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注释:
 
[1]目前历史学家查阅有关1956年危机的档案文献,除了去俄国、匈牙利、波兰的档案馆外,还可以去布拉格的中央国家档案馆(SUA)和军事历史档案馆(VHA),以及柏林的前东德共产党档案馆(SAPMDB)。此外,美国国家安全档案馆(National Security Archive)也收藏了各种文字的有关这两次危机的档案文献。

[2]见Исторический архив,1993,№4、5、6;Csaba Békés,New Findings on the 1956 Hungarian Revolution,Cold War International History Project(CWIHP)Bulletin,Issue 2,1992,Woodrow Wilson 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Scholars,Washington;Mark Kramer,Hungary and Poland 1956:Khrushchev's CPSU CC Presidium Meeting on East European Crises,24 October 1956,CWIHP Bulletin,Issue 5,1995;Leszek Gluchowski,Khrushchev,Gomulka,and the “Polish  October”,CWIHP Bulletin,Issue 5,1995;Mark Kramer,The “Malin Notes” on the Crisis in Hungary and Poland,1956,CWIHP Bulletin,Issues 8-9,1996/1997;A. Werblan,J. Stepien,Rozmowy kierownictwa PZPR z delegacja KPZR. Nieznane dokumenty z pazdziernika 1956r.,Dzis,nr.4/1995;Andrzej Werblan,Rozmowy Wladyslawa Gomulki z Zhou Enlaiem w 1957r.,Dzieje Najnowsze,Rocznik ⅩⅩⅨ,nr.4/1997。感谢波兰华沙大学扬·罗文斯基教授为笔者提供了波兰档案公布的情况。

[3]见Janos Rainer,The Yeltsin Dossier:Soviet Documents on Hungary,CWIHP Bulletin,Issue 5,1995,pp.22-24。

[4]Csaba Békés,Malcolm Byrne,and Christian Ostermann ed.,The Hidden History of Hungary 1956: A Compendium of Declassified Documents,Washington:The National Security Archive,1996.

[5]见В.К. Волков и т.д.,Советский Союз и венгерский кризис 1956года,Документы,Москва:РОССПЭН,1998;Csaba Békés,Malcolm Byrne,and Janos Rainer ed.,The 1956 Hungarian Revolution:A History in Documents,Budapest and New York:Central European University Press,2002。实际上,在研究中可以利用的还有东德、保加利亚和南斯拉夫的档案文献。

[6]相关的研究成果不断涌现,特别值得重视的有以下一些:波兰学者Tony Kemp-Welch的论文讲述了波兰危机的起因(Khrushchev’s “Secret Speech” and Polish Politics:The Spring of 1956,Europe-Asia Studies, Vol. 48,№2,1996),而Leszek Gluchowski的文章则详细讨论了波兰危机的过程,特别是波兰内卫部队的作用(The Soviet-Polish Confrontation of October 1956: The Situation in the Polish Internal Security Corps,CWIHP Working paper №17,1997),俄国学者В.Л.Мусатов和Л.Я.Гибианский的两篇论文研究的是匈牙利事件以及苏联在其中的作用(СССР и венгерские события 1956г.:Новые архивные материалы,Новая и новейшая история,1993,№1;Н.С.Хрущев,Й.Броз Тито и венгерсий кризис 1956г.,Новая и новейшая история,1999,№2),美国学者Mark Kramer的论文专门讨论了苏联在这两次危机中的决策过程(New Evidence on Soviet Decision-Making and the 1956 Polish and Hungarian Crisis,CWIHP Bulletin,Issues 8-9,1996/1997),匈牙利学者的论述集中反映在两本论文集中(Terry Cox ed.,Hungary 1956——Forty Years On,London: Frank Cass Publishers,1997;Jenö Györkei and Miklós Horváth ed.,Soviet Military Intervention in Hungary 1956,Budapest: Central European University Press,1999),而Csaba Békés的文章(The 1956 Hungarian Revolution and World Politics,CWIHP Working paper,№16,1996)和Johanna Granville的专著(The First Domino: International Decision Making during the Hungarian Crisis of 1956,Texas A&M University Press,College Station,2004)则重点研究了西方大国对事件的政策及其影响。此外,Granville在另一篇文章(1956 Reconsidered:Why Hungary and Not Poland? The Slavonic and East European Review,Vol.80,№4,October 2002)中,还对这两次事件进行了比较研究。

[7]例如Granville在其300多页的专著中,提到中国和中国领导人的地方仅有几处。就笔者所见,研究中国与波匈事件关系的,只有美籍华人学者陈兼(Chen Jian)在“冷战与中苏关系”国际学术讨论会(1997年,北京)提交的一篇论文(Beijing and the Hungarian Crisis of 1956),后来被修改并扩展为他的一部在西方很有影响的专著(Mao’s China and the Cold War,Chapel Hill & London: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Press,2001)中的一章。

[8]从学术研究的角度看,除一些通史类著作对此略有涉及外,主要是一些回忆录,如在刘少奇访问莫斯科期间担任翻译的师哲的回忆录(《波匈事件与刘少奇访苏》,李海文整理,《百年潮》1997年第2期)、时任中国驻波兰大使王炳南的文章(《1956年波兰“十月事件”的回忆》,《国际问题研究》1981年第1期)和当时驻波兰使馆工作人员骆亦粟的文章(《1956年“波兰事件”和中国的政策》,《外交学院学报》1997年第3期),比较集中谈到中国对事件的反应和作用的是吴冷西的回忆录(《十年论战(1956-1966):中苏关系回忆录》,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9年)。至于研究著作,涉及波兰问题的有一些论著,如王逸舟的《波兰危机》(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88年)、刘祖熙、刘邦义的《波兰战后的三次危机》(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1992年)等,其中论述10月事件的内容均比较简略,且使用的资料已显陈旧。利用最新解密档案研究匈牙利事件的唯一学术成果,应属胡舶刚刚出版的博士论文《冷战阴影下的匈牙利事件:大国的应策与互动》(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年)。该书辟专章讲述了中国与匈牙利事件的关系,其结论是“中国的影响是居于次要地位的”(第250页)。在笔者看来,这个结论似乎过于简单。

[9]令人欣喜的是中国外交部档案馆现在已经对外开放,而且解密的文献年限在1-2年后即可到1960年,学者期待的是那时可以看到有关波匈事件的中方档案。

[10]过去中国官方对匈牙利危机的定性是“反革命事件”,公开出版的史料也仅限于匈牙利工农革命政府当时公布的文献,如匈牙利人民共和国部长会议新闻局编的《匈牙利事件中的反革命势力》(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1958年)和《纳吉·伊姆雷及其同谋者的反革命阴谋》(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1959年)等。其实,早在1980年代末匈牙利政府就已经为1956年的事件平反了(详见Terry Cox,Reconsidering the Hungarian Revolution of 1956,Terry Cox ed.,Hungary 1956,pp.1-13),外人又何必为此战战兢兢?至于这次事件能否算作“起义”或“革命”,那只是一个学术问题。

[11]应该承认,除中国档案外,已经发表的各国文献和口述史料不是太少,而是太多,其中充满了矛盾和疑点,这就需要研究者认真解读,小心考证。限于篇幅,本文只以经过笔者梳理和对比后确认的材料构成叙述主线,至于许多史料和论著中的偏差和舛误就不再一一指出了。

[12]笔者对这一观点的论述详见《从大国合作到集团对抗——论战后斯大林对外政策的转变》(《东欧中亚研究》1996年第6期)、《共产党情报局的建立及其目标——兼论冷战格局形成的概念界定》(《中国社会科学》2002年第3期)、《斯大林与铁托:苏南冲突冲突的起因和结果》(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年)。有关战后初期苏联与东欧各国关系以及共产党情报局的俄国档案文献已有大量译成了中文,可参考最近出版的《苏联历史档案选编》(沈志华执行总主编,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2年)第7、17、19、22、23、24、26卷。

[13]有关资料除可以参见俄国学者近年发表的极其丰富的研究成果外,最值得注意的是俄国不久前出版的专题档案文献集:Т.В.Волокитина и Г.П.Мурашко,Советский фактор в восточной европе(1944-1953),Т.2,1949-1953,Документы,Москва:РОССПЭН,2002。

[14]А.А.Фурсенко,Президиум ЦК КПСС 1954-1964,Том 1,Черновые протокольные записи заседаний,Стенограммы,Москва:РОССПЭН,2003,с.906。

[15]АВПРФ(俄罗斯联邦对外政策档案馆),ф.0122,оп.40,1956г,п.336,д.10,л.31-32;А.М.Орехов,События 1956 года в Польше и кризис польско-советских отношений,ИРИРАН,Советская внешная политика в годы 《холодной войны》(1945-1985):Новое прочтение,Москва,1995,с.222-224。

[16]3月15日,以赫鲁晓夫为首的苏联代表团来到华沙,并参加了波兰统一工人党六中全会。有材料说,奥哈布由于其在党内的中间立场而倍受苏共中央的青睐,尽管赫鲁晓夫本人有自己的考虑。但重要的是,经过激烈争论,波党中央书记处决定将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付印交与各级党组织组织讨论。见Орехов,События 1956 года,ИРИРАН,Советская внешная политика,с.223。

[17][波]扬·普塔辛斯基:《哥穆尔卡的改革探索》,于欣等译,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1992年,第27-28页;[英]本·福凯斯:《东欧共产主义的兴衰》,张金鉴译,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年,第135-137页。对于当时波兰的社会状况,新华社记者在内部曾有一篇非常详细和生动的报道,见新华社编:《内部参考》第1895期,1956年6月1日,第585-597页。

[18] 有关波兰危机形成的原因,特别是党内改革力量(普瓦夫派)和保守势力(纳托派)斗争的详细情况,可参见Tony Kemp-Welch,Khrushchev’s “Secret Speech”and Polish Politics;A.Werblan,Czy Chinczycy uratowali Gomulke?,Polityka,26 Ⅹ 1991r.。笔者请陈世泽先生翻译了Werblan的波兰文论文,才得以了解其内容,谨在此表示感谢。

[19]В.Л.Мусатов,СССР и венгерские события  1956г.:Новые  архивные  материалы,Новая и новейшая история,1993г.,№1,с.4-6;Б.Г.Путилин,Будапешт-Москва:год 1956-й,ИРИРАН,Советская внешная политика,с.242-248;Волков и т.д.:Советский Союз,с.28-30、35-40、85-87;Гибианский,Н.С.Хрущев,Новая и новейшая история,1999,№2,с.12.

[20]APRF(俄罗斯联邦总统档案馆),f.39,op.1,d.31,pp.45-46。转引自Odd Arne Westad,Brothers in Arms: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Sino-Soviet Alliance(1945-1963),Stanford: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1998,pp.299-300。

[21]АПРФ(俄罗斯联邦总统档案馆),ф.45,оп.1,д.328,л.11-50.

[22]АВПРФ,ф.07,оп.22,п.36,д.220,л.48-51;АВПРФ,ф.0100,оп.42,п.288,д.19,л.32-33.

[23]И.В.Ковалев, Диалог Сталина с Мао Цзэдуном,Проблемы дальнего востока,1992г.,№1-3,с.89.

[24]刘少奇致中共中央书记处电,1949年7月27日;Ковалев,Диалог Сталина с Мао,с.78-79;师哲口述:《在历史巨人身边——师哲回忆录》,李海文整理,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1年,第412页。

[25]АВПРФ,ф.07,оп.22a,п.13,д.198,л.1-2.

[26]中国驻华沙使馆报告了波兰人听到中国出兵的消息后无比兴奋的状况(中国外交部档案馆,109-00083-03,第2-3页),作为中国首批驻苏联的外交官,荣植先生也曾向笔者讲述过同样的情况。

[27]参见裴坚章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史(1949-1956)》,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1994年,第44-77页。

[28]供中共高级干部阅览的《内部参考》在这一时期连续不断地大量刊登对东欧的报道,就是一个证明。

[29]《内部参考》第1817期,1956年3月5日,第17-19页。另据新华社记者报道,在波兰有人因不了解毛泽东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中的几个论点而未能通过哲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考试。见《内部参考》第1919期,1956年6月28日,第719-720页。

[30]《内部参考》第1895期,1956年6月1日,第588页。

[31]《内部参考》第2013期,1956年10月8日,第820-822页。

[32]《内部参考》第2033期,1956年10月24日,第1209-1210页;第2211期,1957年5月7日,第26-27页。2004年4月17日笔者采访骆亦粟记录。

[33]János Rádvanyi,The Hungarian Revolution and the Hundreds Flowers Campaign,The China Quarterly,№43,Jul.-Sep. 1970,p.122.

[34]АПРФ,ф.3,оп.64,д.484,л.64-75,Волков и т.д.:Советский Союз,с.303-304.

[35]Imre Nagy,On Communism,In Defense of the New Course,New York:Frederick Praeger,1957,pp.20-23。

[36]几乎在同一时间,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张闻天在8月的一份讲话稿中也提出了这个观点(程中原:《张闻天传》,北京:当代中国出版社1993年,第633-605页)。而中共正式提出这个看法,是在1956年10月30日与苏共中央会谈时,并于11月1日见报的。

[37]参见笔者在《苏联专家在中国(1948-1960)》(北京: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2003年)一书中的相关论述。

[38]1957年10月29日毛泽东与尤金谈话记录,АПРФ,ф.3,оп.65,д.589,л.173-179。

[39]РГАНИ(俄罗斯国家当代史档案馆),ф.5,оп.28,д.409,л.108;оп.49,д.128,л.36,К.Аймермахер и т.д.,Доклад Н.С.Хрущева о культе личности Сталина на ⅩⅩ съезде КПСС:Документы,Москва:РОССПЭН,2002,с.27-28.

[40]直到现在还有人坚持认为“中苏论战始发于1956年2月苏共二十大全盘否定斯大林和赫鲁晓夫‘和平过渡’理论的提出”。见高正礼:《中苏论战与中国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探索》,《当代中国史研究》2004年第2期,第112页。

[41]笔者对这个观点的详细论述参见:《赫鲁晓夫、毛泽东与中苏未实现的军事合作——关于远东防空协定、长波电台及联合舰队问题的再讨论》,载《中共党史研究》2002年第5期;《苏联对“大跃进”和人民公社的反应及其结果——关于中苏分裂缘起的进一步思考》,载《中共党史资料》2003年第1期。

[42]吴冷西:《十年论战》,第31页。

[43]АВПРФ,ф.0100,оп.49,п.410,д.9,л.124-130.

[44]1956年4月25日中共中央办公厅机要室发王甫对苏联若干情况的报告,吉林省档案馆,1-12/1-1956,101。不久,《真理报》出版社确实在对该文进行准确校对后印成了小册子,发行20万册。见1956年7月6日《人民日报》。

[45]关于这方面的情况详见А.Пыжиков,ⅩⅩ Съезд и общественное мнение,Свободная мысль,2000г.,№8,с.82;А. Пыжиков,Хрущевская “оттепель”,Москва:ОЛМА-ПРЕСС,2002,с.61-62、65;Аймермахер и т.д.,Доклад,с.27-28。

[46]决议原文和有关的评论详见РГАНИ,ф.3,оп.14,д.39,л.1,30-34,Аймермахер и т.д.,Доклад,с.352-368、33;А.К.Соколов,Курс советской истории 1941-1991г.,Москва:《Высшая школа》,1999,с.203。1957年10月29日毛泽东对尤金说:“我们对于你们解决斯大林问题的做法有过不一致。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分歧变得很小了。”АПРФ,ф.3,оп.65,д.589,л.173-179。

[47]荣植:《克里姆林宫的一次新年宴会》,外交部外交史编辑室编:《新中国外交风云》第二辑,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1991年,第19-20页。

[48]ЦХСД(当代文献保管中心),ф.5,оп.49,д.41,р.8862,л.16-17。

[49]赫鲁晓夫:《赫鲁晓夫回忆录》,张岱云等译,北京:东方出版社1988年,第599-600页。

[50]《内部参考》第2236期,1957年10月18日,第3-13页。

[51]《内部参考》第2036期,1956年10月27日,第1283-1284页。

[52]Andrzej Werblan,Chiny a polski Pazdziernik 1956,Dzis,nr.10/1996,c.123-124.该文系笔者请陈世泽译自波兰《今日》杂志,谨在此表示感谢。

[53]实行镇压的是波兰军队,据Granville考察,关于波兹南事件中的死亡人数,是波兰新闻社最先发表的:38人被杀,270人受伤。后来,1956年7月17日波兰首席检察官Marian Rybicki透露,死亡的实际人数是53人,这包括了在医院死亡的人数。1981年在波兰出版的《波兹南危机》一书提供了一个新数字——73人死亡。见Granville,Reactions to the Events of 1956,Journal of Contemporary History,vol.38(2),2003,pp.264-265。

[54]见《真理报》1956年7月2日。新华社发回的报道也称为“波兹南反革命暴乱”,并认为“最根本的原因”是“帝国主义代理人、武装间谍和反动组织”的阴谋,只是作为次要原因提到“波兰党和政府有较严重的困难和缺点”。《内部参考》第1945期,1956年7月28日,第591-604页。

[55]Орехов,События 1956 года,ИРИРАН,Советская внешная политика,с.225-226;普塔辛斯基:《哥穆尔卡的改革探索》,第29页。

[56]这与奥哈布转向支持改革有直接关系,与匈牙利的情况完全不同,他是自愿让位给哥穆尔卡的。后来接受采访时奥哈布说:“我根本没有为保持自己的地位而焦虑。”见Teresa Toranska,Them:Stalin’s Polish Puppets,New York:Harper and Row,1987,p.78,转引自Johanna Granville,From the Archives of Warsaw and Budapest:A Comparison of the Events of 1956,East European Politics and Societies,Vol.16,№2,Spring 2002,pp.534-535。

[57]《苏联历史档案选编》第27卷,第22-24页。

[58]罗科索夫斯基1896年出生在华沙,后加入苏联国籍。卫国战争中成为苏联的著名将领,因解放波兰有功获波兰元帅衔。1949年11月被斯大林派往波兰担任部长会议副主席兼国防部长。罗科索夫斯基回到波兰后仍然保留着苏联国籍,后来又兼任华沙条约部队副总司令。因此在波兰人眼中,罗科索夫斯基是苏联对波兰实行统治的象征。详见Gluchowski,The Soviet-Polish Confrontation of October 1956,pp.63-70;А.Ф.Носкова,Московские советники в странах Восточной Европы (1945-1953гг.),Вопросы истории,1998,№1,с.109-110。

[59]科马尔是哥穆尔卡的亲密战友,1952年被捕,1956年4月恢复政治名誉,8月出任内卫部队总司令。

[60]福凯斯:《东欧共产主义的兴衰》,第142-143页;Орехов,События 1956 года,ИРИРАН,Советская внешная политика,с.227;Gluchowski,Khrushchev, pp.38-39。

[61]Орехов,События 1956 года,ИРИРАН,Советская внешная политика,с.228-229;Granville,From the Archives,pp.548-549;Jenö Györkei and Miklós Horváth,Additional Data on the History of the Soviet Millitary Occupation,Györkei and Horváth ed.,Soviet Military,p.9;《苏联历史档案选编》第27卷,第26-27、55-82页。只有吴冷西的回忆说,苏联调动军队的命令是17日下达的(《十年论战》第34-40页),这显然是记忆错误。

[62]TsAMORF(俄罗斯联邦国防部中央档案馆),f.32,op.701/291,d.15,pp.131、238。转引自A.Kirov,Soviet Military Intervention in Hungary,1956,Györkei and Horváth ed.,Soviet Military,p.132。Kirov引用这条史料是要说明匈牙利的紧张局势,但在笔者看来,这是要对付波兰的,因为当时匈牙利的局势尚不足以让莫斯科做出这样的决定。

[63]王炳南:《1956年波兰“十月事件”的回忆》,第38页。《内部参考》第2029期,1956年10月22日,第1075-1076页。

[64]ЦХСД,ф.5,оп.49,д.5,л.102-103. Орехов,События 1956 года,ИРИРАН,Советская внешная политика,с.232-233。

[65]以上关于苏波会谈的描述,除特别注明外,均根据波兰的档案文献(见《苏联历史档案选编》第27卷,第28-40、55-63页),赫鲁晓夫的回忆与此基本吻合(见赫鲁晓夫:《最后的遗言——赫鲁晓夫回忆录续集》,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译,北京:东方出版社1988年,第323-326页)。还可参见:Gluchowski,The Soviet-Polish Confrontation of October 1956,pp.4-51;Granville,From the Archives,p.549;Орехов,События 1956 года,ИРИРАН,Советская внешная политика,с.230-232。

[66]《内部参考》第2236期,1957年10月18日,第3-13页;第2031期,1956年10月23日,第1135-1136页。

[67]笔者2004年4月17日对骆亦粟进行访谈时得知,23日刘少奇、邓小平到莫斯科后,中国驻波兰使馆参赞余湛来汇报波兰情况(骆随同余到莫斯科汇报),其中说到:19日晚华沙街头出现了“我们有毛泽东的支持”的大标语。邓小平说,这个提法不好。以笔者的理解,这个标语不过是表明了当时波兰人对中国的期望和信任。

[68]骆亦粟:《1956年“波兰事件”和中国的政策》,第40页。此事目前尚未得到文献证明。

[69]师哲:《波匈事件与刘少奇访苏》,第11页。最近出版的《毛泽东传》采用了这个说法。见逄先知、金冲及主编:《毛泽东传(1949-1976)》,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第601-602页。

[70]吴冷西:《十年论战》,第34-44页;吴冷西:《忆毛主席——我亲自经历的若干重大历史事件片段》,北京:新华出版社1995年,第10-13页;骆亦粟:《1956年“波兰事件”和中国的政策》。骆还说,毛泽东把中共的答复也告诉了波兰大使基里洛克。在访谈时骆告诉笔者,他当时在华沙,对于国内发生的情况他是听说的。

[71]甚至一些很有影响的论著也引用了这种说法,如见金冲及主编:《刘少奇传》,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年,第804页;Chen Jian,Mao’s China and the Cold War,pp.146-147。

[72]19日晚关于苏联部队进军华沙的消息已经不胫而走,所以北京有可能通过新华社记者或外电报道知道这一情况。但这只是传说而已,中共不大可能以此为根据当面指责苏联,且按照吴的说法,毛泽东自称得到的是“苏共中央征求意见的通知”。

[73]吴冷西:《十年论战》,第36页。

[74]《内部参考》第2019期,1956年10月12日,第941-963页。

[75]笔者采访骆亦粟记录。

[76]《内部参考》第2031期,1956年10月23日,第1136页。

[77]中国驻波兰前大使刘彦顺当时在华沙的留学生,参加了这次报告会。上述情况是笔者在“冷战时期的中国与东欧”国际研讨会(北京,2004年3月)上听刘发言得知的。

[78]ЦХСД,ф.3,оп.12,д.1005,л.49。参见《苏联历史档案选编》第27卷,第41-42页。

[79]ЦХСД,ф.3,оп.12,д.1006,л.1-3;оп.14,д.67,л.129;оп.14,д.67,л.1,4,5。参见《苏联历史档案选编》第27卷,第43-48页。

[80]АВПРФ,ф.0122,оп.40,1956г,п.336,д.10,л.108,Орехов,События 1956 года,ИРИРАН,Советская внешная политика,с.234。

[81]这里尚待解决的只是罗科索夫斯基的去留问题。但Gluchowski认为,直到23日苏联似乎仍然没有放弃武装干涉,理由是据波兰材料,那时苏军还在向华沙前进(The Soviet-Polish Confrontation of October 1956,p.65)。这个说法与俄国档案关于21-23日情况的记载相矛盾,而“波兰材料”究竟是什么,是否可靠,都需要进一步拿出证据。

[82]吴冷西:《十年论战》,第44-45页。

[83]逄先知:《毛泽东传》,第602-603页;师哲:《波匈事件与刘少奇访苏》,第12页。这个讲话内容可以证明,吴回忆的毛泽东20日与尤金的谈话,在内容上也是值得怀疑的。

[84]Werblan,Chiny a polski Pazdziernik 1956,c.128-130.

[85]ЦХСД,ф.3,оп.12,д.1006,л.5、5об,参见《苏联历史档案选编》第27卷,第49页。

[86] 师哲:《波匈事件与刘少奇访苏》,第13页。金冲及:《刘少奇传》,第804页。逄先知:《毛泽东传》,第603页。

[87]ЦХСД,ф.3,оп.12,д.1005,л.52。参见《苏联历史档案选编》第27卷,第52-53页。

[88]师哲:《波匈事件与刘少奇访苏》,第13-14页。另参见骆亦粟:《1956年“波兰事件”和中国的政策》,第42-43页。

[89]刘少奇在中共八届二中全会上的报告记录,1956年11月10日。转引自金冲及:《刘少奇传》,第805页。

[90]骆亦粟:《1956年“波兰事件”和中国的政策》,第41-42页。

[91]吴冷西:《十年论战》,第45-46、56-58页。

[92]如《中共党史资料》(总第83期,第162-163页)刊登的一篇文章就采用了这个说法。

[93]ЦХСД,ф.3,оп.12,д.1006,л.5、5об。关于这个问题,诺沃提尼的另一个记录是:“哥穆尔卡同志告诉苏共中央他将接受邀请并在11月11日后抵达”。见CWIHP Bulletin,Issue 5,p.53。

[94]师哲:《波匈事件与刘少奇访苏》,第15页;骆亦粟:《1956年“波兰事件”和中国的政策》,第42-43页。骆在回答笔者的提问时肯定地讲,那时波兰代表团没有来莫斯科,如果有这方面的会谈,一定会要他做翻译。另据波兰报载,哥穆尔卡出席了10月27日开幕的波军高级指挥员和政治军官全国会议。

[95]ЦХСД,ф.3,оп.12,д.1006,л.15-18об,Волков и т.д.:Советский Союз,с.479-484。参见刘晓:《出使苏联八年》,北京: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86年,第28页。

[96]会谈情况详见刘祖熙、刘邦义:《波兰战后的三次危机》,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1992年,第100-102页。

[97]ЦХСД,ф.3,оп.12,д.1005,л.53,参见《苏联历史档案选编》第27卷,第54页;师哲:《波匈事件与刘少奇访苏》,第15页;骆亦粟:《1956年“波兰事件”和中国的政策》,第42-43页。

[98]据骆回忆,这个情况是后来刘少奇自己说的(笔者采访骆亦粟记录)。11月2日赫鲁晓夫与铁托会谈时,也提到他曾劝说刘少奇去华沙,但中国人一直没有得到签证,毛泽东为此很生气。见[南]韦利科·米丘诺维奇:《莫斯科的岁月(1956-1958)》,达洲等译,北京:三联书店,第179页。

[99]1956年10月27日基里洛克致哥穆尔卡电,Werblan,Chiny a polski Pazdziernik 1956,c.124-126.

[100] Gluchowski,The Soviet-Polish Confrontation of October 1956,pp.81-82.

[101]师哲:《波匈事件与刘少奇访苏》,第15-16页;骆亦粟:《1956年“波兰事件”和中国的政策》,第43页。

[102]АПРФ,ф.3,оп.64,д.484,л.25,参见《苏联历史档案选编》第27卷,第317页;ЦХСД,ф.3,оп.12,д.1006,л.6-14,Волков и т.д.:Советский Союз,с.457-463。公开发表的宣言文本见1956年10月31日的《真理报》和《消息报》,以及1956年11月1日《人民日报》。

[103]有许多历史文献反映了莫斯科在挑选拉科西继承人时的考虑及决策过程,详见Волков и т.д.:Советский Союз,с.138-139、152-157、172-173、176-182。

[104][匈]山多尔·科帕奇:《匈牙利悲剧》,龚新康译,北京:群众出版社1982年,第119页;Волков и т.д.:Советский Союз,с.194;《内部参考》第2063期,1956年11月28日,第664页;2004年6月8日笔者对夏道生的采访。夏当时任中国驻匈牙利使馆随员。

[105]详见1956年10月17日《人民日报》。

[106]АПРФ,ф.3,оп.64,д.484,л.64-75,Волков и т.д.:Советский Союз,с.300-306。

[107]《内部参考》第2063期,1956年11月28日,第673页;Путилин,Будапешт-Москва,ИРИРАН,Советская внешная политика,с.257。

[108]Волков и т.д.:Советский Союз,с.316-318;Kirov,Soviet Military Intervention,Györkei and Horváth ed.,Soviet Military,pp.134-135.

[109]与以往宣传留给人们的印象不同,裴多菲俱乐部不是由学生组成的机构,而只是一些激进知识分子松散地组织起来的辩论团体。在23日危机爆发以后,俱乐部的工作实际上已经完全停止了。关于裴多菲俱乐部的专题研究见András B.Hegedüs,The Petöfi Circle:The Forum of Reform in 1956,Terry Cox ed.,Hungary 1956,pp.108-133。

[110]俄国档案证实,苏联大使馆有两位工作人员(其中一位是三秘克留奇科夫)是游行的目击者,他们认为,白天的示威游行组织得很好,并且是可以控制的。见Мусатов,СССР и венгерские события,с.10。

[111]Волков и т.д.:Советский Союз,с.321-323、349-356;Мусатов,СССР и венгерские события,с.10;Путилин,Будапешт-Москва,с.258-260;Györkei and Horváth,Additional Data,Györkei and Horváth ed.,Soviet Military,pp.15-19、26-27;笔者对夏道生的采访。

[112]TsAMORF,f.32,op.701/291,d.15,pp.131、238.转引自Kirov,Soviet Military Intervention,Györkei and Horváth ed.,Soviet Military,p.132。

[113]Волков и т.д.:Советский Союз,с.300-309、315-316;Y.I.Malashenko,The Special Corps under Fire in Budapest:Memoirs of an Eyewitness,Györkei and Horváth ed.,Soviet Military,pp.221;Györkei and Horváth,Additional Data,Györkei and Horváth ed.,Soviet Military,pp.7-8.

[114]Путилин,Будапешт-Москва,с.258-260。

[115]АВПРФ,ф.059a,оп.4,п.6,д.5,л.88-96,Волков и т.д.:Советский Союз,с.337-343;Györkei and Horváth,Additional Data,Györkei and Horváth ed.,Soviet Military,pp.25-26.

[116]Miklós Szücs,I was Colonel Miklós Szücs in 1956 with the General Staff,Budapest:Szabad Tér Publishing House,1989,pp.60-62,转引自Györkei and Horváth ed.,Soviet Military,pp.12-14。

[117]Malashenko,The Special Corps,Györkei and Horváth ed.,Soviet Military,pp.222-223。

[118]Györkei and Horváth,Additional Data,Györkei and Horváth ed.,Soviet Military,pp.10-11。

[119]根据布拉格的档案记载,赫鲁晓夫本人在10月24日向东欧国家领导人介绍说,23日(傍晚)格罗曾与他通电话,说因匈牙利局势恶化不能去莫斯科参加关于波兰问题的会议,但没有提出军事援助的请求。因此,当过后不久朱可夫报告格罗曾向苏联驻匈使馆武官试探给予援助的可能性时,被拒绝了。见Kramer,Hungary and Poland,CWIHP Bulletin,Issue 5,1995,p.54;Путилин,Будапешт-Москва,с.261。

[120]ЦХСД,ф.3,оп.12,д.1006,л.4-4об,Волков и т.д.:Советский Союз,с.356-359。

[121]《Людям свойственно ошибаться》,Из воспоминаний М. Ракоши,Исторический Архив,1999,№1,с.48-49、79-80.

[122][匈]赫格居斯·安德拉斯:《赫格居斯回忆录——一个思想阴影下的生活》,陈之骝等译,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1992年,第286-298页;Волков и т.д.:Советский Союз,с.349-352;Granville,From the Archives,pp.535-538。

[123] 据赫格居斯回忆,在讨论邀请俄国军队的问题时,会场很乱,纳吉疲惫地坐在沙发里,没有明确表态。决定通过后,格罗和安德罗波夫认为纳吉已经同意了,并千方百计要他在后来起草的邀请信上签字。但纳吉始终拖延没有签字,直到10月26日,在莫斯科的催逼下,由已经不再担任政府首脑的赫格居斯勉强签了字。《赫格居斯回忆录》,第286-298页。

[124]АПРФ,ф.3,оп.64,д.484,л.85-87、88-89,参见《苏联历史档案选编》第27卷,第279-281页;Волков и т.д.:Советский Союз,с.368-369。

[125]János Rádvanyi,The Hungarian Revolution,The China Quarterly,№43(Jul.-Sep.,1970),pp.122-123;郝德青:《外交工作三十年》,裴坚章主编,《当代中国使节外交生涯》(第二辑),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1995年,第65页;笔者对夏道生的采访。

[126]逄先知:《毛泽东传》,第604页。

[127]ЦХСД,ф.3,оп.12,д.1005,л.52,参见《苏联历史档案选编》第27卷,第52-53页;师哲:《波匈事件与刘少奇访苏》,第13-14页。

[128]对来到莫斯科的东德、保加利亚和捷克斯洛伐克代表团,赫鲁晓夫甚至连解释也没有,在10月24日晚上,赫鲁晓夫只是向这些东欧国家代表通报了处理波兰和匈牙利问题的经过。关于这次会议,目前没有发现俄国档案,捷克斯洛伐克档案中的记载全文见CWIHP Bulletin,Issue 5,1995,pp.53-55。

[129]ЦХСД,ф.3,оп.12,д.1005,л.54-61об,Волков и т.д.:Советский Союз,с.439-441。据赫格居斯回忆,纳吉于28日11时从苏联使馆回来后,告诉格罗和赫格居斯,苏联人也认为他们应该下台(《赫格居斯回忆录》,第310页)。28日17点25分,纳吉代表新政府发表声明,谴责那种将目前声势浩大的人民运动视为反革命运动的观点,政府宣布各地立即停火,号召所有手持武器的人停止一切军事行动,并允诺政府将与苏联签订一个苏军在最短期限内撤离布达佩斯的协议。18时匈牙利劳动人民党中央发表声明,宣布支持政府声明及新的领导班子成员。Волков и т.д.:Советский Союз,с.441-444。

[130]Györkei and Horváth,Additional Data,Györkei and Horváth ed.,Soviet Military,pp.70-71.

[131]见1956年10月28日和29日《人民日报》。

[132]1960年9月17-20日苏共与中共代表团会谈纪要,CWIHP Bulletin,Issue 10,1998,pp.172-173;1960年11月26日苏共与中共代表团会谈记录,АПРФ,ф.3,оп.65,д.610,л.100-120。

[133][美]查尔斯·波伦,《历史的见证(1929-1969年)》,刘裘、金胡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75年,第518页。

[134]Malashenko,The Special Corps,Györkei and Horváth ed.,Soviet Military,p.277.

[135]АПРФ,ф.3,оп.64,д.484,л.151-161,参见《苏联历史档案选编》第27卷,第308-311、447-449页。

[136]АВПРФ,ф.059a,оп.4,п.6,д.5,л.13-14,Волков и т.д.:Советский Союз,с.450-451.

[137]师哲:《波匈事件与刘少奇访苏》,第15-16页;逄先知:《毛泽东传》,第604页。

[138]Н.С.Хрущев,Воспоминания:Избранные фрагменты,Москва: Вагриус,1997,с.359-360.

[139]АПРФ,ф.3,оп.64,д.484,л.122-124,参见《苏联历史档案选编》第27卷,第312-314页。

[140]Волков и т.д.:Советский Союз,с.470-471.

[141]见1956年11月1日《人民日报》。关于苏联从布达佩斯撤军的具体情况见Györkei and Horváth,Additional Data;Malashenko,The Special Corps,Györkei and Horváth ed.,Soviet Military,pp.71、244-245。其中说,布达佩斯广播电台宣布苏联政府同意苏军撤出布达佩斯是在17时。

[142]ЦХСД,ф.3,оп.12,д.1006,л.6-14. Волков и т.д.:Советский Союз,с.457-463。

[143]师哲:《波匈事件与刘少奇访苏》,第16页。

[144]在中苏两党论战时,中共中央指责“苏共领导在匈牙利反革命势力占据了布达佩斯的紧急关头,曾经一度准备采取投降主义的政策,企图把社会主义的匈牙利抛弃给反革命”(人民出版社编:《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论战》,北京:人民出版社1965年,第64页),直到今天还有很多中国研究者坚持这种说法。显然,这是不符合事实的。

[145]Н.С.Хрущев,Воспоминания,с.359-360;《苏联共产党最后一个“反党”集团》,赵永穆等译,北京:中国社会出版社1997年,第968-971页。

[146]师哲:《波匈事件与刘少奇访苏》,第16-17页;逄先知:《毛泽东传》,第604-605页;金冲及:《刘少奇传》,第805-806页。吴冷西回忆的过程与此大体相同,但有两点差别。按吴的说法:第一,毛泽东和中共代表团向苏联提出的意见不是商量的口气,而是严厉的指责,第二,刘少奇紧急约见赫鲁晓夫不是在30日夜晚,而是在31日。于是,中共代表团离开的时间也不是31日,而是11月1日(《十年论战》第51-53页,《忆毛主席》第14-15页)。笔者以为,在这里又是吴的记忆错误。

[147]ЦХСД,ф.3,оп.12,д.1006,л.6-14,Волков и т.д.:Советский Союз,с.457-463.

[148]ЦХСД,ф.3,оп.12,д.1006,л.15-18об,Волков и т.д.:Советский Союз,с.479-484.

[149]见1956年10月27日至11月3日《人民日报》。

[150]АВПРФ,ф.095a,оп.4,п.6,д.5,л.20-22,Волков и т.д.:Советский Союз,с.522-523.

[151]实际上,从25日晚卡达尔取代格罗担任党的第一书记后,直到其突然失踪,包括请求苏联撤军在内的所有匈牙利政府的决定,都是纳吉与卡达尔共同做出的,他们的之间的区别只在于卡达尔到莫斯科后就改变了态度,而纳吉则始终坚持反对苏联出兵的立场。参见Huszár Tibor,Kádár János Politikai Életrajza(1912-1956),Budapest:Szabad Tér Kiadó- Kossuth Kiadó,2003,pp.301-302。朱丹丹为笔者翻译了这部很有影响的匈牙利著作——《卡达尔的政治生涯》的片段,谨在此表示感谢。

[152]János Rádvanyi,The Hungarian Revolution,The China Quarterly,№43,Jul.-Sep.,1970,pp.123、126;笔者采访骆亦粟记录。还有研究者认为,甚至卡达尔的出走都与郝德青有关。众所周知,11月1日夜里明尼赫和卡达尔突然神秘地失踪并转道苏联军营去了莫斯科,这是苏联得以建立匈牙利新政府和取得出兵合法性的前提。胡萨尔·蒂伯尔对比了各种材料,对这个问题的论断是:当夜,卡达尔与郝德青进行了谈话,然后就来到明尼赫在内务部的办公室。在那里,明尼赫接到安德罗波夫的电话,要他们去苏联使馆。两人在使馆门口等待时,来了一辆苏联汽车将他们带到了苏联军营,并很快转送到莫斯科(Huszár Tibor,Kádár János,pp.329-333)。前匈牙利驻华大使叶桐(Juhász Ottó)2004年3月26日与笔者交谈时也肯定地说,为明尼赫开车的司机曾告诉他的朋友,明尼赫是在苏联使馆门口被苏联人劫持走的。看起来,卡达尔和明尼赫失踪之谜现在是可以解开了。至于卡达尔与郝德青谈话,还有其他材料提到(Györkei and Horváth,Additional Data,Györkei and Horváth ed.,Soviet Military, pp.79-82)。不过,据夏道生告诉笔者,卡达尔只是参加了纳吉与郝的谈话,但并未开口。后来也从未听说郝与卡达尔有私下接触。

[153]Györkei and Horváth,Additional Data,Györkei and Horváth ed.,Soviet Military,pp.31-32;时殷弘:《匈牙利事件和美国的政策》,《南京大学学报》1998年第1期,第97-111、122页。

[154]关于这两个危机之间关系的研究见:Terry Cox,Reconsidering the Hungarian Revolution,Terry Cox ed.,Hungary 1956,pp.1-13;Békés,The 1956 Hungarian Revolution,CWIHP Working paper №16;Путилин,Будапешт-Москва,с.271-273。

[155]АПРФ,ф.3,оп.23,д.200,л.60-62,Волков и т.д.:Советский Союз,с.476-477.

[156]ЦХСД,ф.3,оп.64,д.485,л.2-3.

[157]Kramer,New Evidence on Soviet Decision-Making,pp.370-371;胡舶:《冷战阴影下的匈牙利事件》,第118-120页。

[158]除哥穆尔卡有些勉强外,整个社会主义阵营都支持苏联出兵的决策。详见Békés,The 1956 Hungarian Revolution,CWIHP Working paper №16;Волков и т.д.:Советский Союз,с.510。关于赫鲁晓夫与铁托在布里俄尼岛会谈的详情见:米丘诺维奇:《莫斯科的岁月》,第172-182页;Орехов,События 1956 года,ИРИРАН,Советская внешная политика,с.235。

[159]ЦХСД,ф.3,оп.12,д.1006,л.30,Волков и т.д.:Советский Союз,с.512-513.

[160]ЦХСД,ф.3,оп.12,д.1006,л.19-22,Волков и т.д.:Советский Союз,с.494-497.

[161]笔者2004年4月17日采访中国前驻匈牙利大使(1985-1989年)朱安康记录,朱于1954-1957年在布达佩斯罗兰大学文学院留学。

[162]对苏联第二次出兵过程的详细描述见:Malashenko,The Special Corps,Györkei and Horváth ed.,Soviet Military,pp. 244-266。

[163]详见沈志华:《以苏为鉴:毛泽东对苏共二十大的最初反应和思考》,载纪宗安主编:《暨南史学》第3辑,暨南大学出版社2004年。

[164]顺便说,在社会主义国家的关系中能否真正实现平等原则,是另一个问题。笔者对这个问题的论述,参见《苏联专家在中国》一书的结论部分。

[165]事情过去一年以后,刘少奇在与尤金大使会谈时说:当时的情况是严重的,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如果波兰同志不能应付这种情况的话,复辟是不可避免的。АВПРФ,Ф.0100,оп.50,д.5,п.423,л.48,转引自Б.Т. Кулик,Советско-китайский раскол: причины и последствия,Москва,2000,с.178

[166]Edward Crankshaw,The New Cold War:Moscow v.Pekin,Baltimore:Penguin Books Inc,1963,p.54.

[167]Csaba Békés,Malcolm Byrne,and Janos Rainer ed.,The 1956 Hungarian Revolution,pp.498-499.

[168]笔者对骆亦粟的采访;1957年1月4日谢皮洛夫给苏共中央的报告,笔者自存俄国档案复印件,SD10181。

[169]Crankshaw,The New Cold War,p.53;Chen Jian,Mao’s China and the Cold War,pp.161-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