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的劫难与人的悲剧

  不是“过来人”可能很难想像,在50年代曾兴起过一个轰轰烈烈的消灭麻雀全 民运动;而“过来人”对这个“运动”的详情大多也不甚了了,更不知道其中一些 人物的命运。薛攀皋先生的《为麻雀翻案的艰难历程》(《炎黄春秋》1998第12期) 一文,详述了这段荒诞不堪的历史,读后不能不使人叹思良久。麻雀遭劫,最终导 致人的劫难。

  1955年,毛泽东在组织起草农业发展纲要草案,即《农业十七条》时,决定将 麻雀与老鼠、苍蝇、蚊子一起列为必除的“四害”。在这个草案的酝酿过程中,鸟 类学家郑作新等科学家提出麻雀实际吃谷有限,而吃害虫很多,因此是益鸟,不应 消灭。但这些生物学家的意见并未被接受,1956年元月经中共中央政治局讨论、最 高国务会议正式通过的《纲要草案》第27条规定从1956年起分别在五年、七年或十 二年内基本上消灭包括麻雀在内的“四害”。于是,消灭麻雀的运动正式兴起。在 这种形势下,许多科学家仍顶住巨大的压力,坦陈麻雀不是害虫,不应消灭。中科 院实验生物研究所的朱洗以历史为例,说明消灭麻雀的危害。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大 帝非常讨厌麻雀,在1744年下令悬赏消灭麻雀,一时间普鲁士的麻雀几乎绝迹。但 不久就发生大规模虫害,腓特烈大帝不得不收回成命,并从外国运来麻雀。生物学 家郑作新、薛德@、张孟闻、辛树帜、丁汉波、张作人等都以自己的研究为坚实的 基础,公开反对消灭麻雀。

  但是,这些生物学家的反对意见毫无作用。1958年,在“大跃进”的高潮中消 灭麻雀的运动也进入高潮。据不完全统计,从3月到11月上旬,8个月的时间中全国 捕杀麻雀19.6亿只!为此,《人民日报》还专门发文热情讴歌。不过,“惩罚”自 然之后,必然要受自然的“报复”。1959年春,上海等一些大城市树木发生严重虫 灾,有些地方人行道树的树叶几乎全被害虫吃光。在这种情况下,生物学家更强烈 要求为麻雀“平反”。然而,1959年7月10日下午在庐山会议的一次讲话上, 毛泽 东再次提到麻雀问题,颇为不满地说:有人提除四害不行了,放松了。麻雀现在成 了大问题。

  面对庐山会议后的“反右倾”强大浪潮,朱洗、郑作新、冯德培、张香桐等几 位科学家仍无所畏惧,继续为麻雀鸣冤。所幸的是,他们的强烈反对意见此时实际 得到中科院领导的支持,院方十分策略地决定以党组书记张劲夫的名义、以反映科 学家不同意见的方式写了《关于麻雀益害问题向主席的报告》,经胡乔木转报毛泽 东,并成立了“麻雀研究工作协调小组”。这份附有大量科学依据和分析的报告终 于打动了毛泽东,他在1960年3月18 日起草的《中共中央关于卫生工作的指示》中 提出:“再有一事,麻雀不要打了,代之以臭虫,口号是‘除掉老鼠、臭虫、苍蝇、 蚊子’。”当然,并不能说打麻雀打错了。4月6日,谭震林在二届人大二次会议所 作关于农业问题的报告对此十分委婉地说道:“麻雀已经打得差不多了,粮食逐年 增产了,麻雀对粮食生产的危害已经大大减轻;同时林木果树的面积大大发展了, 麻雀是林木果树害虫的‘天敌’。因此,以后不要再打麻雀了……”

  麻雀的劫难终于结束,但是,在几年后开始的“文革”之中,却开始了人的悲 剧。这些科学家被扣上利用麻雀做文章反对伟大领袖毛主席,反对“大跃进”,反 对最高指示……等种种罪名,受到残酷迫害。朱洗先生在1962年已经病逝,但此时 仍被扣上把伟大领袖毛主席同普鲁士腓烈特大帝相提并论、公开反对毛主席的罪状, 因此,竟令人发指地受到砸碑掘坟、曝其尸骨的“严惩”!

  从麻雀的劫难到人的悲剧,其中值得反省之处很多很多--为什么会作出这种 明显违反科学的决策,为麻雀“平反”与政治基本无涉、但其道路为何仍如此曲折, 这反映出决策、纠错机制的什么问题,这些科学家在“文革”中为何会受到如此迫 害,是何种教育、思想灌输使那些原来的“普通人”能做出对死者鞭尸扬灰这种令 人发指之事却还自以为非常“正义”……在在均引人深思。但此刻我只想说,那些 在艰苦条件下创造辉煌业绩、建立伟大功勋的科学家现在终于得到了应有的荣誉和 崇敬,而那些不顾个人安危防止了灾难产生或扩大的科学家,其实也应得到同样的 荣誉和崇敬,也应被后世永远纪念。当然,他们当年“犯颜直谏”并未想过个人名 利,但历史不应将他们遗忘。更重要的是,那种为真理不畏强权的嶙嶙风骨,应该 成为我们民族精神、文化的基柱,成为我们民族的灵魂。

上一篇:百年义和团

下一篇:“白”与“黑”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落地生根”?

Abstract:Based on the analysis of the survey data obtained in 1997,1999and 2000about rural migrants of the Three Gorges ,the paper describes the adaptationsituation of the migrants in the place of resettlement,it shows that the adaptationin everyday life is better than the aspect of labor ,and the latter is betterthan the mentality.By analyzing the influence factors on adaptation of the ruralmigrants of the Three Gorges,the paper point out that the types of resettlementand the care……去看看

我们时代的精神困境(二)

   2009/10/01
信仰与民主制度的关系,以及希腊城邦民主制度的局限  任不寐:信仰问题我想到至少两个,一个是在中国提出信仰的必要性。这个信仰的必要性或信仰为什么被我关注,我觉得是在两条线上走过来的。一个可以说是“上帝诞生于比较之中”,通过反省我们民族文化在世界文明史上的位置,150年来我们提出了很多中西文化比较的答案,最后留下了一个宗教问题。我发现,精神危机不仅仅是我们时代的困境,而是中国历史的常态。这是我走向上帝的第一条路。第二条路可以说是“基督呈现于反省之际”,面对无辜受难的人,我的邻居,一个孩子,我们什么也不能做,什……去看看

我国民事审级制度之重塑

内容提要:现代西方各国的民事诉讼审级制度虽有一定差异,但在实质上体现着相同的原理,或相似的功能配置方式,即均为三审终审的金字塔型审判结构,且三审法院分别由初审法院、上诉法院和最高法院构成,各自承担着不同的制度功能。而我国现行审级制度在许多方面与这些原理是相悖的,并随着我国社会的变迁,在近年来面临着越来越严重的危机。笔者认为,基于现代审级制度的原理、西方国家的经验以及我国的现实国情,可根据以下思路重构我国民事诉讼审级制度:针对不同类型的案件,建构多元化的审级制度;重新界定四级法院的性质和功能并据此对法院……去看看

政府干预、经济自由与企业家精神

作者简介:张晔(1976-),女,高邮人,南京大学长江三角洲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研究人员,南京大学商学院经济学系博士研究生。南京210093)  原载《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年第2期  摘要:一般认为,政府干预对企业家精神是不利的。然而这个判断是否符合我国这样处于经济转型阶段的、由地方政府推动经济增长的国家?我们使用2000年中国大陆除西藏外30个省市的截面数据,运用SEM 方法,考察政府干预、经济自由与企业家精神之间的关系,结果发现,政府干预虽然直接推动了企业家精神的增长,但阻碍了经济自由,最终阻碍了企业家精神的成长。……去看看

构造“民主工程学”:再论“县政中国”

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中国研究与亚太关系讲座教授  原载《当代中国研究》[2007年][第1期(总第96期)]  一、“县/宪政中国”:理论、实践和论争  拙作“‘县政中国’:从分权到民主化的改革”发表以来[1],得到不少关注,也引起了一些讨论和商榷[2].据报导,2005年以来中国政府有“强县”的行政举措[3],这一举措与我的思路有吻合之处,即重视县的治理功能,相应削弱省的功能。但中国目前的“强县”政策及其实践并无推动县级民主的迹象,更谈不到由此展开的在进程和制度两个层面准备全国民主的可能。在这个意义上,中国目前的“强县”政策……去看看

学术的边界?

最近有的学者指出:“目前学界的某些不良现象多与‘学术’的模糊有关,这里有学者本身的问题,许多在学术机构任职的人日益倾向于跨出本学科专业立言,且所论广泛而随意……”在这位学者看来,“对学术本身的认知开始模糊和混淆正是目前学界的主要问题,而抄袭等明显的弊端尚不足虑”。他总结道:“有一定的界限和某种程度的封闭性正是二十世纪初年起中国学人特别提倡的‘学术独立’之重要内涵,有所为有所不为更是古今学人立身必不可少的要素”。〔1〕从中我们不难体味到他对学术边界模糊的深深担忧。这里实际上提出了一个强化学术边……去看看

认同危机与美欧关系的结构性变迁

文章来源:《欧洲研究》2004年第5期 内容提要:冷战结束以来,美欧之间在世界观、安全观和治理观等方面的分野是造成当前美欧分歧的主要观念性成因。其直接结果和集中体现,是伴随着冷战后国际体系的结构性变迁而出现的美欧集体认同的危机。美欧各自的利己身份和集体身份的重新定位给传统的大西洋关系带来了革命性的冲击与变革。在大西洋关系结构性变迁的可能前景中,相比美欧分裂并对抗、美欧和解并合作而言,美欧形成新的既合作又竞争的平等关系,更具有现实性。关键词:美欧关系;认同危机;集体身份;结构性变迁因伊拉克问题而彰……去看看

中国三年大饥荒的触发及加剧之原因

50年前,中国曾发生过一场荒诞而惨烈的大饥荒。尽管这场饥荒的规模超过中国历史上的任何一次,也超过人类历史上的任何一次[1],但在中国的正式出版物上,特别是在教科书中,这场以无数农民的生命为主要殉葬品的饥馑的原因,至今仍然语焉未详。整整50年过去了,在这个经常教训周边国家要以史为鉴、并以拥有世界上最连续的书面历史记载而自傲的国家里,这场饥荒仍被顽固地称为“三年自然灾害”或“三年困难时期”。于是,这场饥荒的责任便被转移到沉默无语而不会自我申辩的“老天爷”头上,当局一厢情愿地希望人相食的炼狱景象会被淡化为记……去看看

重视和善于从事当代史研究

从所涵盖的时间长短来说,"当代史"(在全球及其各大区域、而非单个民族国家的当代史的意义上) 是个笼统和具有相当大伸缩性的概念。其终端不说自明,那就是现在, 但其始端却很难斩钉截铁般地断定,也很难就此在当代史研究者中间形成普遍的共识。例如当代国际关系史或许可以认为始于冷战结束和苏联瓦解,然而说它始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甚或始于(如巴勒克拉夫《当代史导言》所云)20世纪初年,也大有道理。不过,对这乍想来就笼统含糊的概念,可以下一个也不免是笼统含糊的定义,即当代史是关于这么一个直至现在的时代的历史:它的基本特征和性……去看看

谈WTO专家组审理案件的程序

一、组织会议(organizational meeting)    专家组成员选定,专家组正式组成后,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与当事方举行“组织会议”,商定时间表(timetable for panel proceedings)和工作程序(working procedures for the panel)。DSU的要求是,在与争端各方磋商后,专家组成员应尽快并在可能的情况下,在专家组组成及职权范围议定后一周内,决定专家组程序的时间表;在确定专家组程序的时间表时,专家组应为争端各方提供充分的时间准备陈述;专家组应设定各方提供书面陈述的明确最后期限,各方应尊重此最后期限;专家组的程序应提供充分的灵活性,以保……去看看

天津娼业改造问题述论:1949-1957

(南开大学历史学院,天津300071)  原载《中国社会历史评论》2004年第2辑  摘要:本文通过对二十世纪四五十年代之交天津市娼业概况及其影响的背景叙述,衬托出建国初期中国共产党人在接管大城市过程中清除娼业这一社会毒瘤的信念。此时,由于天津刚刚解放,经济上处于不稳定的状态,过于快速的娼业封闭及改造,会导致政府无法解决的经济压力,这是天津有别于京沪娼业改造作法的根本原因。天津市政府采取了限制、逐步改造娼业的方针,并在公娼取缔过程中采取有力措施处理游妓暗娼问题的作法予以了全景式描述,较为详尽地展现了新旧政权交……去看看

2005年文化再盘点

2005年的文化现象在年终时受到各式各样的总结、点评,这不是因为这一年文化方面可圈可点之处甚多,而是因为只有几只猴子在如来佛的手心翻筋斗,容易吸引和集中人们的目光。尽管2005年的文化现象多半是乏善可陈,但有关的评论更是乏善可陈,所以值得重新议一议。  国学热。2004年的“少儿读经”、“文化保守主义年”之说已经使国学成为热门话题,2005年国学派趁热打铁,急剧加温。这样的加热升温,2006年怎么办?我的良好祝愿是不要打摆子,中国的事情,往往是进两步就要退三步。人们记忆犹新,10年前的那一次国学热,来势也是迅猛异常,但不到两……去看看

2004年世界发展大势评析

作者: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回顾2004年,伊拉克战争引起的世界性震荡逐渐转化为地区性动荡,世界再现总体平稳态势。然而,围绕和平与发展问题,国际关系进入新世纪以来发生的若干深刻变化仍在继续,一些具有规律性的特点和趋势进一步显现。 一、国际形势保持总体稳定,但局部性的战争、动荡与紧张有所加剧,不确定因素增多 2004年,国际形势保持总体稳定,主要得益于大国关系的相对平稳。这集中体现在三类关系上:第一,谋求单极世界格局和国际秩序的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美国与其他抵制单极化、主张多极化的各大国之间围绕伊拉……去看看

商品经济和知识分子

写下这个题目,自己先吓一跳。不过是与商品经济和知识分子的社会心态有关的一点读书心得,却用了个颇有自诩权威之嫌的论文题目。也罢。既然想不出更稳妥的,权且将就着用吧。  教授杂货铺  校园里的教授杂货铺开张已逾半年。人们平静地接受了这一事实,既不会欢呼或眼红,也没有责难或叹息。如此麻木不仁,很使一些北方来的朋友感觉诧异。  老板固非教授本人,而是教授的老伴。三十年来,教授一直是系里的骨干教师,学问、外语和人品,皆丰口碑。一家曾长期分居,两头挣扎。多亏党的知识分子政策,十年前得以团圆。无奈老伴原是民办教师……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