美国方面也报以所谓“低调”的礼遇接待。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叛逃国外的达赖集团能够在美国大搞分裂祖国的活动?美国政府与所谓西藏问题究竟有哪些“情结”?现实是历史的继续,当今的问题必有历史的根由。本文试图依据历史资料,尤其是美国政府近年解密的文件对这一问题加以探讨,以期从历史的启示中认……去看看

就美学问题请教季羡林先生

季羡林老先生学问博大,是国内公认著名而非靠“名人”辞典唬人或“砖著”吓人的大学者。尤其是近年来,季老以望九高龄,依然笔耕不辍,且涉足多种学科,且皆有令人振聋发聩的高见发表,更使季老的学者形象在“现在进行时”中不断高耸,令后学浅学之辈如笔者,钦服、仰服之余,只能自愧弗如甚也。但去年读到季老在《文学评论》1997年第5期发表的《美学的根本转型》后, 却几次跃跃欲试,一想为季老鼓掌共鸣,二想斗胆与季老对话商榷,或唱点反调。我终于没有动笔。但我却期待着美学界其它先生的回应。对季老的文章,美学界是应当回应的。他是就《中……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