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年11月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在北朝鲜与美军正式开战。六天以后,整个世界传遍了一个重大消息:美国总统杜鲁门确认,美国将对华使用原子弹。

  这则消息在立即在中国中国激起义愤,它是中国老百姓当时所了解的美国企图灭亡中国的新证据。虽然这个证据只是一个消息,而未变成事实,但是由于它和事实一样激发了中国人的爱国主义情怀和同仇敌忾的义愤,所以值得认真对待。

  ○关于对华使用原子弹的解密文件

  在数十年后解密的韩战档案中,确有一份有关的原始文件。这就是1950年11月 9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绝密文件,题目骇人听闻:为反击共产党中国入侵朝鲜,关于美国使用原子弹的可能性所需考虑的问题。

  这份文件由两项内容组成。首先是复述美国安全委员会早先通过的关于使用原子弹决议中有关的两项决议;其次是一旦要考虑是否有可能使用原子弹,美国政府有关部门应该考虑的诸项问题。后一部分由23个问题组成,所有问题分列在两个被加了著重杠的题目之下。这两个题目分别是:“在朝鲜用于战术目的”和“在满州(指中国东北地区---)用于战略目的”。

  这份文件第一部份全文如下:

  “安全委员会1948年9月6号通过的一份有关使用原子弹的文件包括下列决议:

  12,同意“在敌对情况中,国家军事机构必须准备好及时、有效地利用一切适当可行的手段,包括原子武器,并必须从国家的安全利益出发采取相应的计划。

  13,在战争状态中使用原子武器的决定,由战时的执行主席在他认为必要的时候做出。”

  在复述了1948年安全委员会的有关规定之后,文件接下来进入具内容:

  “为了反对中共入侵朝鲜,使用原子弹的可能性分为两种:战术目的,用于朝鲜;战略目的,用于满洲里(MANCHURIA)。”

  文件接下来分项逐一列举了作为战术目标,原子弹用于朝鲜的十一个问题。这之后,在“用于战略目的,用于满洲里”的字样下,列举了十二个问题。这十二个问题全部如下:

  1,用于这些目的的原子弹,将引起共产中国的参与对抗?减缓对抗?还是结束对抗?

  2,会增加还是减少苏联参战的可能性?

  3,适当的攻击的目标是哪儿?

  4,使用多枚原子弹是否有益?

  5,在我们有限的支援下,我们是否有能力在满洲里使用?是否应当在使用常规炸弹攻击无效后在启用?

  6,我们是否能够适当地确定这样做将证明有效?

  7,在军事上它是否将是决定性的?

  8,是否会毁灭大量平民生命财产?

  9,是否有可能通知预警市民,在特定时间内,某些城市会被轰炸波及。

  10,原子弹将在白天扔还是晚上扔?

  11,它将会在美国、盟国、和亚洲的公众舆论中,引起什麽反应?

  12,在使用前,我们是否应当得到联合国的认同?

  在这份文件的结尾处,也就是上述12个问题之,有两行未署名的手写字迹: “如果苏联做出反应,我们是否已经准备好并将在行动前做什麽反应?”

  美国档案馆韩战解密档案中这份唯一的有关“美国对华使用原子弹”的文件,虽然骇人听闻,但它既不是一份已经做出的决定,也不是一份摆在美国国防部长或者美国韩战指挥中心办公桌上,让军事专家们进一步研究细节的事计划。那麽它是什麽呢?就如同它的题目:“关于对华使用原子弹之可能性所需考虑的问题”,它只是一个处于战争状态的国家必然会有的许许多多的军事参考方案之一。这就是当时“美国对华使用原子弹”这一骇人听闻的消息始终是个消息而没有成为事实的基本原因。

  其次,这份文件是依据1948年9月美国安全委员会的决议做出的。而这份决议是一个关于在何种情况下使用、如何使用原子武器的一般性的原则,并非专门针对中国。虽然它后来被用来草拟出一个针对中国的备用方案。

  第三,这份文件明确显示,一旦对中国东北使用原子弹,其目的非进犯中国,消灭共产党,而与美国在韩战中从始至终的态度一致:尽快结束战争。所以,文件明确指出,如果对东北使用原子弹,其目的是消灭对方武装力量,从而在有关军事重地轰炸。这将与二战期间对日使用不同,不是报复性的,在人口密集地方轰炸。

  四,最重要的一点是,从时间上说,此方案是在中国出其不意出兵朝鲜之做出的。1959年10月25号中国出兵,半个月以后,这份对华使用原子弹的方案出笼。中国的出兵使战争局势扩大化、复杂化,韩战前景从而模糊不清。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于是提交了这样一份军事方案,供美国政府参考。但是这份方案在送交后始终没有进入政府职能部门的议程而被束之高阁。

  但是问题是,这样一个被搁置的空头方案是如何变成“美国将对华使用原子弹” 这样一则信息的呢?

  ○关于原子弹的新闻爆炸

  “对华使用原子弹”从一个空头方案变成一个准备实施的作战计划,始自美国总统杜鲁门的一次记者招待会。那天是1950年11月30号,按照中国韩战版本的说法,美国兵在北韩战场与中国军人正式开打的第五天。记者们在记者会上认定,杜鲁门正在考虑对华使用原子弹。

  那一夜,全体西方记者,尤其美国记者为了这则次日的重大新闻忙得废寝忘食。

  这个重头消息和别的消息的命运不一样,在实行新闻控制的社会主义阵营国家同样畅通无阻。

  韩战结束很久以来,无论西方东方,也无论在朝鲜战场上打了平手的中国还是美国,都无人追究这个当年震动一时的消息是怎麽出来的。对于被官方新闻媒体成功地阻隔在自由信息之外的中国老百姓而言,除了那时激起的义愤仍然深埋在心头,更没有可能知道历史真相。这段从没有人追究的故事其实已经被历史遗忘了。

  韩战爆发44年以后的1994年,英国的以“战争中的世界”(The World at War) 系列记录片著称的大牌导演杰里米.艾萨克斯(Jeremy Isaacs)应邀领衔导演美国 CNN有限电视新闻网的另一大型历史文献片“冷战”。他组织起美国一流的历史学家、作家、制片队伍,带领这个队伍,进行了历时4年的辛苦工作,足迹遍布31个国家,访问有关人物多达5000多个。其杰出成果就是1998年在美国CNN有限电视新闻网播出的历史文献片“冷战”。这部大型文献片的“韩战”部分,对于“美国对华使用原子弹”问题有令人惊诧的调查。否则。这段故事也就真正永远地被历史遗忘了。

  幸而不是这样。于是,两年以前,当CNN 播出它的冷战系列韩战部分时,我们从美国电视上获得了这样的资讯:“在美国总统杜鲁门于华盛顿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上,记者们反复迫使杜鲁门回答关于使用原子弹的可能性的问题”,而“总统没有能够中止这样的问答,一直到人们开始认为,也许我们会使用原子弹。……消息立即传遍全世界,引起了不可思议的警觉。”

  美国不是这场虚惊的受害者,再说事实上来没有使用原子弹这事也十分正常而没有新闻价值,所以这段往事在CNN正式播出的节目中几乎是一笔带过,把有关这一段历史公案的调查都给省略掉了。但是中国人是原子弹轰炸的可能的受害者,而且为此付出过实实在在的情感和鲜血的代价。中国人有权而且应当了解更详细的历史真相。

  ○杜鲁门祸从口出,记者炒做新闻

  我终于在美国档案馆找到了那些留存完好的第一手的原始采访资料的全部。

  接受采访的是那天杜鲁门记者招待会上众多记者中的一位,他叫罗伯特.多诺万(Robert J. Donvan),当时的身份是美国先驱论坛报驻白宫记者。

  就原子弹问题,CNN的记者向这位当年的在场记者提出的问题是:“让我们来谈谈报导杜鲁门威胁使用原子武器的那个记者会的情况。在那个记者会上,那个事件的所有顺序是怎样的?”

  多诺万回答说:“当朝鲜战争变得很难打时,不可避免的,人们就会谈论原子弹。您知道,事情有时就是这样。美国总统杜鲁门主持那个记者招待会。我想那是 1950年11月30号。他说,我们正在增加我们的武装力量,而且,我们动用了大约 180个亿的美元给我们的陆军、海军等,他同时也提及了会使人联想起原子武器的原子能

  委员会。他说完,记者招待会就开始了。总统接着说,我们会用我们所有的武力去对付这样的攻击(指中国出兵朝鲜---引者注)。然那个记者,一个小报的年轻

  记者问,包括原子弹吗?在那个记者招待会上听到这样的问题,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煞有介事的问题。没有人会认为总统的意思是要使用原子弹。扔了原子弹,邻近地区我们的士兵怎麽办?在战场上和中国人作战的是谁?就这样不停地问下去。总统没有能够中止这样的问答,一直到人们开始认为也许我们会使用原子弹。我不是说美国人这样想,但是这消息在全世界引起了强烈反响。……说我们不会使用原子弹,在这个事上,杜鲁门也许并不知道是否他要用原子弹。假如,比方说,中国人把我们不停地往赶,把我们赶出中国连接着的这个朝鲜半岛,把我们逼得退回日本,(听不清楚--- 原文注)然他们再把我们追赶到……我们就会使用原子弹,我肯定。我们不能让……失掉我们在太平洋的基地日本。我是说,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是会使用原子弹。但是,在1950年11月完全不存在这个问题。可是杜鲁门总统一直没有终止这个问答,这个问题一经提出,人们就总是回到这个问题。总统说,我们会这样做那样做,但是总统就是没有清楚地说:你看,我们不会使用原子弹。所以,原子弹的事就通过记者招待成了一个问题,传遍全世界,也上了亚洲可怕的报纸。”

  接下来CNN的记者问新闻媒体对此的反应。多诺万回答说:

  “总统记者招待会上的那则消息立即传遍全世界,人们紧紧抓住总统说使用原子弹是在考虑之中这一点上。这引起了从巴黎到--这是我们过去通常的说法--从巴黎到新德里不可思议的警觉。有些媒体在这上面失控了。某地的一份报纸说,飞机已经装载好了炸弹。以至于象英国首相克莱门特.艾德礼(Clement Attlee)这样严肃、智慧的人都对此十分重视,为此飞到华盛顿来与杜鲁门总统会晤。他们谈了 5天,艾德礼先生回去以后说他对会谈感到满意。原因就是,在当时的情况下,杜鲁门从没有幻想要使用原子弹,那是一件失控的事情。但是美国人民熟悉杜鲁门,他们知道他在说什麽,他们知道他所谈的事儿是什麽意思。他应该早些结束那个话题。他一开始谈论原子弹,那个屋子里的每一个记者都会停下来想,我该怎麽写这个消息?这样这就形成了一个提问的氛围,每个人都要对此提问。你明白我说的意思吗?那不只是一个问题,原子弹一经提出,我们每个人都必须知道,您说的是什麽,您真想说的意思是什麽?所以我们就发问,问题一个接一个。杜鲁门没办法从这些问题里出来。”

  英国首相克莱门特.埃德里从媒体得知美国计划对华使用原子弹的消息后,确实感到不安。他立即飞往美国与美国总统杜鲁门会晤。他并在机场发表讲话,含蓄地说:“我这些谈话的目标是针对世界出现的新情况和问题,调整我们的政策,寻找我们双方都认为是正确原则的方法。”

  但是他的忧虑没有超过24小时。在次日的会晤中,美国总统杜鲁门对焦虑的英国首相艾德礼保证说:美国没有使用原子弹的打算。

  这个否认一出,对华使用原子弹的消息不再引起西方世界的流长蜚短。

  但是这个正式的否认却没有先前那则莫须有的消息幸运,它没有可能进入中国大陆。

  美国独立的新闻媒体在挖掘新闻上有穷追不舍的好作风,在报导敏感话题时有虚张声势的坏习惯。官方控制媒体的弊端是,你只能知道让你知道的事,而且由于你无法意识到自己其实已经被误导而且很闭塞,所以经常觉得自己已经了解天下事,没必要知道更多;自由媒体的弊端是,你可以在各类消息中畅游,而且由于你总是有机会了解所不知道的消息又总是觉得自己不了解情况,所以总是保持着接受信息的开放状态,没完没了地想知道更多。美国不存在报道与官方意志不符就被革职的可能,想要美国记者把挖掘新闻的职业习惯和炒做新闻的恶习改掉,就如同让中国记者摆脱控制、直言真实一样不可思议。所以,美国总统杜鲁门在他的记者招待会上出言不慎,说了一句“我们会使用我们所有的武器对付这样的攻击(指中国出兵朝鲜)”。此言一出,驷马难追,引起喧然大波,并立即以肯定的陈述方式上了世界媒体。

  而杜鲁门既然表示了要用所有的武器应付中国的突然参战,也就无法立即自食其言,否认使用原子弹的可能。正如当时在场的美国先驱论坛报驻白宫记者多年后回忆时说的:杜鲁门作为被追问的发言人,他没有能够阻止这样的追问。在我看来他其实是在言论自由的体制中修炼得还不够,还缺乏足够的智慧对付那些在美国宪法保护下的新闻记者们“问题围攻”的绝招。

  杜鲁门在得知中国出兵后举行记者会,强调美国军事实力也是美国外交上逻辑之中的事。让我们回想一下“原子弹”话题的背景:由于中央情报局一口咬定中国不会出兵干预,美国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以数千兵力突然面对中共30万大军。在如此艰难的战局下,很难想象美国总统乐意在一个显示军事势力和决心的记者会上,刻意宣布绝不使用原子弹!

  这样的场合,其实是极为重要的外交场合,说什麽,不说什麽,说该如何说,不说该如何不说,是十分重要的。既然美国总统杜鲁门没有能力让那个小报记者的闭嘴,也没有能力摆脱那之众记者的群起发问,他就只有一条路走到黑。

  历届美国总统中,不少人有被新闻记者收拾、折腾的惨痛经验。但是原子弹问题美国人自己折腾完了就完了,却在中国人心中留下了长达半个世纪的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