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庄新论

“‘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二十一章)老子的“道”指的是化育宇宙万物的某种神秘的势能。这势能“周行而不殆”;当其耗损之时万物由“无”显现为“有”,而当其恢复之时万物又由“有”回归于“无”。“‘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一章)。前者为“道”之本体,后者为“道”之赋形。“无”以“有”为趋;“有”以“无”为归——而不生不灭的“道”则藉此循环不断实现自我更新,作为内在于“道”的一对矛盾,“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单音相和,前后相随”(二章)。处于显态的一方以处于隐态的一方为依托而发育,潜势耗尽就向对立面转化,从而恢复“道”的内在平衡,譬如植株,当其嫩芽方生之际郁郁葱葱,其中蕴涵蓬勃的生机;新芽以“失道”为代价发荣滋长,当其长成老叶之时即因内在生机耗竭开始枯萎脱落——而恒常的“道”则因自身的轮回永无穷殆之期。这化育万物的神秘的势能总是退居幕后,功成而不居,也唯其如此方可长为天地之主宰。作为宇宙本体的“道”不可言说,可以言说的只是它所显现的形迹,唯有脱略一切具体的形迹才能真正领悟“道”之存在。历史上很多伟大的哲学流派皆强调“人”在宇宙中的特殊地位,以“仁”、“理性”、“自由意志”等等界定“人之为人”;而老子则另辟蹊径,以弥满天地之“道”泯灭了物我界限,从而由一种超越个体的独特视角展开道家的人生哲学、历史哲学和政治哲学。

早在哲学思想史发端之际《道德经》就触及人的“异化”问题。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一-哲学手稿》着重论析资本主义制度下工人阶级的“异化”,而《道德经》探讨的则是某种带有普遍意义的人的“异化”现象。在老子看来,浑朴蒙昧、纯真稚拙之“无”实为涵养生命的真源,而心智发育由“无”而“有”的过程也正是人类离道失德,自我沦丧的“异化”过程。“载营魄抱一”的婴儿“未知牝牡之合而脧作,精之至也;终日号而不嗄;和之至也”(五十五章)。此时,内宇宙浑沌幽深、元气淋漓,充满旺盛的生机,而凿开浑沌的正是来自外界的“闻见之知”。“为学日益,为道日损”,理性随着知识的累积而发育,就象一束光线照亮了原本浑沌幽深的世界,使之日益明晰浅显。“重为轻根,静为躁君,轻则失根,躁则失君”(二十六章),元气耗竭,根本尽丧的浅人渐为“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的外境所异化,终于离开了精神的家园。浑沌幽深的家园原本无美无恶、无善无不善,“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二章)――觉其美善之时已是身在异乡。当“人”意识到外境之存在时也就见到了“我身”之影。“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十三章)――寓于现象界的“我身”目迷五色,往往依其本能臆断利害吉凶,从而堕入“道”之轮回而为变幻莫测的外势所左右。“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孰能有余以奉天下,唯有道者”(七十七章)。脱略“道”之形迹的有道者总是知雄守雌,重新回到浑沌幽深的精神家园,以一种超然的态度冷眼旁观外面纷纷扰扰的世界。他们推已及人,“以自观身,以家观家,以乡观乡,以邦观邦,以天下观天下”(五十四章);因其破除“我身”之执也就超脱了“周行而不殆”的“道”之轮回,从而在变化多端的时势中牢牢把握自身的命运。察察为明之俗人乃是蒙昧无知之婴儿的否定,而返朴归真之智者又是察察为明之俗人的否定,所以《道德经》五十五章形容其“含德之厚,比于赤子。”

个人的精神发展史乃是群体的精神发展史的一个具体而微的缩影。在文明发生之初,“小国寡民,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使民重死而不远徒。虽有舟舆,无所乘之;虽有甲兵,无所陈之。使民复结绳而用之”(八十章)。此时,涵养文明之“道”尚处于浑沌状态之中,犹如含苞的花蕾开始显露 无限的生机,为其所凝聚的文明成员相互融洽无间――尚未达到自我意识的“我”只是群体的一员,故而没有私有观念也没有与之相应的礼乐刑政。正是理性发育唤醒了“人”的动物本能及其自我意识,从此才有了人与人、群与群之间永无止尽的冲突和纷争。而浑沌状态的“道”也相应地由“无”而“有”,逐渐显现为道德规范和法律秩序以凝聚日益“异化”的文明成员――当其势能耗竭之际也正是“道”所维系的文明系统开始走向分崩离析之时。“故夫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三十八章)。我们今日归之于“文明进步”的种种现象在老子看来正是孕育文明之势能日益耗竭的朕兆。“古之善为道者,非以明民,将以愚之。民之难治,以其智多。故以智治国,国之贼;不以智治国,国之福”(六十五章)。一个政治共同体唯有当其成员之间的利害冲突逐渐消弭而内在凝聚力日益增强之际方能起衰而盛,所以明智的领导人总是绝圣弃智,使人民回到浑朴稚拙、安居乐俗的蒙昧状态以巩固国家的凝聚力。老子以为文明社会压制人性的政治无非“道”随着人类理性的发育不断异化的产物,而理想的政治正是初民社会那种人感觉不到政治存在的政治,所谓“太上,不知有之;其次,亲而誉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十七章)――“不知有之”的政治才是政治之本真。为国以正而权争以奇。作为政治哲学的老学将视点从纷繁芜杂的“有”移至其所依托的“无”,强调唯有通过培养无形的潜势才能真正巩固有形的权力――所谓“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十一章)。在错综复杂的政治形势背后隐藏着神秘的“道”之轮回,其由“有”而“无”的势位为柔弱的客位而由“无”而“有”的势位为刚强的主位。在政治角逐中若从长远的而非一时的利害计,应尽可能引诱对手将其权力所依托的潜势耗尽,进而使自己从中占到胜算。因而高明的政治家总是敏锐地调节己身所处的势位,自居客位而将主位让与对手,如此则可反客为主,柔弱胜刚强。没有儒墨“杀身成仁”一类的理想主义精神,老子作为冷静的现实主义者关注的是如何在实际的政治运作中趋利避害――此乃其后学流为申韩的根本原因。

《庄子·天下》以老聃为“古之博大真人”,然其学犹未至于极;唯有庄子“独与天地精神往来……其于宗也,可谓调适而上遂。”“道”于庄学既是“万物畜而不知”的宇宙本体又是“鱼相造乎水,人相造乎道”的精神归憩之所――二者应当如何协调?似乎可将《庄子》之“道”理解为自然演化所藉助的神秘的势能,在“人”则为生物界累级演进以迄人类的生命进化的长河。假设“自我”随着“道”之所趋游历这条生命进化之流――起初宇宙只是浑沌状态的“无”,渐渐地“无”随着动物感觉器官之发育开始显现为“有”,终于由隐而显呈现森然万象的“现象界”;而当生命之流经“天门”进入“本体界”之后,宇宙重新由“有”回归于“无”――此时森然万象的“现象界”已因“主体”之形成而沦为客观存在的外境。“天不得不高,地不得不广,日月不得不行,万物不得不昌,此其道与”!(《知北游》)。天地日月万物之存在无不藉助于作为自然演化之势能的“道”――当其尚未发生自我意识之时宇宙只在浑沌的“无”中存在,而当“道”之运行达于由“无”而“有”之时才开始以我们所能感知的形式呈现。这样理解未必符合《庄子》之本意,但唯有清在原作者那里尚为朦胧状态的认识才能圆满地解决庄学系统内部的理论困难。《庄子》所理解的“道”“在太极之先而不为高,在六极之下而不为深,失天地生而不为久,长于上古而不为老“(《大宗师》),乃是超越时空的宇宙本体而时空无非其在由“无”而“有”的阶段“覆载万物”之形式,“人”因其可顺“道”之所趋“以出六极之外”,而游于超越时空的“圹埌之野、无何有之乡”,从而得以将“时空”作为自己的认知对象――由此孕育人类的时空观念。在《庄子》的哲学系统中“天人”乃是一对由“道”所派生的范畴――在“人”而言随顺宇宙生命进化之流所趋为“天”而逆势为“人”;质而言之,“天”为与生俱来的无意识的先验自我而“人”则为“道”凝滞于外境所异化的有意识的经验自我。正是经验自我诱人沦落外境嗜欲逐利,从而失去天机盎然的宇宙本根。“夫在内,人在外,得在乎天〔《秋水》〕,“知天之所为,知人之所为者,至矣”(《大宗师》)。当“人”真正懂得“天人之际”时,也就体验到了作为宇宙本根的“道”之存在了,所以至人无己(经验自我),彻底超脱了现实世界的利害关系。

《庄子·大宗师》中有则故事,讲的是得道高人女亻禹  向南伯子葵叙述其体“道”的过程――“吾犹守而告之,三日而后能外天下;已外天下矣,吾又守之,七日而后能外物;已外物矣,吾又守之,九日而后能外生(性);已外生矣,而后能朝彻;朝彻而后能见独;见独而后能无古今;无古今而后能入于不死不生”。在宇宙生命进化之流的引领下,“我”依次超脱了森然万象的外境以及作为其影身的经验自我,最终抵达超越时空、不死不生的先验自我――“独”,从而与“旁礴万物以为―”的宇宙本根融为一体。古希腊奥尔弗斯教、中古基督教神秘主义派别、伊斯兰教的苏菲派、儒家的宋明理学以及印度各大宗教皆有自我与宇宙本体合一的修练方法――与之相比,庄子的“逍遥游”似乎更近于艺术经验而非宗教经验。“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者,其名为鲲。有鸟焉,其名为鹏,背若太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且适南冥也。斥安鸟 笑之曰:“彼且奚适也?我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间,此亦飞之至也,而彼且奚适也?”(《逍遥游》)时空之中的经验自我囿于此时此地,一如斥安鸟“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而超脱此时此地的先验自我则可随生命进化之流进入没有时空的艺术天地,“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不死不生的庄子“乘云气,骑日月,而游乎四海之外”(《齐物论》)――而当两千三百年后的读者念到会心之处,这位洒脱不羁的旷代天才便跨越历史时空翩翩而来,光临此时此地。自柏拉图以来关于美的本质的探讨即为西方思想史的一个永恒的主题,其实“美”只可体验而不可思索。盖因在“思”的过程中生命进化之流凝滞于来自外境的经验材料而无法畅通,而“美”的体验恰恰是由时空之中的经验自我顺流直抵超越时空的先验自我的“逍遥游”。“藐姑射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逍遥游》)――当我们终于见到这位不露庐山真面的“神人”时,就自然而然知道什么是“美”的本质了。

在庄子生活之世中国历史正因古代世界的“上帝”的退隐迈入“理性时代”。古典文明的崩解引发春秋战国以至秦汉之际五百余年的政治动乱,诸子纷纷起而创说,不懈地探索可以重新凝聚文明的理性时代的“上帝”――此即思想史上有名的“百家争鸣”。其时的墨学和名家一如近代西方的理性主义者热中于依据某种客观外在的标准检验认识的真伪,希翼以此取代退隐的“上帝”统一人们混乱的思想,这正是当时古典逻辑学兴起的深层原因。而至秦汉时代当中国文明完成自身的宗教革命之后,在灵魂深处寻到新的“上帝”的儒道两家终于取代了古代世界原始的天帝崇拜,而拥抱虚假的“上帝”的墨学和名家则因时过境迁永远退出了历史的舞台――曾经盛极一时的西方理性主义哲学似乎也因相似的原因开始日趋衰弱。《庄子》对当时理性主义思潮的入木三分的批评至今仍未失去其思想的光辉。“古之人,其知有所至矣,恶乎至?有以为未始有物者,至矣,尽矣,不可加矣。其次以为有物矣,而未始有封(界限)也。其次以为有封焉,而未始有是非也。是非彰也,道之所以亏(《齐物论》)。当作为生命进化之流的“道”凝滞于外境之时,囿于此时此地的经验自我以特定的时间和空间为视角注视外境――此即感性之知之缘起;而当“道”凝滞于作为外境之影身的经验自我之时,已异化为“心”的先验自我以特定的经验和性情为视角注视经验自我――此即理性之知之缘起。“道”之本质乃是奔流不息的生命势能而以凝滞为亏,故而“是非彰也,道之所以亏”。“一曲之士”永远以特定的视角看待问题,浑不知视角之确定即隐涵无数的盲点――“岂唯形骸有聋盲哉?夫知亦有之”(《逍遥游》)。其实角度一旦变换即可获得完全相异的观照,所以《齐物论》以为“天下莫大于秋豪之未,而以太山为小;莫寿于殇子,而彭祖为夭”。而蔽于一曲的“诸子百家”无不以为其学说已经垄断了“绝对真理”,相互以名相游戏“与接为构,日以心斗”――“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事实上“物无非彼,物无非是。自彼则不见,自是则知之,故曰:彼出于是,是亦因彼。……以指喻指之非指,不若以非指喻指之非指;以马喻马之非马,不若以非马喻马之非马也。天地一指也,万物一马也。”(《齐物论》),相异的认识从其特定的视角来看皆能成立也没有任何一方可以垄断“绝对真理”,所谓“举莛与楹,厉与西施,恢诡谲怪,道通为一”。与其以名相“判天地之美,析万物之理,”倒不如以“旁礴万物以为一”的“道”泯灭所有的是是非非。“秋水时至,百川灌河。泾流之大,两氵矣  渚崖之间,不辩牛马。于是焉河伯欣然自喜,以天下之美为尽在己。顺流而东行,至于北海,东面而视,不见水端”(《秋水》)。当精神随着生命进化之流“以出六极之外而游无何有之乡”,与宇宙本根融为一体的自我得以从无数的视角遍观事物也因而超脱了其中任何特定的角度,从而获得“原天地之美以达万物之理”的无知之知。

上一篇:自我与文明

下一篇:孟荀新论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起诉——为了李思怡的悲剧不再重演

没有人幸免于罪!   我们就是李思怡的地狱!   为无声的人发出呐喊   为无权的人捍卫权利   这是我们面对的   最严峻的社会和政治问题!   引言:为什么不能不写这本书?   一  2003年6月4日中午,家住成都市青白江区的李桂芳把三岁的女儿李思怡锁在家中,然后自己去金堂县“找点钱”。她在金堂县红旗超市偷窃两瓶洗发水时被保安抓获。随后被金堂县城郊派出所警察带回派出所。在确认李桂芳吸毒之后,城郊派出所报请金堂县公安局批准,决定依法对李桂芳实施强制戒毒。在此期间,李桂芳曾多次提出其三岁女儿被锁在家中,要求……去看看

城市农民工与城市中的非正规就业

一、非正规就业是中国城市农民工的就业主渠道  对于多数发展中国家的考察都证明,在20世纪末叶,非正规就业有了很大的增长。“在东南亚和南亚国家中,非正规部门在城市就业中的份额由70年代的40—60%上升到80年代的50—70%”。在东南亚的曼谷、雅加达、马尼拉,南亚的加尔各答、达卡,非正规部门在城市就业中的份额也呈现连年上升之势。起初,“多数国家都以为非正规部门只不过是一种过渡性的现象,它将随着经济发展而消失。但不幸的是,非正规部门并没有呈现任何衰落的趋势,相反还出现了扩展的情况。”尤其是在拉美国家,非正规部门劳动……去看看

如此民主决策

黄顺兴,农业及环境保护专家,1923年生,台湾樟化人。1942年毕业于日本农业高等学校畜牧专业,1964至1969年任民选县长,自1972至1980年任民选立法委员。1980年创办《生活与环境》月刊,1988年以来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大常委。   主要著作:环球之旅、历史的证言、台湾农业的前途、看大陆(1990)、走不完的路、北京见闻录(1993)。  ▲作为农业专家和环境保护学者,您1985年转道日本回来的时候,是否注意到大陆生态环境所面临的危机?是否了解三峡工程对环境的危害?  □几乎40年,台湾民众对大陆情况处于消息关闭和封锁状态。对大陆的……去看看

经济全球化:机会抑或陷阱

“经济全球化”恐怕是当下“曝光率”最高的字眼。随着“麦当劳”遍地开花、NIKE鞋满地走、因特网进入千家万户,全球化似乎也就成了人们的日常用语了。但是全球化究竟什么?全球化将对我们的生活产生何种影响?对此,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处于有关全球化的种种看法两端的是乐观与悲观的对立观点。乐观者认为全球化是阳光铺路的通往人类大同的坦途,而悲观者预言全球化将导致全球分裂化,是一个巨大的陷阱。两种貌似截然对立的看法,其实对立统一、相反相成。阳光与阴影同在,机会与陷阱并存,是全球化时代的客观现实。  我国是社会主义的……去看看

个性化经济的价值决定

新古典经济学的一般均衡理论为物品在新古典经济里面的价值决定提供了分析框架,即在给定的资源禀赋结构、偏好结构、技术结构和制度结构下,使得一个经济达到最有效率的资源配置的一切物品的价格与产量。新的、以个人知识的极大丰富为基础的经济,它的物品的价值是怎样被决定的呢?价值决定在新经济里面与它在新古典经济里面有什么样的不同呢?如果说,'价值决定'理论从古典经济学时代以来就是经济学领域的'皇冠'的话,我们不妨认为新经济的价值决定理论也是新经济的经济学领域里的'皇冠'了。眼下的国人和学者,尽管多有感叹,却对纯粹理……去看看

怀念小凯

7月7日一早,我在北京给小凯家里打电话。小娟告诉我,小凯在墨尔本时间7点49分病逝。虽然对此已有心理准备,但我仍然无法接受这一现实,忍不住悲从中来,失声恸哭。从二十岁陷入十年牢狱之灾到去世,小凯一生历经坎坷,在短短二十多年的学术生涯中建立了一个全新的经济学体系,成为蜚声世界的经济学大家。但是,他的生命也因此而耗尽。正值55岁的壮年,小凯生命的音符噶然而止。作为一代学术宗师和思想家,小凯是我精神的导师。现在斯人已逝,无尽的伤痛顿然袭来。当天晚上,我们在家里点燃蜡烛,用烛光和泪水,悼念小凯在天之灵。 一我和小凯的第一……去看看

普京与地方势力的较量

【摘要】普京针对叶利钦时期遗留的积弊,采取措施加强中央集权,同地方势力进行斗争。他把俄罗斯卸为七块,建立七个“联邦区”,任命七个总统“全权代表”,力求加强对地方的控制。同时要求改组联邦委员会(上院),使地方长官不得兼任上院议员,使中央有权解除地方长官的职务,并有权解散地方议会。普京的举措符合国家利益,得到社会广泛支持。【关键词】俄罗斯 联邦体制 改革【作者简介】王正泉,1935年生,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东欧中亚研究所教授。去年5月,普京在宣誓就任总统职务仅仅几天之后,就针对叶利钦时期的积弊,大刀阔斧地改革俄……去看看

中国地方政府间支出竞争研究

原载《管理世界》2009年第2期  摘要:分税制的实施在中国的多级政府体制内部形成了事实上的财政分权体制,这种财政分权体制使得地方政府在财政支出方面可能展开竞争。究竟这种支出竞争是否存在?如果存在的话,是表现为策略互补还是策略替代?利用1999~2005年中国省级面板数据,本文采用空间计量模型对以上问题进行了实证分析。主要研究发现包括:各省份人均实际本级财政支出总量和行政管理费支出表现出显著的策略替代特征,而各省份人均实际基本建设、教育、科学、医疗卫生、预算外等支出都表现出显著的策略互补特征;此外,各省份人均……去看看

从“史学革命”到“挖祖坟”

一九四九年中共执政后,“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渐成历史学家的使命。特别由于毛泽东“阶级斗争,一些阶级胜利了,一些阶级消灭了,这就是历史,这就是几千年的文明史”的说法之引导,以“阶级斗争”涵盖一切、解释一切的倾向日渐泛滥,对中国几千年历史一概否定、对农民起义一概推崇成了社会公论。经过始于一九五八年的“史学革命”,古代政治家、思想家、军事家甚至科学家、文学家,不是被说成是“统治阶级的代言人”,就是被定为“封建王朝的御用工具”,只剩下扯旗造反、上山落草的,才是英雄。正如毛泽东所说:“梁山的好汉都是些不甘受压榨……去看看

农村教育融资问题研究

   2009/10/01
(1.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北京100094,[email protected] ;2.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北京100732,[email protected] )  北京,2003年5月21日  「摘要」农村基础教育作为准公共品,具有很大的正外部性或者“邻里效应”。因我国许多农村地区农民收入低下,市场提供的基础教育产品数量不足以满足需求,政府提供将能扩大农村基础教育产品供给,保障人人享有义务性基础教育。保障供给也是我国义务教育法对政府的起码要求。政府应该在全国农村保障提供满足最低标准的基础教育产品,市场则可以根据公民的差别需求和偏好提供同样满……去看看

美国的难民政策与冷战外交

广义上说,难民是逃离本国、失去或不愿接受本国保护的人。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世界上出现了数以千万计的难民。接纳和安置这些流离失所的人本质上是一个人道主义问题,但在冷战时期,它又具有特殊的政治含义。 美国是战后世界上接纳难民最多的国家,但其难民政策并不是对所有难民一视同仁,而是包含着强烈的选择因素。冷战时期,美国对难民的选择是与其冷战外交密切联系在一起的。 一、难民政策与意识形态 对美国来说,难民政策的核心问题是选择问题,即接纳什么样的人入美的问题。一般而言,难民的流动标志着人心向背。而社会主……去看看

中共从“五四”教育遗产中吸取了什么

延安时期是中国共产党在民主革命阶段教育方针及理念基本形成的时期,本文所称的「延安教育」特指抗战阶段中共在以延安为中心的抗日革命根据地内所推行的教育方针及其实践。延安时期产生的有关教育的一系列概念和措施,在一定的程度上决定了新中国教育的性质和面貌,并由此影响了几代人的思维、知识结构和行为方式。然而,延安教育又是在五四教育的大背景、大环境下产生的,同样受到五四教育多方面的影响。对于这方面的情况,以往论者较少关注,本文试图探讨以下几个关键问题:中共从五四教育遗产中选择了什么?延安时期革命意识形态在选……去看看

懂深不懂浅的学问

1999.11.12   不久前发表了两篇关于学术的文章——《博士论文是怎样写成的》及《价格理论快要失传了》——获得颇大的反响。不幸的是,大声拍掌的都是学术界外的专业人士,学术界内的半点反应也没有。   最近收到柏克莱加州大学一位研究生的信,说他(显然是在网上)读到我的《价格》一文,一方面同意我的观点,另一方面不同意我主张以简单的理论来解释复杂的世界。这位同学认为简单的理论不切实际,脱离了现实。他说真实的复杂世界,是要以复杂的理论才能解释的。   我不知道这位同学所学的是哪一个新学派。我这一辈的理念是,理论……去看看

行政许可不必多多益善

行政许可绝对不是多多益善,我们目前的行政管理的思路往往是觉得某件事情重要,需要管起来,就设一个机构,搞一支队伍,然后习惯于行政审批制度(其中相当一部分是行政许可)。当然行政许可是十分必要的,就拿资格许可而言,注册会计师、律师、执业医师等,就是通过准入壁垒的设定,防止达不到水平的人行业妨害公众和社会利益。比如医生,他究竟是江湖骗子还是真正的名医,很难知道,所以必须发执照。同时对于行业许可而言,也是政府管制(government regulation)的重要手段,就拿药品为例,就存在经济学上说的严重的“信息不对称”,厂商拥有大量的信息,厂家……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