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清党”资料一组

蒋介石清党布告

(一九二七年四月十五日)

为布告事:照得此次中国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会举发共产党连同国民党内跨党之共产 党员等有谋叛证据,请求中央执行委员会各委员在所在各地将首要各人就近知照公安局或 军警机关,暂时分别看管监视,免予活动,致酿成不及阻止之叛乱行为,仍须和平待遇, 以候中央执行委员会开全体大会处分等因。此系阻止少数分子发生叛乱行为而已,并非变 更国民党任何政策。所有一切农工主要团体及各级党部皆照常进行,毫无更张。务望各方 面皆应安堵如常。本总司令职司讨伐,以维持地方秩序为最要。如有借端扰动,有碍治安 者,定当执法以绳其后也。此布。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中正。
----------------------------------------------------------
蒋介石清党通电

(一九二七年四月十五日)

顷奉中国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会咨内开:“经四月二日全体紧急会议议决:举发共产 党谋叛证据,并知照以非常紧急处置,姑将首要诸人照附来名单,及经党部举发者,就近 知照公安局或军警机关,暂时分别看管监视,免予活动,致酿成不及阻止之叛乱行为,仍 须和平待遇。”等因,准此。事关叛乱党国,自应严为防范。除呈复遵照外,合令各军一 体知照,饬属严为侦察。如有上项情事,应即依案执行,以维治安而遏乱萌。总司令蒋中 正。
----------------------------------------------------------

白崇禧“接收”国民党上海特别市党部

十四日下午一时,东路军总指挥部政治部主任陈群、东路军总指挥部秘书主任潘宜之 及吴倚沧等三人,乘坐汽车数辆,随带武装卫士四十余人,到林荫路市党部接收。到后即 派军队把守大门,一面指挥卫士守卫二楼三楼各处要道,一 面令党部各办事职员及训练班 听讲员一律齐集三楼大会场开会。陈群宣布:“今日奉令来此接收市党部,因从前市党部 被共产党及跨党分子把持,吾人今作清党运动,对于共产分子当然势不两立。今后我与潘 君宜之、吴君倚沧、罗君家伦四 人当积极负市党部一切事务之责。”当日市党部各执行委 员仅杨济沧一人在常白崇禧封闭上海特别市临时政府十四日中午白崇禧指挥部大队长王瑞 华率领武装卫队两排,分乘汽车六辆驰抵上海县公署(市政府办公署),声言:“白总指 挥以市政府组织人员中,混有共产分子,本日特奉白总指挥之命令,将市政府封闭,停止 其工作,并逮捕职员,以待研讯。”随即直入市政府上下办公室搜查一过,当将市政府在 场开会之执行委员十余人连同办事员茶役等二十余人,押乘汽车一并解往龙华司令部。市 政府秘书长林钧,当时适值公出,虽经各室搜寻,终未被捕。
----------------------------------------------------------

广州公安局关于“清共”之布告

(一九二七年四月十五日)

奉总司令训令开,准中央监察委员会咨,请以非常紧急处置各地共产党首要分子,交 军警机关看管。本总司令认为有完全接受及迅饬军警执行之必要。为此令仰公安局迅将广 州附近共产党分子全行逮捕,并将各工会纠察队勒令缴械,如违即行剿办等因,奉此,特 饬军警即日严密执行,仰人民一 体知照。
----------------------------------------------------------

关于广州市蒋介石分子捕杀粤汉路

工人及农团军的报告

(一九二七年四月十五日)

广东省会清党,粤汉路工人及农团军抗拒,历半日始缴械,被逮者二千人。

广州四月十五日大举肃清共产党。十四号下午六时,李总参谋、钱司令、邓公安局长 召集各高级军官,计划处置反动者。钱师长大钧任临时戒严司令,指挥一切海陆军;徐师 长景担任在围塘及花地芳村一带;邓局长彦长担任市区搜索;海军处长担任河面警戒;李 警长福林担任河南警戒。决议后各军警长官逐集合部队分途进行。粤汉一路因系反动者之 大本营,事前集合有农团军数百人。该农团军联同路警及路工纠察队等共千余人,开枪抵 抗并于该站用机车两辆用作炮垒,各工人住所墙壁开有炮眼,故抵抗力极强。计第十五早 五时起互战至十二时止,始将该站攻破。缴获长短枪枝数百余。党军方面死伤约二十余人。 各路中以该路损伤最大。计由上午二时起至正午十二时止,所有三铁路及反动机关一律肃 清完毕。是日被党军包围及缴去枪械者计有广九、广三、粤汉三 大铁路之工会。又闻宁阳 路亦同时由江门十三师举行。省港罢工委员会纠察队、中华海员工会广州分会、济难会、 中华全国总工会、妇女解放协会、河南驳载工会、中华全国铁联会办事处、广州工人代表 会暨所属酒楼茶室及重要之各工会、中山大学、执信学校等共捕工友千余人,以南关戏院 为收容所。有百数十名留押公安局。
----------------------------------------------------------

江西清党

(一九二七年六月十三日)

陈其瑗

江西的情形,可以分为两方面来报告:一方面是关于朱培德同志遣散政治工作及省市 党部并农工团体各人员出境的行动;一方面是关于朱培德同志对赣南军事及对于国民政府 的态度,现在且先报告第一方面的事。在五月廿九那天,朱同志请政治工作全体人员去谈 话,朱同志自己没有出来,派黄实同志出来接见,但黄同志也没有出来,就由第三军的参 谋长出来对他们讲,大意不外说是:现在江西军队中的武装同志和做政治工作中的几位人 员发生了一点意见,请那几位暂时离开江西,以免引出不好的结果。本来朱同志想请政治 工作人员中几个人离赣,但当参谋长讲完之后,有几个激烈分子出来答复,说要走大家走, 要留大家留,于是乎弄成僵局,只好请他们大家走了。这事的远因,就是第三军开到下游 之后,据政治工作人员报告,第九师师长曾万钟,有受蒋介石运动的嫌疑,朱同志就将曾 万钟换了,另补杨池生为第九师师长。朱同志因此觉得军队中起了分化,心里很是不安; 同时,军队中的武装同志和政治工作人员,也就起了彼此不相容的隔膜。至于近因,则是 受了长沙事变的影响。到了六月四日,朱同志就开出一张廿二个人的名单,派萧炳章、姜 济寰两同志去对他们讲,要他们暂时离开江西。第二天早晨其瑗知道了这个消息,就去见 朱同志,问他为什么要这样作?朱同志说他现在所处的地位很苦,军队中没有统一的意志, 如何能作战?往往有军队中的武装同志问他:究竟是为国民党作战还是为共产党作战?他 也不能答复。那几天要向赣南开兵,很有不少的军官告假,因为赖世璜有电说他的家被抄, 士兵们也说他们的饷寄回湖南,为农民协会所扣,所以弄得军心涣散,士无斗志。朱同志 说他曾对部下说过:只反对激烈分子,不反对本党政策,仍然要打倒蒋介石,仍然是拥护 武汉国民政府,如再要过分的举动,他自己只可以走开,让他们干。后来朱同志很客气的 把这廿二个人请到省政府去,我们说这廿二个人之中,有两位女同志,留在江西也无碍, 朱同志于是取销〔消〕了两个;同时向中央分行借了三万块钱,将一万五千送把二十人作 为旅费,将一万五千安顿廿人在江西的家属,并派了两个副官,送这廿人出境。同时,朱 同志又出布告说明三点:(一)这次处置政治工作人员是为适应环境,并无其他的意义。 (二)始终拥护国民政府,坚持打倒蒋介石。(三)不许有人以共产党为名来告发,或以 反共产党相危害。朱同志自己说在前十天他简直想挂冠而去,现在军心稍安,他心中也才 宁静。江西的各种运动,因为受了一次反动派的压迫,进行本不躁急,也没有湖南那样大 的错误,其所以不能如此的,大半是受了湖南的影响。省党部的同志也非常之好,朱同志 请他们走,他们也就答应,只请朱同志不要过为已甚。其瑗因为自己是特别委员会委员, 应当负责任,就去问他们是否要其瑗留在江西?他们都主张其瑗不走。等他们走了之后, 就开了两次特别委员会,决定省党部照常办公,因为取消了李桂生同志等两人,所余还有 七人,已过半数,不必改组。至于南昌市党部,五个执行委员走了三个,省党部又派了两 个,也不必改组。各民众团体,仍然保存原有组织的,只暂停活动,听候中央的训令。宣 传大纲,则根据中央六大训令,对于下游其他的军队,朱同志说不必一一指明反对他们。 但打倒蒋介石口号,是决定提出的。朱同志为人很忠实,这次的事件,是他苦心孤诣在为 大局着想,不然,江西会闹得长沙一样,希望中央对于他能够原谅,他今天有电来请辞去 特别委员会主席,希望中央要加以慰留。此外,还有两件事可以证明朱同志之为人。

(一) 自从六月四日各同志离境以后,就发生了清党运动委员会,被王均同志从邮电中查出了他 们的地址,于是捕去几个人,将这事压下去了。

(二)江西公安局长朱德同省党部及各民众团体来往很密,现在已经辞职,有人想委 向臧继任,但省政府则保举李尚庸,朱同志也就答应了。由这件事,可以看出朱同志的态 度。刚才听见公博同志报告,武汉的民众后天将有对于江西的表示,希望不要作出来,因 为江西现在的地位很要紧,我们不可以轻举妄动,关于第一方面的报告大致如此。现在再 报告第二方面关于军事的情形。据说蒋介石决定要在徐州攻下之后,回 兵向江西同武汉进 攻,所以赣州方面,到了钱大钧的暂编第一师第二十师同广西兵三千人,在赣东南到了福 建张贞的一 师,共总有一万到两万的兵力。朱同志已决定肃清赣南的反动势力,那怕军事 委员会没有命令,他也是要作的;赣南方面,第七、第八、第九三师已经继续开去了;赣 东方面,原有朱同志的一团,现在又加了一团;赣北方面,有一师人防守马当;湖口、九 江省城内也有一师人维持。此外,朱同志对于中央还有几件请求:

(一)希望中央迅速解 决湖南问题。

(二)希望中央指示整个的军事计划。

(三)请中央供给子弹一百五十万发。其瑗从 江西来的时候,第九师政治部已经贴出了拥护武汉国民政府的标语,他们先不肯开拔,到 了六月五日以后都开走了,九江也很安静,就是夏斗寅现又窜至黄石港,将九江至汉口间 的电线全行割断,使双方的交通阻隔,消息不通。九日早晨到黄石港,截获了夏斗寅打把 蒋介石的电报,说是集中簖黄待命,大概是想遁入安徽。我们应当早点将这般跳梁小丑剿 灭,免得他们成为肘腋之患。今天所要报告的,就是这些。现在报告完了。
----------------------------------------------------------


山西清党

(一九二七年六月二十九日)

孔庚

此次奉命到山西去,临走时中央写了一封信把阎锡山。到郑州后主席团又写了一封信。 因为交通阻隔,在途时多,十五 日才到河东,打电报要阎锡山派汽车来接,十六日汽车开 到,十七日一早抵太原。在路上走的时候,阎锡山每站都有电话来,吩咐汽车兼程而进, 不必停留。起初还以为他是要急于出兵,所以要我星夜到省,后来才晓得并不是那么一回 事。到了省城之后,就到省政府去打听,省政府的人说阎锡山病了,请到他公馆里去见。 于是又到阎锡山的公馆,他刚刚起来,害的是胃病,说话声音很低。他说他本预备出兵的, 因为北伐军不曾过河,他的兵力很单薄,不敢冒昧;再则有两个政府,他也不知道何所适 从。提到政府方面,他说据一般人的视察,武汉是共产党的政府,南京才是真正国民党的 政府。他又说曾看见南京监察委员会的通电,里面说:监察委员会的权,比执行委员会的 权大,执行委员会作错了事,监察委员会可以取销;武汉有一个鲍罗廷,是第三国际派来 的,武汉政府完全是为他所把持。一切事务,非得他的许可,不能有所作为;武汉商人的 资本以及丰裕之人的产业,都一概被没收,已经完全实行共产;共产党忌刻蒋介石的功劳 太高,怕国民革命成了功,想出种种方法在后方掣肘;但蒋介石是总理的信徒,蒋介石还 是革命的。他说他不明白这里面的关系。山西人听说要实行共产,也很害怕,说我去了很 好,可以对他讲一讲。

我就解释给他听,他说等他病好之后再细谈。他又要我不必住在外面,可以到里面去 住,于是我也就听了他的话,搬到里面去祝后来见着国民政府参事赵丕廉,他说他初回山 西的时候,还能讲几句话,到后来越说越不行,一般人都把他看作共产党。又去会赵次龙, 赵避嫌不见,会着了南警察厅长。他说武汉几样的糟,南京是如何的好。他到了南京之后, 本预备到武汉来,因为武汉被共产党盘据,所以就回去了。他又说共产党排斥辛亥的老革 命,他们都是辛亥起义的老人物,自然不见容,只有同蒋介石合作。我当时很解释他听, 但他听不进去。还会着了阎锡山很信任的秘书长同实业厅长,他们既不晓得国民党,更不 晓得三民主义,简直是莫明其妙。后来省党部派了两个代表来问武汉的情形,我就一一为 之解释。

他们走了之后,就有人来报告外面对我的空气很不好,要我不必出去;同时阎锡山也 派了几个马弁来保护,要我不必同他们接洽。省党部又来了一封信,要我十八日午后三点 钟去谈话,我回信说不便去,他们有什么话来同我谈也可以。过了不久,外面就贴出了 “打倒共产党走狗孔庚”等等的标语,并要将我交出去,非打死不可。再过了一会,到了 下午五六 点钟的时候,外面来了两三千人,大喊大叫的请愿。里面的人就骗他们,说我看 见形势不对,已经悄悄的走了。他们不相信,要进来几个人看,一看我还好好的坐在里面。 于是里面的人又骗他们,说我刚刚出去了一下,就以为我是走了。他们就说既然还没有走, 但不许谈关于政治的话。我问他们是不是国民党?他们说是的。我又说:“我们的国民党 是要打倒军阀、打倒帝国主义。现在你们不许我谈关于政治的话,要莫谈国事,难道说你 们的国民党同我们的国民党不同吗?”他们也不多说,就派人监视我的行动。闹了两三天, 我就问阎锡山的参谋长,山西政府究竟是什么意思?如果对我不满意,可以将我交出去让 他们打死。否则就让我走,象这样闹太不成话。到了十九日,又去会阎锡山。他说本想病 好之后再细谈的,现在外面既是闹得凶,只好送我走。他又说山西的共产党,以前闹得太 不成话,只喊列宁万岁,不喊孙中山万岁;追悼李大钊同志时共产党只追悼共产党殉难的, 不追悼国民党的,并且撕毁总理遗像,说要打倒三民主义。国民党没有办法,大家都很害 怕。至于出兵,不成问题。张作霖自称大元帅,就是恐怕再不能到北京。不如先打山东, 以断他的归路,打算派人到蒋介石那里约他动员。他要我将这些情形回 来告诉中央,我就 劝他要从正路方面接洽,第四方面军同第二集团军都在河南,不必同蒋介石勾搭。他说第 四方面军回 来了,第二集团军已有代表在山西。于是当天就送我走,并吩咐汽车沿途大站 不停小站停,防备有人暗算。这就是到山西去的大概情形。当我还没有到省城的时候,就 晓得有奉天代表在山西,但他们表面上是瞒住奉天代表,其实奉天代表也知道我到山西。 所谓三角同盟,就是张作霖、蒋介石同阎锡山。后来冯玉祥同志的代表告诉我,最初阎锡 山派两警察厅长到北京同张作霖接洽,因为他原原本本的先告诉了顺天时报的记者,顺天 时报就在六月十日完全将三角同盟的消息公布。张作霖知道了,曾将他大骂一顿。等到郑 州攻下之后,张作霖又派人要阎锡山出兵帮忙,如果阎锡山要保定,奉天可以让保定,要 察哈尔,可以让察哈尔,甚至于要北京,也可以让北京。阎锡山总觉得是在几个均势力敌 之下存在,不能不面面敷衍,并且很害怕冯玉祥同志,山西现在各处补城掘池,都是防备 冯玉祥同志的表示。我从山西出来之后,又到开封去见冯玉祥同志,冯说阎的保存心过重, 太不能牺牲,屡次要他出兵,他总是一味推诿,投机取巧。冯同志又要我转告中央,说主 席团走了之后,蒋介石曾有电到开封,要到开封和冯同志相见。冯同志回电要他不必到开 封来,可以约一个地主相会。过了几天,蒋介石同蔡元培、李石曾、黄膺白、吴稚晖到了 徐州,于是冯同志就到徐州去同他们相见。他们说共产党太闹凶了,也怪不得蒋介石。冯 同志说曾发一电来武汉,请鲍顾问回国,免除对人的意见,将南京武汉合而为一。但是没 有接着回电,并听说武汉有“打倒冯玉祥”的标语,政府应当负责,象这样闹太不成话。 他又说曾同共产党的人谈过,他们说军队革命是靠不住的,到后来总是要变成军阀。要彻 底革命,非将所谓好人乱杀一阵不可。他说已经下了命令:第一步要政治工作人员中的共 产党员出党;第二步出党之后请他们当顾问;第三步如果不愿当顾问的就资遣出境。当时 我就对他说,武汉方面很安静,并没有不利于他的标语,乃是反动派的挑拨,请他不要信。 至于没有回电,一定是还没有在大会讨论,决不是置之不理。他说他入党虽不久,但对于 三民主义是服从的,要我回来转告中央,并请以后常打电报去指示。这是我此次奉命出去 的经过。现在报告完毕,还有阎锡山两封回信请主席接阅。(交原函与主席)

(选自《四 一二反革命政变资料选编》,人民出版社1987年3月版)

上一篇:黄埔五期“清党”的回忆

下一篇:清党与宁汉分裂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政策动员、政策认同与信任政治

原载于《南京社会科学》2006年第5期  摘要:通过“大运动”形式自上而下所形成的强制性政策动员方式与建国初期的国内外复杂环境、民众心理特点等因素共同构造了当代中国的政策认同。人们之间以及人们对制度之间的信任相当普遍,信任政治建立在以人事档案为代表的“信任替代物”上。反过来,这种“自上而下”开展的政策动员与“自下而上”形成的政策认同所建构的普遍信任有助于建立大规模的、复杂的和相互依存的社会网络和制度,从而实现了由人际关系凝聚的经验信任走向集体规划化的制度信任。  关键词:政策动员;政策认同;信……去看看

中低收入家庭住房补贴的形式与效率

   2009/10/01
原载《经济体制改革》2005年第4期  「作者简介」孙冰,博士研究生,清华大学房地产研究所;刘洪玉,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房地产研究所所长;卢玉玲,清华大学建筑管理系。(北京100084)  「内容提要」随着住房货币化分配制度的实施,居民家庭已经成为住房市场需求主力。在住房制度转型时期,如何实现中低收入家庭住房消费需求已成为政府关注的一大问题。为了完善新住房制度下我国中低收入家庭住房补贴政策,本文从生产者补贴和消费者补贴两个角度,分析归纳了国内外典型的中低收入家庭住房补贴形式,对各种补贴形式在消费者剩余、生产者……去看看

捉弄

酋长把我们这些小头头集合起来,宣布道:我是世界上最伟岸的男人,阳物巨 大,请你们把这件事传达下去。这时我们的耳边发出一声断裂的脆响,他的裤带绷 断,裤子掉落,他的裆下空无一物。哈,原来酋长是个太监。我忍不住笑出声来。 太监也不妨碍他作个称职的好酋长,这一点我们完全可以谅解。但是他声称自己阳 物巨大,还要让普天下都知道,这就太过分。让大家在他的带领下一起撒谎,就更 是过分。我不愿意。酋长满脸通红,咳了一下,问:你们看见什么了?我刚要如实禀告,他就发出“唿——”的声音,一群良种狗出现在他的身后, 血红的舌头在白牙之间晃来晃……去看看

走自主发展之路——争论中的“中国学派”国际关系学

文章原载:《国际政治研究》2009年第2期  内容提要 中国人应致力于建设自己的国际关系理论学说,这一努力方向已基本形成为中国国际关系学界的一项共识,至于是否以“中国学派”为鹄的,则存在争论。在中国,建设“中国学派”的讨论逐渐趋于深入,主要围绕着四个方面进行,即中国学派本身的可能和必要;这一努力所应确立的问题或核心问题是什么;科学与人文的论争;以及如何挖掘中国博大精深的思想文化资源以为支援。与此同时,人们也认识到,“中国学派”的建设绝非一蹴可就,而是需要经过艰苦的努力才有可能逐……去看看

经济压倒民主?一些回归后民调数据的分析

「七一」游行之后,民主进程重新成为社会议程中的一个重要议题。一些评论员及学者认为香港的中产阶级已经觉醒,加速民主化是大势所趋。那边厢,不少政府官员及亲中人士却认为市民只是因经济持续不景而对政府有所不满。只要经济好起来,繁荣自然稳定,稳定自能压倒一切。  零三年炎夏,香港经济和社会气氛开始出现一点点的起色。中央一边「送礼」一边「挺董」。特首的民望看来又没有那么糟了。纵使是倾向民主的学者和评论员,都以为特区和「保皇党」们又可过一关,但到了十一月二十三日的区议会选举,无论是投票率或各政党的胜负,都指向……去看看

绿色发展就是绿色贡献

摘要:中国要成为世界环保领域负责任的大国,惟有走绿色发展之路,创造生态环境保护的奇迹。如何夯实绿色发展道路的基石?中国需要实行基于市场机制与公平原则的绿色改革,在环保政策、能源政策、工农业发展、贸易发展等领域实现“中国式跨越”——从高碳经济向低碳经济跨越。中国实现绿色崛起的模式,将给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样板,这就是中国对世界的最大贡献——绿色贡献。  一、环保问题是国际关系中的重大挑战和议题  中国目前已经成为能源消耗的“超级大国”,居世界第二位;温室气体排放的“超级大国”,同样居世界第二位。根据……去看看

重建乡村组织的窘境

取消农业税之前,有过农村调查经验的人都知道,乡村关系与《村委会组织法》规定的指导与被指导关系有很大的差异,其中最为明显的是乡村之间似乎形成了一个强有力的利益共同体,乡村关系似一个黑洞,吞噬了所有村干部。即使选举出来的村干部,也很快被乡村关系的黑洞吞噬进去。因为乡镇的强有力及村干部难为村民谋利,村民对选举失去信心和兴趣,村民自治成为空谈。  乡村之间之所以会形成利益共同体,村民自治之所以会成为空淡,其原因在于乡镇掌握着比村民多得多的经济、政治和组织资源,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以户为单位的小农很难联合起来,形……去看看

先知之门

亚洲的灯笼,亚洲苦难的灯笼亚洲宝石的灯笼──骆一禾   一 世界的午夜   由于海德格尔的“世界之夜”(海德格尔:《诗、语言、思》,彭富春译,文化艺术出版社一九九年版)的隐喻,对人类生存图景的陈述已经变得异常悲痛。从一个日常生活的经验跃起,它企及着人类存在的全部特点。这样的景色话语,向着所有的种族的时间无限敞开。   “从‘三位一体’(赫拉克勒斯、狄奥尼修斯和基督)远离了世界,世界之时的夜晚已趋向其夜半。世界之夜弥漫着黑暗。”以上简单的言说包含着历史和现存的双重消息。它反对了福音,把人逼入绝望主义的哲学……去看看

“大共同体本位”与传统中国社会

(根据讲座整理)   对于传统中国社会,尤其是被视为中国文化之根的传统乡土社会,有两种比较流行的解释模式。第一种解释模式是为过去数十年意识形态支持的租佃关系决定论,这一理论把传统农村视为由土地租佃关系决定的地主佃农两极社会。第二种解释是乡土社会自治论、乡土社会和谐论,认为乡土社会是家族本位的,强调宗法伦理。第一种解释模式之下,号召进行土地革命,中国革命成为消灭地主阶级的民主革命。第二种解释模式之下,既出现了五四时期个人主义的反传统的呼吁,又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文化热之际、随着新儒家学说的引介、后现代……去看看

中国医改20年:反思医疗卫生体制改革

2005-08-04   医改转向  □本报记者曹海东傅剑锋  编者按:国人今年对医改的关注,和这个夏天的温度一样不断升高,先有卫生部一位司长表态“市场化非医改方向”,后有国务院研究机构称“医改基本不成功”,医改基调突然变奏,一时间成为社会舆论焦点。  如何看待今日医改的突然转向?本报为此先出推出两组报道,上组报道聚焦于微观,对江苏宿迁的市场化激进改革、江西婺源的农村合作医疗,以及一家医院一波三折的改制,作了具体的呈现,这组报道则着重于梳理医改的历史脉胳,中国的医改,究竟一路怎样走来,我们力图还原一个粗略的背景。 ……去看看

中国文明的当代贡献

载《战略与管理》1999年第4期   从考古学、历史比较宗教学、历史比较语言学等多学科的研究可知,在中国夏、商、周三代以前和三代间的数千年中,中华民族便经历了大规模的民族迁徙和民族整合。一个“理念中的中国”早在三代就已出现在中华大地上。中原地区的天子概念和原始时代及文明时代的中央政权的巨型部落和联盟性,得到了北至西伯利亚的通古斯和突厥系统的民族,以及南部进行半游牧和农耕的汉藏语系民族的共同拥戴。在上万年的历史里,人们都争相拥向这一文明中心。而这个文明中心亦在上万年的历史里,对北部图兰民族和南部……去看看

农村义务教育财政支出结构实证分析

原载《中央财经大学学报》2006年第5期  「作者简介」李晓多,沈阳农业大学经济贸易学院博士研究生;  刘钟钦,沈阳农业大学经济贸易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沈阳110161.  我国农村义务教育财政体制变迁经历了由传统的资源约束型财政体制向需求约束型财政体制转变的过程,即根据社会对某类教育需求来确定某类教育经费的需求数额。根据公共产品原则和受益原则,农村义务教育的经费投入必然由政府作为投资主体加以承担。然而,由于农村义务教育经费投入产出的效果具有非直接性的特点,不易在短时间内进行评估,使各利益主体在农村义务……去看看

一九五七:中国现代知识份子的消失

原载《当代中国研究》[2007年][第3期(总第98期)]  “知识分子”这个概念是近现代才传入中国的西方概念。在近现代,随着西方文化的冲击,西方教育制度的引入和逐渐普及,识文断字的读书人成了拥有各种学历的文化人,或术业有专攻、承担传播社会良知的知识分子。中国的知识群体在社会结构和社会功能上异于西方知识分子,在个体的养成和群体结构上也异于西方知识分子。在中国社会中,与传统型知识分子相比,部分知识分子因其观念和社会功能比较现代而被称为“现代知识分子”群体。当然,就个人而言,有的人既现代又传统,比如鲁迅、胡适就是……去看看

权力转换的延迟效应

原载《社会学研究》1998年第3期  「内容提要」本文针对中国社会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过程中表现出的独特之处,提出关于社会主义市场改革过程中的精英循环与再生的一种新的解释:“干部权力转换延迟”理论,即政权的稳定导致干部权力的连续性;在不同的社会背景下,干部权力会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在旧的传统体制下它表现为再分配权力,在市场经济改革日益深化的今天,它又可以轻而易举地转化为市场中的经济利益。干部权力的这种连续性决定了改革中的中国社会分层与流动的主流是精英再生。中国的市场改革并不是像有些理论所描述的那……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