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涤狂热

  90年代是一个平静反思的年代。

  由政治人物鼓荡了近一个世纪的社会狂躁运动,终于可以由思想家接手过来,放到书斋里,装入大脑中,反复推敲,冷静批评,为其做历史的定位。于是,不论是激荡人心的社会主义,或是面目不清的资本主义,不论是自由、民主、平等一类的政治理念,或是革命、造反、改良一类的行动方式,都经由思想家的过滤,去掉涂画在上面的意识形态杂质,还其反映一定社会内含的学术概念、分析社会的学理工具之本来面目。这样,使我们免除在二十世纪的大多数时间里,一想到某个政治概念,心理就发热、行为就冲动,就要打倒、就要批臭、就要踏上一只脚叫它永世不得翻身的可笑与幼稚。思想家所做的这种工作,正是一种洗涤狂热,使我们返之于冷静和理智的工作。

  德裔英籍的著名社会学家拉尔夫。达伦道夫是从事这项工作中声望卓著的一位。还是在八十年代末期,他便以自己对人类社会时代变迁的洞彻性观察,对二十世纪进行富有社会理论色彩的总结与分析。从而,写下了篇幅不大,但脍炙人口、极富启发的《欧洲革命之反思》(汉译名为《新欧洲四论——寄到华沙的信)。从书名上可以看出,他的这本书是仿英国著名政治学家伯克《法国大革命之反思》而作的。两本书的基本意图是相同的:都是要对一场以高尚的名义展开的、规模浩大的社会震荡,进行根坻上的批评。在一片赞扬声中,对人们进行精神镇静,使人们能够较为平静地对待社会的大运动,不至于再发生此类情况时,盲目地卷入其中,以至于还在不明所以之时,便丧失掉一切。两部书所作的时间,也都是在一场社会剧烈的震动刚刚结束之时。一般说来,在这种情况下,观察者或批评者可以保有一种亲临现场的优势,以历史亲证者的身份,为后来者提供一份宝贵的理智运作记录。不致于使我们这样的历史遗产继承者,对历史有一种无法克服的隔岸观火感、或隔鞋搔痒感。为我们具备起码的社会理智提供一个可靠的理论条件。当然,比较而言,达伦道夫的洗涤狂热,更具有一种切近性。这不单是指他以一个当代人的身份在说话,更主要是指他对一场持续了近一个世纪、在我们生活的当下才宣告结束的社会动荡,有一种时事之外和一般人身经历之上的独到评论,满足了我们必有的切肤痛感后去痛定思痛的现实要求。

  经他的提点,我们觉悟到,在二十世纪中鼓舞了大多数人的神圣观念,导致的却是与我们的想象完全相反的封闭社会与人身奴役。那些越是令人激动的观念、越是使人狂热的“革命”,越使我们陷入一种无法自拔的失败与绝望境地。在这个意义上说,越狂热便越可怕。传统社会主义的失败,或许可以算是一个注解。对于人类来讲,没有比彻底解放和自做主人更令人激动的了。但是,越高的许诺越难兑现。越崇高的事做起来越容易陷入卑劣。一种对人而言不得不崇高的社会,必定是一个充满了强制和镇压的社会。传统社会主义所采取的单一所有制形式、僵硬的计划模式、崇高至极的典范推广运动、以及对多元的断然拒斥,所导致的社会悲剧,已为我们耳熟能详。狂热已使我们偿付了高昂的社会生活代价。

  说到这里,您也许马上会把达伦道夫视做一个反社会主义竭斯底里的人物。如果真是如此的话,他的意义也就十分有限了。事实上,他并不认为资本主义就比社会主义来得优越。也不认为资本主义能够取代社会主义。其实,只要是一种体系化的东西,就意味着封闭和奴役。因而,他呼唤一个可以使人类正常生活的开放社会。在这样的社会里,狂热和盲目的冲动降到了最低点。暴力和强控成为社会生活的多余。人们可以在社会生活中和平地交往、以非暴力的方式改变政府的制度,形成真正民主的政治生活方式。人们也可以让供应与需求两股力量自由地发挥作用,建立有效的市场经济秩序。当然,人们还可以根据分工或趣味以及其他理由,建立有益于保卫公民权益的多元并存的自主团体,使一个有良好组织的公民社会与有组织化地运用权力的政府良性互动。唯有如此,社会才可能提供给人民以真实的权利与自由。无疑,这比任何专门激动人心的乌托邦,要值得期望得多。达伦道夫的这一陈述,比起一些以八十年代的社会变局来论证某一主义的大失败、或某一主义的大胜利的论调,不知要高出多少。这是一个持真正自由主义立场的社会理论家才会有的平情之论,也是一个洗去了狂热、保持了冷峻理智的理论家独有的思想优势。

  从当代史对于我们所具有的亲近感来说,达伦道夫的这本书对于我们中国人,应该说更有一种历史启示录的意义。在近三十年的历史进程中,我们以种种使人狂热的政治理念,激动人心,搅扰社会。民主、市场、公民社会一类的现代理念,离我们远去。因而,秩序、进步、安宁也就与我们疏远。我们忙于“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盯着“社会主义的草”、强调“狠斗私字一闪念”、以为“穷得光荣”。结果,不但社会生活乱糟糟,而且,个人的起码尊严与自由也得不到保障。扫除了狂热的阴霾,进行了改革开放,我们才醒悟狂热与激情本身是不解决任何问题的。理智的思考与冷静的筹划,才能给我们显示出一条真正民主、社会发达与自由、安宁、和谐的进路来。近二十年的改革开放成就史,不能不说是对达伦道夫论点的一个佐证。而他在书中对中国表示的期望,也证明了一个自由思想家的先见之明。

  (《新欧洲四论——寄到华沙的信》,拉尔夫·达伦道夫著,〖香港〗商务印书馆1992年版)

上一篇:审读“现代”

下一篇:反省法国大革命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宏伟纲领

2002-12-05  十六大关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理论和纲领,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的丰富与发展,为全党和全国人民指明了在新世纪新的发展阶段继续前进的方向。   中国社会经济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关于我国进入和建设小康社会的判断,以及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目标的确立,是根据我国现代化建设的客观进程和社会经济发展阶段性变化的实际情况做出的。   统计资料确凿地表明,人们从现实生活中也切身感受到:经过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20多年的改革和发展,我国社会经济面貌发生了深刻的历史性变化。当人类社会跨入21世……去看看

信贷政策与产业结构调整

产业结构调整从根本上说是一个社会资金的部门流向问题。每一个部门和企业的生存和发展都需要资金,离开了持续性的资金供给,任何一个部门和企业都不能满足和抵偿债务要求,只能退出市场。有了持续性的充足的资金供给,一个企业、一个部门便能得到开展正常的经营和投资活动,得到发展。因此,社会资金在各个企业和部门中配置和流向,实际上就决定了这些企业和部门的生死存亡和此消彼长,也决定了国民经济中的产业结构及其调整。快速增长的部门和企业之所以能够得到快速增长,根本原因是这些部门和企业拥有良好的市场前景和赢利前景,能够为……去看看

政府何必与民争利?

对于启动市场,有两个方面可能是重点。  一个是收入,没有收入就不敢消费,也不敢投资。抓市场,第一位就是政府在认识上要让个人、让企业更好地从市场当中去赚到钱,这一条是分析所有市场问题的立足点。   举几个例子:97年我们在中山调查,外地民工进中山,农民一进来,当地劳动部门一个镇的农民工管理费收了400万,顶内地一个省。马上就有人眼红了,四川、湖南、江西的劳动部门纷纷派人过来,名曰“追踪服务”,其实就是追踪收费。农民打工先要一个卡,还要一个证,每年要重新去注册、交费,否则就不合法。结果到了今年7月份,中山很多鞋厂招不到……去看看

从内部看哲学的半个世纪(下)

卢德平 译  自从《哲学研究》一问世,对规范性的满意和不满意,都和对语言的混论状况的满意和不满意纠结在一起。也和这样的事实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在一定语境中完全适用的语言,也许根本满足不了哲学家和逻辑学家所要求的"严格"和"明确"标准。同时,也与我们想否认所有这些混乱局面,并强迫语言和思想适应此种或彼种无法整体划一的表现形式的愿望联系在一起。尤其是,"认知科学家"(或这样看待自己的哲学家),常常认为,似乎存在着一种信仰的本质,比如,好像相信某物,是属于这样一种问题:"大脑把语句放置在信仰之匣。"(我没骗你。)在《哲学研……去看看

马克思论民主的一般概念、普遍价值和共同形式

俞可平在这篇新作中认为,马克思的民主思想并没有离开人类民主理论和实践发展的长河,正是因为马克思充分吸取了人类创造的一切民主政治的优秀成果,才使他实现了民主思想史上的革命性飞跃。论及马克思的民主理论,一般都会想到马克思强调民主的阶级性,强调民主与专政的不可分割,强调民主的经济基础,等等。这无疑抓住了马克思民主观的特点和要害。但是,正像“民主制才是普遍与特殊的真正统一”一样,马克思的民主理论也是普遍与特殊的真正统一。马克思民主理论的普遍性一面,却常常被人忽视。本文试图通过考察马克思对民主的一般概念、……去看看

人类所知道的社会体制其实一共只有三种

先生、女士们:   1979年伦敦经济事务研究院邀请我写一篇500字左右的文章,谈谈“中国可能的变化”。为此,我于当年访问了广东省。访问之后我就开始思考中国社会的经济发展问题。但是要写一篇只有500字的文章来预测中国将来会发生什么,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所以我对他们说不行,我不愿意给你们写这篇文章。但他们一直督促我,希望我能够给他们写一点东西。大约在1981年的四、五月间,我写完了文章的初稿,这个初稿大大超过了500字,达到约2万多字。在把这篇文章送交伦敦经济事务研究院之前,我把它寄给了我在美国的一些同事,想听听……去看看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研究综述

作者:美国加州理工学院图书馆馆员   原载《当代中国研究》[2003年][第4期(总第83期)]  中国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1]始于20世纪50年代,在“文革”中形成高潮,又在70年代末猝然结束。对“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和“知识青年”群体的历史评价,一直是社会各界、特别是当年的“知青”密切关注的事。  到现在为止,国内外已经积累了相当数量的有关“知青”的研究成果,但很少有关于这些文献的总体介绍。本文拟就20多年来“知青”研究方面的情况作一概略综述。文中的论述、资料的选择和篇章数字的统计都集中在“知识青年……去看看

中国当代中产阶层的构成及比例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   原载《中国人口科学》2003年第6期  「内容提要」文章基于对全国抽样调查数据的分析,以职业、收入、消费和主观认同4个指标,估计了目前中产阶层在总人口中所占的比例,并考查了其构成特征。数据分析显示,以单项指标估计的职业中产、收入中产、消费中产和主观认同中产在人口中已占有相当比例,但若以综合指标定义的中产阶层则人数极少,而且他们主要集中于大中城市的某些部门和行业中。文章的结论是,就其规模和综合特征而言,中国还未形成确定的现代中产阶层,但在大都市中,少数的中产……去看看

农村土地集体所有权的实践悖论、诠释与出路

家庭承包制使农村单一的土地产权结构变成了两权分离的多元化产权结构,即集体所有权与承包使用权分离。这一改革的功绩是有目共睹的,促进了农村经济的发展,较好的解决长期困扰我国的温饱问题。但是目前这种以集体所有权为主导的地权结构也存在许多令人不解的悖论。笔者认为,这些悖论在现有的农村经济、政治管理体制框架内,难以从根本上解决。   一、农村集体所有权的悖论分析   虽然现在法律规定乡村集体为农村土地的所有者,《宪法》第九条规定“农村和城市郊区的土地,除法律规定属于国家所有的以外,属于集体所有;宅基地和自……去看看

中国独生子女研究:回顾与前瞻

内容提要:二十多年来的独生子女研究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在十个主要的问题上得出了一系列结论。但目前的研究在学科视野、研究角度、对象、理论、方法等方面还存在不足。文章指出:在新世纪中,独生子女研究应重视和加强对青年独生子女的社会适应性、独生子女的婚姻与家庭、独生子女对社会发展的影响等宏观性、潜在性问题进行探讨。  关键词:中国独生子女/研究状况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在中国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发生了两件具有重大影响的历史事件:一是改革开放,二是人口控制。二十多年过去了,改革开放已使得整个中国社……去看看

浅析中美政治文化研究的差异

继50年代中期美国政治学界开创政治文化研究领域后,中国政治学界在80年代也开始了政治文化研究的尝试。1987、1994年相继两次召开了全国性的“中国政治文化学术研讨会”。随着有关政治文化研究的文章、译著、专著不断问世,这方面的研究已经成为公认的一个专门研究领域。特别是在中外政治文化比较研究方面,以天津师范大学的徐大同教授为代表的研究群体,自90年代后期以来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不过,虽都是政治文化研究,而且在专业术语和一些概念上不无彼此沿用之处,但中美政治文化研究之间却存在显著的差异。从内容上看,中国的……去看看

公立医院的体制改革与治理

原载《江苏社会科学》2006年第5期p72~77  「作者简介」李卫平,卫生部卫生经济研究所卫生发展与战略研究室研究员。100083  「内容提要」本文通过回顾中国公立医院改革历程,分析其改革政策,认为政府财政补助不足、不规范的市场、扭曲的医院服务定价政策,以及政府管制和公共治理能力不足是造成目前医疗费用上涨、资源缺乏配置效率的深层次原因,而现行的治理结构又是导致公立医院费用上涨、效率低下的重要原因。正如公立医院所有者职能不统一,缺乏评估公立医院组织绩效的手段,对公立医院院长缺少有效的激励约束机制等导致公立……去看看

辽沈战役概述

一、从陈诚的雄心勃勃谈起当1946年下半年起到1947年上半年止,人民解放军已经击退了蒋介石数百万军队的疯狂进攻,并消灭了蒋军100多万,迫使蒋介石转入全面防御的时候,蒋介石集团的内部矛盾也日益加深。各级高级将领及部队长如顾祝同、刘峙、熊式辉、汤恩伯、杜聿明等均对陈诚表示不满。因为他自任参谋总长以来,飞扬拔扈,任用私人,排除异己;装备补充,多偏重他的嫡系部队,而对其他各部队多予克扣留难;以至众怨沸腾,议论纷纭,造成大部分失业高级将领在南京紫金山孙中山灵前“哭灵”的事件。当时蒋管区社会秩序败坏,军纪废弛,曾流行着“军……去看看

50年代法学界的“百家争鸣”及其历史命运

作者:河海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1950年代,在“双百”方针的号召下,法学界展开了第一次“争鸣”。它反映了建国初期法学的发展状况,也折射出不同社会力量的冲突和整合。随着形势的变化,学术争鸣逐渐演变为意识形态斗争和政治运动,法学的学术品格曲尊于政治强权的威力。这次争鸣在很大程度上奠定了当代中国法学研究的基调,影响着法学在当代中国应有的科学价值和学术地位,甚至于中国法学界后来几十年的基本走向。 一、法学界的“百家争鸣”   1953年,中宣部就中国历史研究中的一些争议问题请示毛泽东,毛泽东回答说:“把稿子印发给……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