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震中外的百团大战

一九四○年,伟大的抗日战争进入了第四个年头。当时,日本帝国主义妄图迅速解决“中国事件”,以便侵略南洋,实现德意日法西斯轴心国瓜分世界、称霸全球的狂妄野心。为此,在对国民党进行政治上的诱降的同时还采取军事逼降的手段。一时,对日妥协投降的乌云笼罩着大后方。与此同时,日军把八路军和华北各抗日根据地视为眼中钉,妄想,彻底消灭抗日军民。日本侵略者先采劝多路围攻”的政策,失败了;后又采劝囚笼政策”,以铁路为柱,公路为链;碉堡为销,形成纵横交错的蛛网状的交通网,封锁和隔断各抗日根据地之间的联系,企图把我军消灭在“囚笼”之中。日本帝国主义以为这样做,就能实现“以华制华”的政治进攻和“以战养战”的经济侵略以及在军事上“治安肃正”的阴谋。

为了粉碎日军的“囚笼政策”,打击投降派势力,振奋全国人民抗日的决心和信心,八路军总部决定抓住有利战机,在敌后发动大规模的破袭战。这一破袭战,先称正太破袭战,有二十二个团参加;后来,战役进展顺利,捷报频传,参战的部队和地方武装达百团以上。所以,在发表战报时,就称为百团大战。

受领任务

一九四○年八月上旬,太岳军区接到一二九师刘伯承师长和邓小平政委转来的朱德总司令和彭德怀副总司令的预先号令:“命令太岳区部队立即秘密地进行破袭正太路和敌人重要交通线的准备。并命令七十二团、十六团和决死一纵队的二十五团、三十八团,待令参加正太破袭战。”接令后,陈赓、薄一波同志即在沁源县召开干部会议,进行动员。会议号召全体指战员发扬英勇顽强、吃苦耐劳、团结友爱的光荣传统,开展杀敌立功运动。

八月十四日,陈赓同志带领着七七二、十六、二十五、三 十八等四个团,迎着初升的朝阳,穿行在田野和崇山峻岭间。

经过五昼夜的急行军,部队从太岳区越过白(白圭镇)晋(晋城)铁路敌人的封锁线,于十八日到达寿阳县以南约二十 五公里的松塔、白云村一线秘密集结。行军途中,部队除了通过封锁线的保持肃静外,那真是一路行军一路歌。指战员的欢声笑语在群山中回响,战斗情绪十分高昂。

我和陈赓旅长随部队同时到达师的前进指挥所驻地石拐镇,准备受领具体战斗任务。

指挥所在一座用石头垒起的小三合院里,正屋中间的墙上挂着一幅五分之一的地图,这里既是作战指挥室,又是刘师长和邓政委的寝室。

晚饭后,刘、邓首长召集了三个纵队的领导同志,在标好的地图前具体传达了朱、彭首长八月十八日下达的战斗命令。邓政委首先给我们讲了坚决执行朱、彭首长命令的重要意义。他说,这一仗必须打好,坚决粉碎敌人的“囚笼政策”、经济封锁,扩大抗日根据地,锻炼和提高我们部队的战斗力。特别重要的是,这一战役打好了,不仅对推动我国抗战,提高有志人士坚持抗战的信心有重大意义,而且对国际反法西斯斗争也会有重大影响。

接着,刘师长戴上眼镜,手执红蓝铅笔,指着地图说:“这个战役规模很大,朱、彭首长命令:重点破袭正(正定)太(太原)铁路。整个华北部队都将出动配合。晋察冀边区部队担任阳泉以东至石家庄的破袭任务,我们一二九师部队担任阳泉至榆次的破袭任务。为了完成这一任务,我们决定把部队分为三个纵队:右翼纵队由范子侠、赖际发同志率两个团,担负阳泉、寿阳间的破袭任务,应先集中兵力攻下坡头和张净车站,得手后,再向西扩大战果;中央纵队以三八 五旅的七六九团、十四团及三八六旅的七七二团组成,由陈赓同志和陈锡联同志指挥,应以一部兵力攻占冶西敌据点,牵制平定之敌,另以一部兵力占领阳泉西南四公里的狮垴山,牵制阳泉之敌,主力隐蔽集结,为师的总预备队;左翼纵队由三八六旅的十六团和决死一纵队的二十五团、三十八团三个团组成,担负寿阳至榆次间的破袭任务,应先集中兵力攻下芦家庄、和尚足、下湖、上湖、马首等车站和敌据点,得手后,视情况向北、向西扩大战果。”

讲到这里时,刘师长突然停住了,他用手指向了上推了推眼镜,看着我说:“根据陈赓同志的建议,决定左翼纵队由你指挥。”接着,刘师长改变了语气,非洲严肃而严厉地说:“一定要坚决攻下上述车站和据点,一定要遵守统一的时间,密切协同配合,一定要彻底破坏正太路。有的据点敌人守备甚严,要讲求战术,不能啃核桃,而是要一个一个地砸核桃。”他边说边挥起握得紧紧的右拳,有力地砸在桌子上。李达参谋长接着讲了通讯联络和后勤保障计划。

最后,邓政委又强调这次作战的有利条件和应注意的事项,特别强调,参战的地方武装和民兵、群众很多,要派得力干部去组织带领,注意保证他们的安全。同时,要求我们回去要把任务向部队交代清楚,要进一步深入的战斗动员。最后,他把脸转向我,严肃而又热情地说:“左翼纵队这次没有配备政治委员,也没有配参谋长和政治部主任,都由你一人兼任。”接着问我:“行不行?”虽然当时我心里在犯嘀咕,但又想这是刘、邓首长和陈赓同志对我的信任和考验,于是,我马上立正,坚定地回答:“行!坚决完成任务!”刘师长、邓政委和在场的其他领导同志都笑了起来。

会议结束时,已是二十二点多了。我和陈赓同志回到宿舍,他开玩笑似地对我说:“你这个‘好战分子’,这回可以过打仗的瘾了!但你要记住刘师长讲的‘要砸核桃’,还是邓政委讲的,既要指挥好,坚决完成任务,又要把政治思想工作做好。你的担子可不轻呀!你要找各团的干部研究研究,‘三个臭皮匠,合成一个诸葛亮’嘛!”他对我如此关心,使我更感到责任重大。我躺在炕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刘、邓首长对我讲的每句话,总在脑子里翻翻着。“我要走!”我在陈赓同志的耳边说。他说:“我也失眠,你走吧!”

我悄悄地起来,带着骑兵通信班,于十九日拂晓赶到松塔附近的南果凹我们左翼纵队的指挥所。我立即召集三个团的团长、政委,传达了朱、彭首长和刘、邓首长的命令和指示,以及左翼纵队的具体战斗任务。之后,我同各团的领导同志研究了具体战斗部署。最后,我们确定了十六团攻打芦家庄车站,并以小部队向榆次方向佯动,牵制敌人;二十五 团攻打马首车站,并派小部队牵制寿阳县城之敌;三十八团攻打上湖车站,并攻占下湖、和尚足两个敌据点。部队进入战斗后,应先切断敌人的电话线,并按预定计划,积极地破坏铁路、桥梁。

部署完后,谢家庆、苏鲁、蔡爱卿三位团长,分别带领担负主攻的营、连、排干部,化装秘密进入敌据点或碉堡附近,察敌情,看地形,探道路,定战术。同时,我和陈悦常、凌则之、刘有光三位团政委,分别到各团去进行战斗动员,进一步掀起杀敌立功、破路比赛的热潮。团与团、营与营、连与连都展开了比赛,请战书、挑战书象雪片一样飞来,堆满了指挥所在的大方桌。

二十日上午,到现场侦察的团长们都回来了,他们不仅带回了敌情,更重要的是带回了同营、连干部们在现场研究的打法和信心百倍的战斗意志。真是一切准备就绪,只待攻击发起的时间了。

正太路大破袭

八月二十日的夜晚特别宁静。由于群众密切配合部队封锁消息,所以,部队在黄昏开进到敌人的鼻子底下也未被发觉。但是,这种宁静反而使人有些焦躁不安。等呀,等呀,终于把二十点熬到了。红色信号弹划破夜空,打破了宁静。各路突击部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正太路敌人的车站和据点。震惊中外的百团大战的战幕拉开了。连续雷鸣般的爆炸声震撼着正太路百余公里的地域,华北的许多主要交通线淹没在八路军和人民群众大规模破袭战的火网中。

芦家庄是一个五十多户人家的村庄,村南有一条东西流向的小河,雨季时河水湍急。村东是火车站,敌人在周围修了四个碉堡,并设有外壕、铁丝网。这里驻守着日军原田大队的一个中队,有日军四十余人和伪军二十余人。十六团团长谢家庆同志根据现场侦察,决定以五个连配机关炮一门,袭夺芦家庄;另由两个连配属工兵一部向榆次方向游击,监视和牵制敌人,并负责炸毁芦家庄至榆次段的铁路桥梁;另一 个连队向北游动警戒,保护侧翼;其余四个连为预备队。

攻击发起后,敌人从睡梦中惊醒,好象遇到了天降神兵,晕头转向,不知所措。我两个连队迅速越过小河,攻占芦家庄以北敌碉堡,占领了芦家庄,并由西向东攻击车站;另三 个连攻占车站南面五百米处的两个碉堡后,由东向西朝车站扑来。我们仅经过一两个小时的激战,就攻占了敌人四个碉堡。在合力围攻车站时,部队猛烈地冲击,手榴弹爆炸的火光映红了天空。残敌被打得放弃车站向西逃窜。遭到我占领芦家庄部队的迎头痛击。敌人又掉头往东跑,恰和我攻击车站的部队遭遇。敌人在混乱中退到几间房子里顽抗。我们立即对残敌实施火攻。在烟火翻滚中,敌人仓皇退守火药库。我们又以炮火轰击,仓库中弹起火,残敌象没脑袋的苍蝇一样乱飞乱撞,最后窜入学校一间独立的课堂中固守。这时,向榆次方向游击牵制敌人的两个连已配合工兵将芦家庄至榆次段的铁路、桥梁(除段廷铁桥)全部炸毁。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战,三十八团六连迅速攻占上湖车站,全歼守敌,并生俘敌车站站长。但五连在攻夺车站外东南碉堡时,因壕宽沟深,铁丝网阻拦,屡攻不下。为减少伤亡,决定拂晓前,将部队暂时撤出战斗。

蔡爱卿团长得到报告后急了。他立即和团参谋长余秉钧去站外东南看地形,研究打法。在二营的排以上干部军事民主会上,四连一排长段警勉同志代表全扰表决心,要求担负突击队的任务。他们提出的打法和方案,获得团、营领导的同意。当天下午,在严密组织的火力掩护下,段排长带领部队,搭跳板,越外壕,砍断铁丝网,第一个冲到碉堡下,把手榴弹塞进敌枪眼,杀伤了大部敌人,迫使残敌弃堡逃走,攻占了碉堡。但是,英雄的段排长,为民族的解放事业献出了他年轻的生命。攻击和尚足的一连摸到距敌人一百米左右时被敌发觉。一连就以迅猛的动作砍断铁丝网,越过外壕,迫近碉堡。战士李占魁接连向碉堡里投掷两枚燃烧弹,顿时火焰腾起。守敌大部被歼,仅四名残敌逃跑,和尚足也被我们占领了。

二十五团一连、三连以勇猛的动作,经过约一个小时的激战,分别攻占马首车站左右两翼敌人的碉堡。但车站守敌凭借坚固房屋继续顽抗,同我二连对峙到拂晓。在这种情况下,三连及时投入战斗,配合二连再次发起猛攻。当即击毙敌小队长,并毙伤敌二十四人。残敌向寿阳方向逃窜,马首车站被我们占领了。这时,盘踞在遂家垴(老地图为冀家垴)的日军登木小队,为策应寿阳的防守,绕道龙化山,企图偷袭驻大落坡的二十五团指挥所。苏鲁团长立即指挥八连反击偷袭之敌,将敌人大部歼灭。侦察员李锦标同志,在战斗中缴获敌人轻机枪一挺。这一仗打得很好,保障了指挥所和破路民工的安全,受到刘、邓首长的表扬和奖励。

正在这时,我们接到上级传来的振奋人心的捷报:聂荣臻司令员指挥的晋察冀军区部队占领了正太路上的战略要地娘子关,攻占并炸毁了井陉煤矿。一二○师贺龙师长、关向应政委指挥的一二○师和晋西北的部队,同时向同蒲路北段及静忻公路出击。三五八旅主力一部一举攻下康家会,全歼守敌,并歼灭由静乐增援之敌四十余人。右翼部队占领了正太路上的坡头车站。中央纵队七七二团已占领平定县西南敌人的重要据点——冶西村。太岳军区政委薄一波和王新亭同志指挥留在太岳区的部队,对同蒲、白晋路进行破袭;冀南军区陈再道司令、宋任穷政委指挥冀南部队配合留在太行的部队分别对平汉、德石、邯济线进行破袭。这些胜利,互相呼应,打得日本侵略军措手不及,使整个华北地区的铁路、公路交通陷于瘫痪。

正在捷报频传之际,我们又接到了朱、彭首长八月二十 三日的嘉奖电:“百团大战由于我参战全体指战员忠贞于中华民族与人民,英雄用命,果敢进击,在各交通线上,特别在正太线上已取得序战之伟大胜利。无限欢慰,特传令嘉奖。仰即转令通知。百团大战,对于全国抗战形势与华北整个战局均有伟大意义,亦将成为中外战史上最光辉的名词。望我全体战士发挥最大之决心、毅力与耐劳顽强性、机动性,以再接再励之精神,在现有序战胜利之基础上,猛烈扩大战果,完成战役任务,是所至盼……”朱、彭首长的嘉奖令传达到部队后,大家众口一词:要把朱、彭首长的勉励变成杀敌立功的实际行动。正在战斗的部队,越战越猛,参加破路的军民情绪也越来越高。

我们左翼纵部在攻占敌人车站、据点取得胜利的同时就展开了破路,除一部兵力担负警戒外,其余的部队、游击队、地方武装、民兵、民工和当地群众、铁路员工,一齐向车站、水塔、桥梁、铁路开战。

我们的破路地段约三十公里,每一公里的铁路上都拥挤着成千上万的人。他们锤击着,呐喊着,夜以继日地炸桥梁、毁隧道、拆铁轨、烧枕木、平路基、砍电杆、收电线。为了坚决执行刘、邓首长“对正太路破坏得越彻底,我们就越主动”的命令,我们提出的口号是“不留一个车站,不留一座水塔,不留一座桥梁,不留一根铁轨,不留一根枕木,不留一根电线杆,彻底破坏路基”。由于敌机连日低空扫射轰炸,为了保证参战群众的安全,我们决定白天由部队和有战斗经验的游击队、民兵破路,黄昏后群众破参加再路和搬运铁轨。

开始我们没有经验,规定把铁轨抬到十几公里以外埋起来,这样干太费事费时,工效也低。后来,战士和群众把枕木推成井字形,把铁轨放在枕木堆上,再点燃枕木,这样,枕木烧完了,铁轨也就报废了。我们推广这个经验后,大大加快了破路的进度。那时的铁路线上,白天烟雾弥漫,夜晚火焰飞腾,远远望去,简直象一条飞舞的火龙。经过十个昼夜大规模的破袭,正太路许多地段被我们夷为平地。

卷峪沟激战

我们和日军打了三年多仗,从中摸到了一条规律,就是:只要我们在某个地方狠狠地揍了日军一下,它总要集中一定兵力进行报复,以维护它那个所谓不败的“武士道”精神。百团大战这样大规模的战役行动,打得它焦头烂额,晕头转向,估计敌人清醒过来以后必然要进行报复。因此,战斗打响以后,我总担心着两件事,一是担心积极参加破路的数万名群众的安全;二是担心部队在连续战斗中,因胜利而麻痹,因疲劳而松懈。所以,我对二十五团八连消灭偷袭敌人的战斗特别重视,及时通报所属部队向他们学习,要提高警惕,加强侦察,监视敌人的行动。

自打进入战斗以来,我不敢多睡觉,现在连眼也不敢合,盹也不敢打了。虽然眼睛慢慢地肿胀起来,我也顾不上它了,一心想的是扩大战果和防止敌人报复。我派部队和侦察员加强对榆次敌人的侦察和警戒,每天还到羊头崖指挥所正西、西北、西南的三个高地了望所,用望远镜观察战场情况和榆次、寿阳方向敌人的动静。

从八月二十六日起,我们连续得到榆次抗日政府和侦察部队关于榆次之敌不断增加的报告。面对敌人的这一动向,我们除令十六团增派部队加强监视外,同时命令部队加强战备,抓紧破路,坚决完成刘、邓首长交给的任务。这时,榆次之敌蠢蠢欲动的消息越来越多了,我也更加注意榆次方面的情况。

三十日十七时许,我在西南哨所趁落日的余辉用望远镜向榆次方向反复搜索观察,果然发现在十多公里外东、西长凝至高坪间的山梁上,有一路敌人行军纵队时隐时现,象蚂蚁似的向东爬行。我立即将敌情报告给刘、邓首长和陈赓旅长,同时命令十六团谢家庆团长速带两个营,占领芦家庄西南十二公里的高坪阵地,阻击敌人向我后方迂回,掩护部队和群众继续破路。

三十一日,敌五百余人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向高坪阵地猛攻,战斗非常激烈。我报告刘、邓首长后,得到的指示是:“应坚守高坪、道坪阵地,掩护破路群众有秩序地撤退后,你部应经松塔、马坊进至石拐以北地区,协同三八五旅消灭突进石拐之敌。”十六团顽强抵抗,将敌人击退,巩固了高坪阵地。这时,我赶到了高坪。根据各方面的情报得知,增援芦家庄之敌二百余人,正向南进至戈山一带,企图攻击高坪阵地的右翼;自东、西长凝向东南方向运动之敌五百余人,已占领我左后方的高家山,威胁着我左侧翼;自寿阳向南运动之敌千余人已占领河底村,正从北向南对我合围。在敌对我三面围攻的不利情况下,我们判断敌人要继续向我后方迂回,妄图围歼我于松塔、马坊地区。这时,师指挥所正在转移途中,当前敌情不能及时上报。我当即命令二十五团阻击河底村之敌,掩护破路群众安全转移后,再进至松塔地区;令三十八团向十六团靠拢,占领柳树坪、松凹一线之地,配合十六团采用交替掩护、节节抗退的战术,阻敌前进,保障师主力右翼的安全。

九月一日,在高坪、道坪、东大岭、红凹等地给敌人以重大杀伤后,我们发现,寿阳进抵河底村的敌人正继续向南挺进。为使二十五团能迅速转移外线,我改令该团靠近中央纵队,归陈赓旅长直接指挥。我指挥二十六团、三十八团于九月二日凌晨转移到松塔东南十三公里左右的上瑶岩、羊儿岭、红崖、上葫芦把一线高地时,发现右翼马坊至京上一线,左翼前(后)卷峪沟至安丰一线,两条山沟里火光一片,烟雾弥漫,人喊马嘶。我们判断马坊、京上方向可能是敌人,而安丰、卷峪沟方向是敌人还是我军尚不清楚。我正准备派部队去侦察,来了一个走错方向的轻伤员。他告诉我,说:“卫生部钱(信忠)部长带的伤兵在卷峪沟。”显然,我们的右翼是敌人,左翼是友邻部队和伤员。

我立即召集十六团团长谢家庆、政委陈悦常和三十八团团长蔡爱卿、政委刘有光在山顶一棵大树下研究,决定三十 八团占领红崖一带的高地,十六团占领羊儿岭和上岩等高地,构筑工事,坚守阵地,掩护友邻部队和伤员安全转移。

部队正在展开进入阵地时,柳树坪、红凹方向之笔五百余人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向十六团羊儿岭高地猛攻。因敌众我寡,激战半小时,阵地被敌人占领。形势对我们很不利。

刘、邓首长交给我配合三八五旅歼灭突进石拐之敌的任务,我一直记着,怎么也放不下,总想在掩护友邻部队和伤员转移后,尽快摆脱敌人,向石拐以北地区转移。在这种紧急情况下,我看见有两个人气喘吁吁地从卷峪沟方向跑上山来。原来是刘、邓首长派警卫营长向我传达口头命令:“要死守阵地,没命令不得撤退。”这时,我才知道,师指挥所也在卷峪沟。

情况变化了,我深感掩护首脑机关及友邻部队安全转移责任重大,决心不惜一切牺牲夺回羊儿岭。我们当即部署:十六 团以两个连的兵力从上瑶岩向南出击,攻击羊儿岭敌人的左侧后背;三十八团以一个营兵力,从红崖向北出击,攻击羊儿岭敌人的右翼;谢家庆团长带十六团四个连分三路,在一 五六一高地的炮火掩护下,从正面向羊儿岭实施反击。在统一的号令下,各部队密切协同动作,向羊儿岭发起猛烈进攻,战斗异常激烈,在战斗中,有两个团长、政委亲自带领部队冲击。我们刚攻上去,又被敌人压下来,攻击与反攻击,反复十三次,还多次进行肉搏战。敌人见势不妙,就施放毒气,飞机也连续低空轰炸扫射,但始终阻挡不住我军勇士们锐不可当的冲击。经过两个小时的激战,终将羊儿岭制高点夺回。

我们占领了羊儿岭,立即加紧构筑工事,准备死守阵地,迎击敌人的反扑。为减少伤亡,保存机动力量,我命令十六 团以三分之一的兵力坚守阵地,主力疏散隐蔽为预备队。这时,正面敌人虽然连续向我阵地轰击,并不断攻击,但因其锐气受挫,不敢猛攻。接着,马坊、京上之敌约千余人,又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向红崖三十八团阵地发动了猛烈的攻击。这时,三十八团已展开并构筑了一些防御工事,敌人多路多次猛攻,都被击退。誓与阵地共存亡的英雄们,以劣势的装备一次又一次地打退了拥有精良装备的日本侵略军。

指战员越战越勇,战斗情绪越战越高。阵地始终牢牢地掌握在我们的手中。

这次阵地防御战,从九月二日六时三十分打响,一直到二十一时三十分结束,整整持续了十五个小时,共毙敌三百余人。我们胜利完成了掩护任务后,按刘、邓首长命令,转移到大东足、南圪垴一带集结待命。

部队到达集结地后,一片欢腾,十三个昼夜的疲劳都忘了。在欢乐的人群中,我看你缴获的三八式步枪,你看我缴获的歪把子轻机枪……我本来想躺下睡一沉,但一闭上眼,战士们在战场上同敌人肉搏时的情景就出现在眼前。正欲睡不睡时,参谋向福廷跑来激动地对我说:“参谋长!首长们都来了!”我惊奇地问:“哪里来的首长啊?”他说:“你快出去看吧!”

我急步跑到大门外,真想不到,北方局书记杨尚昆、十 八集团军总政治部主任罗瑞卿和副主任陆定一等同志都来了。罗瑞卿同志紧紧地握住我的双手,说:“希汉呀,今天你们打得很坚决,很顽强!打得好!”杨尚昆同志接着说:“你们的任务完成得很好,保障了首脑机关的安全。我们是代表朱、彭首长和刘、邓首长来慰问你们的。”他们又一次一一同我握手。我代表部队感谢首长们的鼓励,并表示决心更好地完成今后的各项任务。

我们进到房子里,坐在炕上,首长们询问我们是怎样转移到卷峪沟的,今天伤亡大不大。我向首长们详细地汇报了三天的作战情况。首长们说:你们在和上级失掉联系的紧急情况下,机动灵活地处置情况,部队打得顽强。希望你们好好地总结经验,发扬这种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今后更好的多打胜仗。现在你们已转移到外线来了,要让部队好好休息一下,恢复恢复体力。

九月五日,我们接到刘、邓首长的电令:“太谷出犯之敌三十六师团永野大队约六百人,向榆社之双峰镇进犯。陈赓应率七七二团、二十五团,由北向南,希汉应速率十六团、三 十团由南向北夹击歼灭该敌。”遵照刘、邓首长命令,我们同敌人激战两昼夜,于九月七日拂晓将敌大部歼灭,共毙敌永野大队长以下四百余人。至此,历时十八天的百团大战第一 战役胜利结束。

双峰战斗后,我和陈赓同志去师部汇报百团大战第一战役作战情况时,邓政委看我的眼睛肿得太历害了,非常关心地说:“你这眼睛不治不行!现在派一副担架(因当时我的眼睛肿得连走路也要人扶)把你送到羊角医院好好地治疗治疗。”我说:“我不去!”邓政委严肃地说:“以后还有仗打。去吧!”

我在医院住了几天,眼睛好了些,听说百团大战第二战役快要开始,急忙出院跑回部队。陈赓旅长见我回来,高兴地说:“你回来得正好,现在榆辽战役又要开始了。”

强攻榆社城

百团大战第一战役结束后,部队进行了短暂的休整。九 月十八日,我从医院回到旅部驻地——榆社以南的宋家庄,立即参加集团军召开的总结百团大战第一战役和动员第二战役的大会。二十一日,我同陈赓同志刚回到部队,就接到朱、彭首长和刘、邓首长关于进行百团大战第二战役的作战命令,规定榆辽战役于二十三日二十三时全线发动进攻。

受命后,陈赓同志和我一起研究了部署,决定三十八团攻取王景,二十五团攻取沿毕,七七二团和十六团攻取榆社。

陈赓旅长要我指挥七七二团和十六团攻取榆社,二十五团和三十八团由他直接指挥。

榆辽公路是敌人深入我根据地的平辽公路的前锋段,敌人企图把这条公路由榆社向西伸展,经武乡与白晋铁路连接,以分割太北根据地。榆辽线之敌有七个据点,由敌第四混成旅团的池边大队主力防守。榆社的驻敌是板津大队二中队二 百二十余人和伪军六十余人。沿毕有敌二十余人,王景有敌六七十人,都构筑了坚固工事和碉堡。

我受领任务后,立即和七七二团团长郭国言、十六团团长查玉升于二十二日上午到榆社城附近。在抗日政府和“维持会”(榆社的维持会象其他许多敌占区的维持会一样,表面应付敌人,实际上拥护抗日政府,经常给抗日政府、八路军送情报、送粮食)的掩护下,我们化装成农民,有的背上粪筐,伪装拾粪;有的手里拿着镰刀,背着篮筐,伪装割草,围绕着榆社城,分散进行侦察。晚上,我们又摸到城门附近进行抵近勘察。

榆社城是敌人突入根据地的最前沿据点,构筑有坚固的工事和碉堡,并屯积了充足的弹药和够半年用的粮秣。榆社城的地形易守难攻,北门没有城关,有些小沟和坟堆;东门是通往辽县的公路,敌人修筑了两个碉堡固守;南门外有外壕,城墙外有一小高地,敌人设有一个哨所;西门城关较大,房屋离城墙较近,便于部队隐蔽和接近攻城,但敌人防守严密。

根据侦察所得情况,我和各团领导研究决定:七七二团一个营配山炮一门,攻击西关西南角;两个连攻击城南敌哨所;并派一个连在敌退路上设伏,一个营为预备队。十六团一个营配机关炮一门,攻击西关西北角,协同七七二团占领西关;以一个营在北门佯攻,并派一个连用火力封锁东门外敌碉堡;另一个营为预备队。

二十三日二十三时,按照师的统一号令,我们对榆社展于攻击。在部队接敌运动中,因狗叫惊动了敌人,敌人盲目地胡乱射击,我各路攻击部队只得隐蔽前进。他们虽然都到达了自己的攻击地区,但有的因地形不利,未能发动攻击;有的发动了攻击,未能取胜。我们仅仅占了西关靠近城墙的几排房子。在这种情况下,我命令各团立即就是构筑工事,以小部队坚守,主力疏散隐蔽,待令再攻。

这时天已亮了,我非常着急,立即召开团、营、连干部会议,发扬军事民主,研究第二次进攻。经过讨论,大家一 致认为:运动时狗叫惊动了敌人,是我们处于被动的一个原因,但更主要的是我们的火力分散,组织得不好,未能压制敌人的火力……散会后,我带着大家,冒着敌人的炮火,利用各种地形、地物,爬行抵近敌前沿,仔细观察敌人明暗火力点和碉堡射孔情况,并重新组织了我们的火力,规定了严格的射击纪律。发动攻击前,我又同各团团长、政委一起,认真进行了检查。

我们的干部、战士的聪明智慧是惊人的,他们做得比我们要求的还好。他们把敌人的火力点、射孔都编成号,并对我们的火力作了更具体的分工。我们的炮兵把山炮抬到离西门约五十米的一座楼上,从炮膛里直接瞄准敌门楼火力点。

轻、重机枪和特等射手的射击位置都选得离敌人枪眼、射孔很近,保证枪枪准确命中目标。

十六时三十分,第二次强攻开始了。一声令下,各种武器一齐开火,无数的子弹向敌人横扫过去。敌人很难向我还击。这时,敌人狗急逃墙,大量施放毒气,四架敌机低空轰炸扫射,但这也挡不住我们英勇战士冲击的利锋。我军一举攻克敌核心阵地西北角和西关的碉堡,并占领了西关。守敌大部被歼灭。为避免过大伤亡,我命令各团暂停进攻,巩固已占阵地,防敌反扑。同时,在已得阵地上,我们再次召开干部会,总结经验,组织敌前侦察,为夜间攻击做好准备。我们发现,敌人在城里以榆社中学为核心构筑了大小八个碉堡,形成互相支援的交叉火力网,四周都是人工峭壁,高十至三 十米,峭壁上下布着几层铁丝网。看完地形后,参加攻击的部队广泛开展军事民主,研究战法,并积极准备攀登峭壁的梯子和破坏铁丝网的刀具。

这时陈赓旅长来了,他说:“二十五团、三十八团已攻占沿毕、王景,三十八团击毙敌六十余人,生俘四个,打得非常漂亮。他们说要向八路军老大哥学习,你们打不下榆社怎么办呢?”我和在场的各团团长、政委都说:“没有问题,我们一定能攻下榆社。”陈赓旅长说:“好!那说看你们的喽!”

二十三时三十分,第三次强攻开始了。高昂急促的冲锋号声,传达了指挥员的攻击命令。颗颗炮弹吞噬着敌人的工事,轻重机枪、步枪的子弹射向敌人碉堡的枪眼,一排排手榴弹炸得敌人不能抬头。战士们提着铡刀,一鼓作气冲了上去。十六团五连一排排长连破五道铁丝网,给冲锋部队开辟了通路。一批战士抬着用几条梯子接起来的云梯,登上了三 十米高的峭壁,迅速突破了敌人阵地,攻占了碉堡群。

残敌退到榆社中学里,在四架飞机的掩护下,依托一个高大的碉堡和围墙负隅顽抗,还一次又一次地大量施放毒气。

那时,处在下风的指战员和在我们指挥所的陈赓旅长都中了毒,一个个感到头晕眼花,又咳嗽,又流泪,又淌鼻涕,非常难受。毒气影响了部队继续攻击。我命令部队暂停攻击,擦脸、洗手进行消毒。为了陈旅长的安全,我们要他到后方指挥所去。他说:“我要看到你们打下榆社才走!”

我们的两次强攻都有较大的进展,大家都说这是靠发扬军事民主和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取得的。为了攻下敌人核心阵地,胜利结束战斗,我们再次在敌前召开“诸葛亮会议”,研究打法。大家认为,敌藤本中队长还没有被我们打死,残敌猬集在核心阵地榆社中学里,一定会进行垂死的挣扎,同时,敌人火力集中,工事坚固,如此地面强攻,伤亡必大。根据这一分析,我们决定采取坑道作业,把坑道挖到敌人核心阵地内,用棺材装上炸药实行爆破,让敌人坐坐土飞机。于是,我们从榆社中学西北角的峭壁对准围墙里敌人的高大碉堡,开始了紧张的坑道作业。战士们日夜苦战,挖了近一个昼夜,到二十五日十六时四十五分,坑道作业胜利完成。炸药在地下爆炸,象闷雷滚过低空,又象整个榆社城发生了强烈地震。

第四次强攻开始了!突击部队趁着大地摇晃、敌碉堡崩塌、硝烟冲天之际,奋勇冲击,突入敌人核心阵地,用白刃格斗结束了榆社城的战斗。藤本中队连同中队长本人,统统葬身在他们自己造的坟墓之中。残敌二三十人狼狈东逃,也被全歼。

榆社城解放了,榆辽公路上敌人的据点也被我军全部拨掉了。这一胜利,扩大了根据地,缩小了敌占区。群众争先恐后地搬运战利品,人挑,马驮,车拉,络绎不绝。

百团大战第一、第二战役的胜利使华北之敌陷于大混乱。

伪军纷纷动摇,沦陷区人心振奋。敌人恼羞成怒,为了挽救危局,东拼西凑,调兵遣将,经过一两个月的准备,集结兵力达十几万人(敌自吹百万人),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以坦克开路,于十月初开始(有的从十一月初开始),杀气腾腾地向各根据地进行“铁壁合围”,报复扫荡。

日军企图寻找我主力决战,消灭八路军和地方武装。但是,经过三年多抗战的党政军民已有丰富的斗争经验。在敌人扫荡前,根据地人民普遍实行坚壁清野。八路军和游击队相结合,游击战和运动战相结合。敌人集中,我军就化整为零打游击;敌人分散了,我军就集零为整,集中兵力歼灭敌人。敌人进入抗日根据地如同盲人骑瞎马,到处受到抗日军民的不断打击。进入太行的敌十六师团冈崎大队,在我军堵击、尾击下,已显疲倦,十月三十日,被迫至关家垴、柳树垴(武乡以东)。彭副总司令决心以三八五旅、三八六旅之七 七二、十六两个团,第十旅及决死队二十五、三十八两个团各一部,歼灭该敌。他亲自指挥和组织炮兵火力,掩护部队向敌人发动攻击。经两昼夜的激战,发动了二七八次猛烈攻击,多次进行白刃格斗,终于将敌占山头周围有工事的高地完全占领。冈崎大队六百余人几乎全部被歼灭,仅在关家垴的山上,敌人留下的尸体就有二百八十余具,还有尸灰三大堆。可见敌人败得多么惨重。这一胜利迫使敌人不得不于十 一月十四日窜回老巢。百团大战第三战役反扫荡战到此胜利结束。

百团大战历时三个半月,我经常见到彭副总司令和刘、邓首长,从一个部队到另一个部队,从一个指挥所到另一个指挥所,从一个山头到另一个山头。他们亲自观察战场情况,亲自指挥抗日根据地军民进行战斗。在艰苦困难的条件下,军民与敌人进行了大小战斗一千八百二十四次,毙伤日本侵略军二万零六百四十五人、伪军五千一百五十五人,俘日军二 百八十一人、伪军一万八千四百余人,拔掉敌据点二千九百九十三个,缴获步、马枪五千四百余支,轻、重机枪二百余挺及大量弹药、军用物资,破坏铁路四百七十四公里、公路一千五百余公里,破坏桥梁、车站、隧道二百五十余处。

这次威震中外的战役,使抗日根据地的军民和全国人民欢欣鼓舞,大后方许多报纸发表了庆祝胜利的社论,许多民从和爱国人士纷纷来信表示钦佩与慰问。

八路军、新四军和抗日根据地人民实行总体战,在敌后积极打击敌人,给不可一世的日本侵略军以沉重的打击,粉碎了日军的“囚笼政策”。日军华北方面军总司令多田骏因为为“囚笼政策”的失败而被撤职。敌人长达五年之久再不敢向我大后方进犯。百团大战的胜利也严重地打击了妥协投降派,振奋了全国抗日军民的抗战热情,巩固和扩大了抗日军民族统一战线,挽救了中华民族的危亡。八路军通过百团大战得到锻炼,老部队战斗力有了很大的提高,新部队也成了能攻善守的战斗骨干。在实践中还培养和锻炼了一大批有指挥才能的军政干部。

百团大战取得伟大的胜利,是与人民群众的支援分不开的。在进行正太、榆辽战役时,抗日根据地的人民,不仅青壮年踊跃支援前线部队,老人和妇孺也动员起来了,他们即配合军队破路,又积极为军队磨面、送饭、救护伤员。寿阳县景上村自卫队王蝉余等三位同志,在火线上冒着敌人密集的火力抢救伤员,第一个上去牺牲了,第二个上去又牺牲了,第三个再上去,终于将伤员抢救下来。在反扫荡中,群众不顾个人安危,保护我军伤员的安全。和顺寺沟村的刘蒋氏老大娘在敌人逼近村庄仅两三公里的紧急情况下,一连把七位伤员背进山沟隐蔽起来,并细心周到地护理这些伤员。和西县自卫大队大队长张发昌率领群众数十人,抬着伤员打游击。

长子县东(西)峪村一个小疙瘩的十三四岁的小男孩被敌人抓住,他为了使八路军安全撤退,把敌人带到同我军去向相反的南面横水附近的大山上乱打圈圈。敌人发觉受了骗,气得直发抖,把这个可敬可爱的小孩子刺死了。

我们是历史唯物主义者,对于历史,应根据当时的具体环境和情况进行具体分析。我们相信,对威震中外的百团大战,历史和人民必将给它作出公正的结论。

时代的脚印镌刻在历史的花岗岩上,永远不会被磨灭!

英雄们的战斗业绩铭记在人民的心中,永远不会被遗忘!

(选自《百团大战历史资料选编》P571-588,解放军出版社1991年版)

上一篇:国共两党抗战成绩的比较

下一篇:八路军“百团大战”战报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鬼话的妙用

外二篇:昏话误国/谁之过   想当年,刘备为了拉杆子起事,在英雄起四方的乱世中捞一把稻草、有自己的一席之地,编了一套鬼话,逢人便讲自己是当朝小皇帝的叔父。这样说,一来可以抬高自己的身价;二来可以为自己的招兵买马寻得一个借口,不致招来背叛朝廷、犯上作乱的罪名。由于刘备一脸的忠厚相,加之与当朝皇帝又确实姓同一个姓,所以那些听惯了谎话早已难辨真假的老百姓很快便信以为真,都说有个刘备刘皇叔要出来解民于倒悬捍卫刘家天下了;另一些虽然心知肚明,但欲以刘备作招牌沾点儿光、混个一官半职的人,也借坡下驴,装着信了。后来,刘备硬……去看看

自由主义、社会民主主义与当代中国问题

一  近年来,“主义”之争在中国成为一个重要的话题,但我认为,目前在中国语境中的“新左派”、“老左派” 和自由主义、社会民主主义都和它们在西方语境中有很大的不同,因而,在讨论之前有必要把这些概念梳理一下。   在改革以前我国施行的是一种类似于斯大林模式的体制,而在西方有它的左派思潮,“新左派”这个概念是相对于“老左派”而言的。在欧美的话语系统中,他们讲的“老左派”指的是共产党和社会党,但是西方大部分国家中共产党的势力都不如社会党,因此“老左派”在很大程度上是指社会党。比如说在美国,“老左派”指的是以……去看看

“儒家社会主义”的历史语境与局限

在〈中国道路:三十年与六十年〉(《读书》2007年第6期,以下简称甘文)一文中,甘阳先生提出了“儒家社会主义共和国”的说法。甘先生认为,当前中国正在形成“新改革共识”,“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正是这种“新改革共识”的体现。甘先生指出,之所说当前的改革共识是“新改革共识”,原因在于,它不只是改革开放后三十年所形成的通行改革共识,而是以平等为价值核心的毛传统和以效率为价值核心的邓传统,以及以和谐为核心的中国儒家传统为共同价值基准的新共识,这种新共识的发展可能导致一条“中国道路”──“儒家社会主义”,按照甘先生自……去看看

企业工会的“制度性弱势”及其形成背景

原载《社会》2006.3(卷26)  摘要:我国现行工会组织及其运作模式源于改革开放前的计划经济体制,相对于当前社会利益分化的现实,这种传统的工会组织及其运作模式存在着三方面的“制度性弱势”:即工会组织对行政主管和企业领导的高度依赖;工会组织无法代表职工的利益;集体谈判、集体协商和集体合同制度缺乏集体行动的合法性基础。  关键词:企业工会:“再分配经济”;利益表达机制:“制度性弱势”  作者简介:冯钢浙江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地方政府与社会治理研究中心副主任  一、问题的提出:“再……去看看

中国房地产业暴利

一、中国特色:富豪云集房地产业  最近,2003年中国获利产业的两个排行榜问世,一个是“十大赢利行业”排行榜,另一个则是具有道德贬斥色彩的“暴利行业排行榜”(“2003中国十大暴利行业,房地产中小学教育居前列”,《青年时讯》2004年1月2日),列于两大排行榜上的行业有所不同,但房地产业却都高居榜首。  据房地产业内人士分析,全世界房地产业的利润一般都在5%左右,而中国房地产业的平均利润率则在15%以上。而中国的大富豪栖身的行业亦异常集中在房地产领域。在中国福布斯2002年度公布的100名富豪中,竟然有40多人涉足地产业。此后虽然……去看看

武力遏制台独法理独立的利弊分析

原载《战略与管理》2004年第3期  陈水扁于2004年3月赢得了连任台湾领导人的机会后,很快就明确丁2006年修改宪法和2008年实施新宪法的法理台独时间表。[1]陈水扁走向法理独立的政策,使那种台独不敢公开独立因此不必武力遏制台独的观点消失了,但是那种认为武力遏制台独将破坏我国“战略机遇期”大局的观点,仍使人们怀疑武力遏制台独法理独立的必要性和可行性。笔者在本文将分析台独对我国的战略安全威胁,武力遏制台独策略的可能结果及其利弊,以及武力遏制台独的基本原则,从而观察武力遏制台独策略是否必要和可行。  一、台……去看看

八十年代以来我国离婚水平与年龄分布的变动趋势

原载《中国社会科学》1995年第6期  本文根据全国人口普查的数据,从粗离婚率、一般离婚率、期望离婚概率的角度对80年代以来我国离婚水平的变化进行了考察;又根据作者进行的11区(县)的离婚专题调查分析了80年代以来离婚年龄与婚后年数的变动趋势。数据分析表明,80年代以来,我国的离婚水平有较大幅度的提高,但在世界上仍然处于很低的水平;离婚年龄与婚后年数也有显著增高。作者认为,离婚现象的上述变化是我国80年代以来的社会经济发展与注重婚姻稳定的文化传统共同作用的结果。  作者曾毅,1952年生,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博士……去看看

非正式嵌入、蓄水式成长与村庄宗教传输镜像

原载《南京社会科学》2008年第1期  摘要:本文以皖南H 县非正式宗教团体生存状况为个案,叙述了村庄宗教“非正式嵌入”和“蓄水式成长”的生存路径,诠释了农村现代化进程中宗教团体相互博弈的底层图谱,反映了公共文化供给的不足与农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之间的时代张力。由此可见,农村文化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是新农村建设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  关键词:非正式嵌入;蓄水式成长;宗教传输镜像;新农村文化建设。  一、思路与进路  1949年以后,中国政府依照苏联模式通过公共政策部分地解决了现代化所必需的正式组织要求,……去看看

我国国立研究机构存在的问题及改革对策

   2009/10/01
原载《战略与管理》2004年第1期  一、发达国家的经验  1.减量、改制、转型。减量就是减少国有研究机构的数量,砍掉大部分国立研究机构、实现民有化;改制就是保留的国立研究机构要转制,实现国有民营、合同管理;转型就是政府放弃直接管理,实现基金会化。  (1)从根本上改变大部分国立研究机构的所有制性质,国立机构民有化,军工企业民营化,减少国有研究机构的数量。  这一改革以俄罗斯最为突出。俄国的国立研究机构的改革一方面体现在军工企业民营化,实行全面军转民政策,并且制定了很多法律为军转民提供了法律依据,致力于军工企……去看看

寻租控制、信念与制衡

   2010/08/24
原载《中国农村观察》2006年第4期p12-23.  内容提要:上海合作医疗的成功经验集中体现在四个方面:有效地抑制了农民与村卫生室等医疗机构的寻租行为;建立了合作医疗管理机构与农民之间有效的承诺%%信念机制;镇村卫生一体化或基层医疗(卫生)服务网络为合作医疗保险创造了坚实的组织基础;组织制度的多样性和灵活性成功地将合作医疗基金(补偿)风险分解并化解在各区县或乡镇,乃至村一级层面上,阻止了基金风险从镇村一级向区县甚至市一级的扩散。上海合作医疗这种组织制度结构不仅为其他地区正在进行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试验提供经验借……去看看

分文不发目的何在

大家都知道,三峡工程会淹掉一批珍贵文物。政府当局,或者更确切地说,代表政府具体负责的三建委(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主任李鹏)当局,打算怎么处置呢?   新中国的官员们,先前的是比较熟悉革命,眼下的是比较熟悉工程技术。对文物保护,除了它在旅游和贸易上的小小功能而外,恐怕大都不甚了了。这就是为什么1988年底国务院三峡工程论证领导小组(组长钱正英)通过的《论证报告》,412 位专家中无一位文物考古专家、336 页的洋洋报告中,文物只占了1/3 页; 1992 年国务院提请人大审议兴建议案时,对文物保护,在《总理讲话》中李鹏只字未提,副总理邹家……去看看

消费视野下农民阶层结构的分析

内容摘要:消费分层已成为研究社会分层的一种视角。在当前中国农村社会中,农民消费结构的急剧转型,表达性消费、娱乐性消费、时尚性消费、仪式性消费等类型已是其生活消费的主要表现。在这些消费类型中,消费的符号性、竞争性、超前性以及消费的非理性化趋势等也随之成为农民消费行为中的主要特点。据此分析,我们认为农村社会中存在着一种消费分层机制,即农民的主动消费与被动消费,从而相应产生了在消费社会中处于主动与被动地位的消费阶层化现象。这种阶层化差异也逐渐在仪式性消费、时尚性消费和娱乐性消费中表现出来;根据此种……去看看

农民流动打工问题和新时期的劳资关系

引言:  众所周知,揭示“资本与劳动”之间关系的对立性质、并指出这种对立必然导致阶级斗争,都不是马克思的理论发现。本文当然也无意对马克思主义问世之前就已经被西方经济学家广泛共识的理论做任何创新;以下所有关于中国农村劳动力流动背景和不同阶段状况的概述,都不过是对经验过程的一般归纳;与意识形态领域的讨论无关。  既然不是以理论探讨为目的写的文章,本文所列出的基本数据也就不必精确:中国明确提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新体制”的1992年,陡然出现了4600万大规模流动的“农民工”;占那时11亿人口的不到4%。从那以后过……去看看

从比较优势到竞争优势

——兼论国际贸易的比较利益理论的缺陷   适应经济增长方式由粗放型向集约型的转变,我国的出口贸易和利用外资也要由单纯追求数量增长转向追求质量和效益。要实现这个转变,必须解决一个重大理论问题,这就是如何认识和发挥自己的优势。通常是依据传统的比较利益理论强调自己的自然资源和劳动资源相对丰富的比较优势。与此相应,在国际贸易战略上突出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本文的研究表明:单纯的比较优势,不一定能成为竞争优势。注重质量和效益的对外贸易不能停留在现有的比较忧势上,需要将这种比较优势转化为竞争优势。  一……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