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代思想文化史研究的若干思考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这句话对于史学家尤其适用,研究历史的人,即使观点再新,也不能新到宣称满洲人从来没有入关!但是,过去一、二十年来,史学界的新发展,也是有目共睹的。

  或许国科会人文处历史学门通过计划的名单是观察国内史学趋势的一项好材料。从近年来所通过的专题计划名单,我们可以看出,整体而言,台湾史学界对种种西方新史学风气非常敏感,尤其受到新文化史的影响最大,其特点有几个。第一是认识到文化的建构力量之强大,从而对各种界域的历史建构的过程,或是对过去被视为是本质式的或约定俗成的种种现象,以文化史的建构性角度加以解释。第二是各种过去所忽略的新问题的讨论(如出版史、生态史、情欲史、阅读史等),第三是与性别、后殖民主义、以及与国族主义有关之研究。

  没有人能否认以上种种新发展大幅地扩大了历史的视界,我在此不想重复这些新动向。此处所谈的,纯粹是我个人实际进行研究工作时的一些反思。

  一、史料

  近一、二十年来,不管是与近代思想文化史有关的文集、出版史料等都出版得很多,但更值得注意的是,因为历史眼光的改变以及政治气候的变化,使得原先不被注意的材料大量出土。尤其是中国大陆,正在经历一个“恢复历史记忆”的时期,也就是对民国时代非左派的历史人物与历史事件的好奇与兴趣,连带的,也使得与这些人物相关的各种材料大量问世。在林林总总的材料中,“私密性的文件”(private document)很值得注意。譬如大量日记被整理出版,我个人印象比较深刻的,如《胡适日记》(台湾)、王闿运的《湘绮楼日记》、刘大鹏的《退想斋日记》、《吴宓日记》、金毓黻的《静晤室日记》、《朱恃三日记》、《陈范予日记》、缪荃孙的日记等。此外当然还有许许多多未被印出的日记,从晚清以来,估计在一、两千部以上,许多存在县、镇级的图书馆,如果能审慎而有效地使用这些日记,几乎可以按年按日排纂出各个阶段、不同阶层的人对历史事件的看法、心态的变化、思想资源的流动等等问题,使得我们可以不局限于探讨思想家的言论,而能从一个新的广度与纵深来探讨思想、文化史。书信也是一宗值得注意的新材料。如《胡适遗稿及秘藏书信》、《罗振玉王国维往来书信》、《陈垣来往书信集》、陈寅恪的书信等等皆是。

  除了“私密性文件”之外,地方性的材料也值得注意。过去因为史学界将较多的心力放在在全国性的事件,或在全国舞台上扮演重要角色的思想人物,比较忽略地方的材料。除了地方士人的著作外,各种地方小报、宣传册子、习俗调查,通俗书刊,如果善加利用,都可能投射出新的光彩,它们有许多仍然保存在各地的档案馆、文史馆中。近年来,中国大陆整理了清末民初各地的报纸,包括了许许多多晚清以来地方上的小报纸,从中很可以观察到一个时代的变化如何在一个极不起眼的地方社会中发生的作用。

  此外,也有一大批未参与近代的主流论述的所谓保守派或旧派人物的著作,陆续引起注意,刘咸炘的《推十书》即是一例。刘咸炘是四川成都一位“足不出里闬”的旧派人物,他独立发展出一整套以章学诚的思想为基础的体系,其丰富性与独特性相当值得注意。此外像王闿运、王先谦等人的作品也被陆续整理出来,提供许多的方便。

  最后,一些始终被注意、但史料却很零散的社团材料,也陆续被整理出版。像清季在文化与政治上都起过关键性作用的“南社”,近年来因着《南社丛书》的出版,提供了远比一、二十年前更丰富得多的素材,可以比较深入地进行分析。

  二、研究方法

  1.首先我要谈思想的社会功能,我想说的是“思想的形形色色使用”,这个词是从英国哲学家John Austin的How To Do Things With Words1发展出来的。我们除了探讨思想的意蕴,还应留心这一思想的形形色色使用以及它们的社会、政治功能。思想有时被用来划分群体,甚至与权力的得到或失去息息相关,有些是用来帮助维系社会菁英地位,有些是合法化世俗的愿望等等,不一而足,(譬如周作人《知堂回想录》中描述“革命”一词在学校里如何被作为低班的人反抗高班同学的思想依据。)2既然要谈思想的社会功能,则思想与自我利益(self interest)之间的关系便值得厘清,在思想的传播过程中,人们的理性选择(rational choice)也值得注意。

  此处我想举一个例子来说明思想的形形色色的使用。

  >3儒家的经典除了我们所熟知的道德教化功能之外,4在民间有时还被当作宗教经典使用,用来驱鬼、祈雨、敬神等,上层菁英在诠释儒家经典,下层百姓或读书人,也用他们的生活经验在诠释、使用儒家经典,5还有像清初潘平格以《孝经》祈雨,6像《绿野仙踪》中齐贡生以《大学》来赶鬼,并且认为《大学》是比道教经典更有力的驱鬼利器,7像清季太谷学派以宗教性质来重新诠释大部份儒家经典皆是这方面的例子。

  2. 马克.布洛克(Marc Bloch)曾经说,研究古代的历史要像“倒着放电影”(regressive method)8,要从古代建筑物在地面上所留下的阴影倒回去追索该建筑的模样,对于史料稀少零碎像法国农村史的研究而言,他的方法很有道理。

  但近代思想文化史是一个史料非常多的领域,而且整体的历史轮廓也比较清楚,我个人认为,在方法论上应该是顺着放电影,也就是努力回到最初的“无知之幕”,一步一步展向未来。

  我们对百年来的历史知道得太熟了,所以我们已逐渐失去对所研究问题的新鲜感,需要“去熟悉化”(defamiliarized),才能对这一段历史产生比较新的了解。对某一个定点上的历史行动者而言,后来历史发展的结果是他所不知道的,摆在他面前的是有限的资源和不确定性,未来对他而言是一个或然率的问题,他的所有决定都是在不完全的理性、个人的利益考量、不透明的信息、偶然性,夹杂着群众的嚣闹之下作成的,不像我们这些百年之后充满“后见之明”的人所见到的那样完全、那样透明、那样充满合理性,并习惯于以全知、合理、透明的逻辑将事件的前后因果顺顺当当地倒接回去。

  换言之,“事件发展的逻辑”与“史家的逻辑”是相反的,在时间与事件顺序上正好相反,一个是A→Z,一个是Z→A。太过耽溺于“后见之明”式的思考方式,则偏向于以结果推断过程,用来反推回去的支点都是后来产生重大历史结果的事件,然后照着与事件进程完全相反的时间顺序倒扣回去,成为一条因果的锁链。但是在历史的发展过程中,同时存在的是许许多多互相竞逐的因子,只有其中的少数因子与后来事件发生历史意义上的关联,而其它的因子的歧出性与复杂性,就常常被忽略以至似乎完全不曾存在过了。如何将它们各种互相竞逐的论述之间的竞争性及复杂性发掘出来,解放出来,是一件值得重视的工作。在近代中国,原有的秩序已经崩解,任何一种思想都有一些机会成为领导性论述,同时也有许许多多的思潮在竞争,必需摆脱“后见之明”式的,或过度目的论式的思维,才能发掘其间的复杂性、丰富性及内在的张力。

  此外,一个大致知晓全幅历史发展的人,与一个对未来会如何发展一无所知的历史行动者,对事件中各个因子之间的复杂情况与关系的了解与分析明显不同。我们可以想象后代史家会多么容易对“事件发展逻辑”所特有的非透明性、岐出性、偶然性,作出错误的解读与诠释。同时也能意会到想要“去熟悉化”是一件多么艰难,甚至永远不可能达到的目标。但是对这两种逻辑之间重大差异的自觉,恐怕是史家所应时刻保持的。

  3. 我们已经充份了解Weber所说的思想、习俗等所构成的“世界图象”对历史发展所扮演的类似火车“转辙器”的功能,9但是如果更深入地看,思想与政治、社会、教育、出版、风俗、制度之间,是一种佛家所谓的互为因缘,或是用Nobert Elias的话说,是一种“交互依存”(interdependence)的关系。10

  韦伯也曾经说过,人是搭挂在自己所编织的意义网络之上的动物,此话诚然,但人同时也是搭挂在其生活网络与社会网络之上的动物,后面两者与思想有非常深刻的关系。当社会生活形式产生深刻变化之时,便与一种新的思想产生亲和性(affinity)的关系,思想像一株树木,它生活在社会生活的土壤之中。如果我们比较深入地了解Alfred Schutz

  对日常生活世界的分析,或许可以把握“思想”与“生活”之间交互依存的关系。

  远的不说,是什么样的社会生活变化,使得“过去”成为一个陌生的国度,11使得“传统”成为一个流行的概念,使得形形色色的新思潮得以越闸而出。是什么样的社会生活变化,使得较早一批出身于港澳或租界或沿海通商口岸的思想家而言,把他们生活中所见所感的东西化为歆动一时的思想言论。

  思想与社会、政治、教育等复杂的“交互依存”性关系,使得跨领域的研究变得相当迫切。近来自然科学已经出现了学科重组的新发展,十九世纪以来逐渐定型的一些学科划分,面临了改组的命运,而新出现的学科常常是跨领域研究的进一步发展,在思想史研究中,跨领域研究也是一条值得重视的路。(譬如近几十年来,有关中国上古思想史的一些新看法是与人类学分不开的。)

  三、研究课题

  1.我们在研究近代思想文化史时,太过注意浮沉于全国性舞台的人物或事件,或是想尽办法爬梳庶民的心态,但比较忽略了“中层”的思想文化史,如果地方上的人物被史家注意到,通常也是因为他后来成为举国所瞩目的人物,像新文化运动时期的成都的吴虞,或杭州一师的施存统,但是除了这些后来上升到全国舞台的思想人物外,许多小地方都有它丰富而多采多姿的变化,在地的读书人也敏感地寻找思想文化上的出路。Michel de Certeau说,在大波浪之下的海底鱼儿们游水的身姿也值得我们注意。12这里所指的是县或乡镇这一级的思想文化活动。有几个立即可以探究的问题:没有这些在地的读书人,通文墨的种种身份(如阴阳生)的人,精英的论述可能下到在地社会吗?他们是不是被动“启蒙”的一群,他们与主流论述的大知识分子之间的关系,他们在大思潮风行草偃之时,是否维持其在地性的思想特色,或者根本应该反过来思考,上升到全国舞台的大知识分子事实上始终带着在地性的思想色彩。

  以江南一些古镇中的小读书人与整个时局变化的关系为例,江苏的几个古镇像南浔、周庄、同里、黎里、用直,它们都是一些富含明清江南古典气息的小镇,但在清末民初,其地的读书人,酝酿了一些动能,在地方上也都兴办了许多新的事业,这些动能并不全然与主流论述相合拍,但他们都有摸索各种出路的努力。(以周庄为例,《岘声》、《新周庄》这类地方小报纸是了解当地思想文化动态的好材料)其中只有后来与南社有关的诗人,如柳亚子、陈去病等较为大家所知。

  如果我们比较仔细地观察,这些原本十分古老、封闭的地方社群中思想与知识的生产与流动,他们如何得到书刊,他们读什么书报,讯息沟通的网络,地方新兴起的舆论,几个零星的“有机型知识分子”如何获得外部讯息,如何把外面的主流思想议论变造成浅白的语言,传达给在地的人民,如何成为组织者与宣传者,并使自己取得了原先旧科举功名拥有者在地方上所享受的优越地位等,都很值得注意。13

  2.过去,我们似乎将太多注意力放在新派人物,即使被注意到的所谓保守派,也常常是与新派人物保持密切对话的人(如梁漱溟之《东西文化及其哲学》,其中牵就陈独秀与胡适之处甚多),对于旧派人物的丰富性了解相对较少。

  对于许多旧派人物而言,所谓进步的东西,在他们看来是一种堕落与破灭。旧派人物的“文化理想”特别值得注意。经过长期的积累沉淀,有一些基本的“文化理想”已经根深蒂固,所以常常是社会文化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但是旧读书人挂在口头上的始终是“理想上”应该如何如何。只要这“理想上应该如何如何”的心理不曾变化,则不管现实的变化有多大,他们心目中仍将以这些“文化理想”衡量、评判现实,想尽一切努力回到那个“文化理想”。所以,这些“文化理想”的内容,旧派人物的思想世界与传统的“文化理想”的关系,以及在什么时候以及在什么情况下,主流论述严重地挑战或破坏了这些“文化理想”,都值得探究。此外 我们已经知道“新派”不停地在变,但我们较忽略的是旧派人物也不停在变,他们也在以独特的方式响应时局。

  3.“一只燕子能否代表一个春天”?如果一种想法只是出现在某位思想家的笔下,而没有传播开来,那也就只是一只燕子而已。

  因为我们讨论的是思想史,所以不能太心安理得地以为一只燕子就代表一个春天,也就必需要考虑思想传播的问题,而考虑这个问题时,便不能不注意新式报刊及印刷的流行所带来的革命性的变化。胡适曾说,一个商务印书馆远比一个北大有力量,即因为他认识到这一个现象。

  此处只举几个简单的例子。首先,新报刊与各种印刷物将思想带到原先所到不了的地方,形成了一个网络,而且深入到原先不可能接触到这些思想资源的大众,形成了一个纵深,新刊物是定期出版的,所以形成了时间的持续感。作者与读者之间形成了一种超越亲缘、地缘的联络网与对话关系,而且形成一种声气相通的拟似社团,原先对事情的零星反应可能透过报刊而形成了集体舆论,它们所产生的影响非常广泛而复杂。

  以“官”与“民”的关系为例,掌握在非官方手里的传播网提供了表达各种轶出官方正统的思想,人们不必透过上书的方式,而是直接在报刊上表达。晚清江南有一位大员说,当时社会出现一种怪现象,轻佻的下层官员或百姓有意见时,不循正常的书奏管道,而是径交各种报刊发表。他的不解正好反映了一种新的讯息网络的兴起,这种新网络促成新式“舆论”的出现,造成一种公共舆论,这种公共舆论和以前官方的采诗采风不同,成为一种相对于官方而言具有独立意味的领域,甚至与官方的意识形态竞争,并常常拂逆或左右官方的意志。我觉得在晚清轰传一时的“杨乃武与小白菜”的事件,便已透露出申报等大媒体所形成的公共舆论,如何挑战官府的判决,而官方的权威,官方的意识形态等,也都广泛地受到这一类公共舆论的新挑战。14

  新报刊与印刷物的流传,也使得 菁英的上升管道逐渐多元,在科举之外,有些人靠着在报刊发表文章成为言论界的骄子,即使没有功名,也可以迅速积累象征资本,成为新的社会菁英。思想上“主流论述”的产生与运作方式也产生了新的变化。不过,报刊与印刷固然使得多元的思想可以公开表达流传,并与官方正统意识形态竞争,但反过来说,某些论述也可能凭借强势媒体的力量,压抑了在地的、多元的声音。

  4.近代中国感觉世界(structure of feeling)15与“自我认知的框架”(frames of self-perception)16的变化也值得注意。此处再以南社为例,柳亚子、陈去病这群震动清末历史的人,整天聚会饮酒,流连于酒楼、古墓、遗迹,写诗作文,做的完全是旧文人的事,写的都是旧体的诗词,他们较少发表时论,但他们的诗词展现一种不安于现在、不满于现状,一种激情、悲愤与豪兴,鼓吹活泼淋漓的少壮风气,其中固然少不了革命的、民族主义的想法,但是这些思想都在《民报》等刊物中阐述再三了,他们的诗词所发挥的作用毋宁是以文学催促旧的渐渐消灭,暗示民族的更生,整体而言是在带动一种感觉世界的变化,而这种变化歆动了一时的文化界,与革命思想交互作用。从这个例子看来,如何捕捉感觉世界的变化,是一件值得注意的事。

  此外,“自我感知的框架”也在变。形形色色的新思想、新概念、新名词,纷纭呈现,而又层层交叠,生活在这个由新概念、新名词所编织而成的政治文化之下的人,看待世界的方式与行动的方向都起了变化。年轻的读书人所理解的常常只是几个粗浅浮泛的概念,可是因为对旧的已经失去信心,对新的、未知的世界无限向往,一两个名词、一两个概念,便成为一种形塑个人与社会的重要思想资源。我们应如何捕捉这些飘移的讯息,从而勾勒出晚清以来“自我感知的框架”的情状?

  Reinhart Koselleck在一篇文章中说了一个故事,他说在Franke这个小地方,古来的习俗是未成年的子女不能上桌吃饭,有一天一个少年从外面回来,他父亲先是赏了他一个耳光,然后告诉他,从今以后,他可以上桌吃饭,家人对此突发事件非常错愕,忙问父亲这到底是为什么,这位没有什么知识的父亲回答说:“人们说这是进步!”17这本来是一个平凡无奇的小故事,但在这代中国随时随地在发生。举一个例说,晚清书刊中满纸的“公理”、“公法”…,五四以后,青少年的口头禅“向上的生活”、“进步”、“反动”、“主义”,或是他们在诗文中常用的“自然的”与“有意识的”之对立,便发生这种作用。“向上的生活”、“有意识的生活”,成为塑造“自我感知框架”的关键词,就像那位父亲一知半解地说“人们说这是进步”。

  最后,我想以三点作为这篇短文之结束。

  第一,比较研究也是不可忽视的,这方面前辈史家已经作过种种努力,但是大多是以现代化的理论为基础来进行,我们应该摆脱这个理论支架,把近代中国思想和同一段时期印度、东欧等地区的思想发展进行比较。此外,我们如果更加深入地了解近代欧洲思想学术,并把中国放进当时世界思想脉络中去理解,必然会得到较为深刻的见解。

  第二,从年代上来说,一九五○年代以后的台湾与中国的思想历史,目前仍是一片相当荒芜的园地,而这五十年中海峡两岸所经历的思想变化非常复杂、深刻,应该得到特别的重视。

  第三,有许多普遍感到兴趣的问题,像隐私的观念、人权、友谊、宇宙观、时间、空间的观念等,还较少被放在近代思想文化史的脉络中加以探讨,值得进一步开拓。

  第四,虽然我在前面谈了这么多,但是,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我们仍然不能忽略对于一群又一群思想家们的原典的阅读与阐释,如果把康有为、梁启超、孙中山、陈独秀、胡适等人的思想从近代历史上抽掉,那么,近代中国历史的发展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所以,对于重要思想家的著作进行慎密的阅读,仍然是思考思想史的未来发展时最优先、最严肃的工作。

  注 释:

  1 John Austin, How To Do Things With Words (New York: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75).

  2周作人《知堂回想录》(香港:敦煌文艺出版社,1998),页76-77。

  3我注意到,人们去探讨下层民众文化时,有意无意间出现一种错觉,认为真正值得注意的只有通俗宗教,通俗化的儒家是不值得注意的,或是这些成份根本不存在。

  4有时儒家经典还被当成养生诀。陆世仪《思辨录辑要》卷十:“先君少时曾授仪以儒家养生诀云,于邹学师屏上得之,其言曰:『动静必敬,心火斯定,宠辱不惊,肝木心宁,饮食有节,脾土不泄,沉默审言,肺金不全,澹然无欲,肾水自足,其言极平易,极精微,极简要,极周币,通于大道,绝胜导引诸家。』”(页6)

  5以明代来集之的《对山堂续太平广记》中搜集的一些故事为例,可以看到它们如何被用来治病驱鬼。在《风俗通》中有一则说“武帝迷于鬼神,尤信越巫。董仲舒数以为言,帝验其道,令巫视仲舒。仲舒朝服南面,诵咏经论,不能伤害,而巫者忽死。”那么儒家的经书是可以抵抗巫。《易经》与《孝经》特别具有这种能力,来集之引某一部《江西通志》,说德安有一位江梦孙(字聿修),家世业儒,博综经史,他出任江都令时,听说县厅经年闹鬼,历任皆迁于别厅。江梦孙不管,他升厅受贺,在夜间则“具袍笏端坐,诵《易》一遍”,而鬼怪乃息。此外,《说頣》一书也记载北斋权会夜问乘胪出城东门,突然觉得有一人牵着驴头,有一人随后,走入迷路,权会觉得有异,乃“诵《易经》上篇一卷未尽,前二人忽然离散。”吴均的《齐春秋》则记载顾欢以孝经去病的故事。书上面说“有病邪者,以问欢。欢曰:『君家有书乎?』曰:『惟有《孝经》。』欢曰:『可取置病人枕边,恭敬之,当自差。』如其言,果愈。”(转引自郑振铎,〈经书的效用〉,《郑振铎文集》(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8),页344。

  6见我的〈潘平格与清初思想界〉,《亚洲研究》23,页224-268。

  7李百川,《绿野仙踪》(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6),页617。

  8 Peter Burke, The French Historical Revolution (Stanford Univ. Press, 1990), pp. 23-24.

  9 Max Weber, From Max Weber tr. H. H. Gerth and C Wright Mills. (NY: Oxford Univ. Press, 1958), p. 280.

  10 Robert van Krieken, Nobert Elias (Routledge, 1998).

  11 David Lowenthal, The Past is a Foreign Country(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5).

  12 Michel de Certeau, The Practice of Everyday Life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88).

  13这些地方上较早的一批旧读书人,譬如周庄的诸福坤,南社的最早几位先驱,早年皆受学于他,他们的思想意态显然已经酝酿着一些变化了,但我们对此等人物却只有吉光片羽的了解。

  14关于此案之过程,见刘志琴主编《近代中国社会文化变迁录》(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98),页380-383。

  15 Ramond Williams, The Long Revolution (New York: Vintage Books, 1973).

  16借自Clifford Geetz, The Interpretation of Culture (N. Y.: Basic Book, Inc., 1973), p. 239.

  17 Reinhart Koselleck, The Practice of Conceptual History, translated by Todd Samuel Presner and others (Stanford, California.: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2), p. 218.

  原载:《史學方法與歷史解釋》,康樂 彭明輝主编,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2005年出版。

上一篇:哈耶克批判的前提性准备

下一篇:中国城市教育分层研究(1949-2003)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牺牲人民的“革命逻辑”

(《斯大林秘闻——原苏联秘密档案最新披露》,「俄」爱德华。拉津斯基著, 李惠生、盛世良、张志强等译,新华出版社1997年8 月出版。)多少年来,我们对于革命的想象,一直是那么高贵,那么辉煌。多少年来,我 们一直以为自己是革命成果的消费者,从而对革命抱着格外的崇仰。直到我们发现, 我们生活深处的许多痛苦和耻辱,跟那些所谓革命理论和实践有着割不断的联系的 时候,我们这才想到,应该去追索一下革命究竟是什么东西,革命的理论究竟是什 么东西。只稍加思索,我们就不难发现,革命比我们所想象的要复杂得多,或者干 脆说,革命本身就是一个十分……去看看

中国近代工业化失败的三个原因

[编者按]本文是作者的书稿《反传统主义与现代化--以中国革命为中心》的第一章。书稿的其他章为:政治路线与文化思想;反传统主义:民主与科学;反传统主义:奴隶史观;革命的现代化。  中国近代工业化失败的三个原因:中心国家、王朝周期与日本崛起的影响    20世纪的中国思想界以全盘性的反传统主义为旗帜。   从五四运动到文化大革命,尽管持论的立场多有变化,但反传统话语的激烈性格始终如一。需要指出的是,中国20世纪反传统主义思想的根须深植于19世纪后期的政治、经济、军事层面,两者之间有着明确的历史因果。具体地说,20世纪中……去看看

APEC 架构与运作的发展与两难

前言   亚太区域性经济合作的概念其实起源甚早,一九六七年成立以各国民间企业为主体的太平洋盆地经济理事会 (Pacific Basin Economic Council, PBEC) ,一九六八年成立的太平洋贸易及发展会议 (Pacific Trae and Development Conference, PAFTAD) ,到一九八0年成立产、官、学三方参与的太平洋经济合作理事会 (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 Council, PECC) ,分别代表著不同阶段的亚太经济合作阶段,但是均从未出现纯官方政府间为主的经济合作组织 。直至八0年代末,监于欧洲及北美地区逐渐形成经贸共同市场或自由贸易协定,亚……去看看

农民何时才能享受充分的教育?

教育落后是目前农村社会最为严重的问题之一,也是农民长期处于贫困之中的最根本的原因。要摆脱精神和物质上的双重贫困,必须改变农村教育长期落后的面貌。然而,在科教兴国已经成为一项基本国策的今天,农村的教育现状仍然不容乐观,甚至有些方面的情况还有继续恶化的趋势。农村教育长期存在的一个突出的问题,是农民不能享受到比较充分的教育。一个人要获得丰富而全面的知识,要把自己造就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材,或者要具备过硬的谋生本领,所接受的教育必须达到一定的年限,年限过少一般难以达到一定的学力,也影响到综合素质的提高。发达国……去看看

中国文化中的环境生态意识及其现代发展

90年代,美国经济学教授芭芭拉·沃德和微生物学教授勒内·杜博斯合着了一部警世之书,书名叫“ONLY ONE EARTH———只有一个地球”!两位作者集成了上百位相关领域的专家的思想,怀着一种强烈的忧患意识,警示世人:在茫茫宇宙之中,星球无数,却只有一个星球来让长有四肢,用肺呼吸,用大脑思考,用嘴表达意愿的高等动物生存,如果人类自毁家园,明天我们将无处容身。今天,“只有一个地球”的观念已经逐步为世人所接受,每年的6月5日被联合国确定为世界环境日,1999年已是第27个世界环境日,其主题是“拯救地球,就是拯救人类的未来”。 有资料表明:目前……去看看

从《七律·有所思》看毛泽东发动文革的运思

古曰:“诗言志”,作为二十世纪巨人的毛泽东,他所创作的绝大多数诗篇都与他的政治理想和报负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1966年6月毛泽东写就的七律《有所思》就是这样一首政治诗篇,它真切地透露出毛泽东发动文革的复杂运思。今天我将从历史的角度来谈毛的这首诗所透露出的丰富的意涵,我给自己的要求是:1,所谈的都要有历史资料的依据,并兼顾到资料的平衡性,2,尽量做到客观,中立,当然研究者不可能没有自己的价值倾向,但要有所克制。我先简单说一下这首诗的背景。1966年6月,文化大革命的风暴已降临北京,月初的第一天,刚刚改组的《人民日报》以通栏……去看看

[作者惠赐]反垄断,求民主

奥列格·雷日诺夫:原著 向洋:编译前苏联解体十余年来,这场历史变革带来的成功与失败,痛苦与喜悦,经验与教训广为世人关注。随着曾在前苏联历史舞台上扮演过重要角色的共青团的瓦解,俄罗斯的青年工作经历了一个新的发展轨迹。前苏联解体后的10年是俄罗斯的政治经济体制,社会环境,人们思想观念发生剧烈变化的十年,作为苏共体制下的特有政治性组织---共青团,也随着苏联社会体制的崩溃而瓦解。社会生活各个方面的深刻变化对国家青年事务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俄罗斯青年事务在新的环境下面临着机遇和挑战。共青团的瓦解,打破了共青团作为青……去看看

[作者惠赐]网络思想史上的“学而思”(“问题与主义”)

说明:在网络世界中,“学而思”建立至今只有两年的时间,而且她正展现着旺盛的思想力量。现在对她做出总体的评价尚为时过早。本文只是通过对她两年来的思想内容的观察,阐述在过去的两年中她在“网络思想史”上的地位和影响。而现在对她做出真正的评价还为时过早。如果说在二十世纪中国一般思想史上发生了一个影响巨大,足以载入史册的事件,那就是网络的出现。诚然,网络和纸一样,仅仅是一种传播工具。纸的出现并没有给思想史带来太大的影响,在造纸术和印刷术盛行之始,思想的变化并不大,主要原因在于无论汉宋,造纸术和印刷术出现带来的……去看看

国家安全观的终结?

文章来源:《欧洲研究》 2004年第1期 内容提要:冷战结束以后,国际社会面临更为复杂的安全挑战,传统的以国家为本位的军事安全只是国际社会面临的众多安全问题之一,人们的安全观念正在发生重大转变。对此,国内外学者提出了新安全观等概念来解释这一现象。然而,对新安全观的强调却易使人们对安全问题的认识发生误解和偏差,忽视或淡化国家安全和军事安全问题,甚至有贬低传统安全之虞。本文从国家安全的缘起、认识安全问题的不同视角及安全观形态的转变等方面入手,对安全问题展开了有针对性的论析,确认了国家安全观的核心……去看看

近五十年的中国历史学

原载《历史研究》2004年第1期  英国著名史学家巴勒克拉夫说:“1955年前后在‘自由’派历史学家和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当中都孕育着某种即将露头角的东西,”因而,“1955年这个年份”无论在东西方都是“一个转折点的标志”,这一年以后的东西方历史学,都在“探索不同于传统的另一种研究方式”。①当代中国史学虽然发端于1949年,但严格地讲,真正的转向也大约发生在1955年前后,因为正是在这一年,中国展开了大规模的“胡适批判运动”———这意味着学界向民国学术路线的集体公开告别。至此,当代中国史学开始了它迄今50年的崭新行程。……去看看

中国农村土地制度变迁:一个产权的视角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经济学院,湖北武汉430073)  原载《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2006年第5期p18-22  摘要:农地制度历来是中国农村变革的关键,其要义在于产权。本文从产权角度对建国后中国农地制度变迁作了简要分析。作者认为,产权的界定与实施决定着产权的经济绩效。土地改革以来各种农地制度创新形式的不同经济绩效都与产权清晰程度和实施机制有关。  关键词:农地制度;产权;经济绩效  收稿日期:2006-06-25  基金项目:教育部重大科研项目"农村土地问题立法研究"(05JZD0005)  作者简介:袁铖(1967-),男,湖北京山人,中南财经政法大……去看看

谨防重蹈旧中国农村破产的覆辙

——从工商、金融资本对农村的过量剥夺谈起  《战略与管理》杂志1999年第1期  引言:   本文 [1] 与已经发表的“农村土地问题的世纪反思” ( 见本刊 1998 年第 4 期——编者 ) 为上下篇。   上篇说明:解放前我国农村在“人地关系”高度紧张的基本矛盾制约下,逐渐出现了土地占有权逐渐分散、而使用权相对集中的趋势。由于高地租率的压力,土地使用权实际上只能向生产能力强的自耕农(亦即中农和富农)集中。因此,早在解放前土地产权即已经是“两权分离”了,这其实也是使资源配置相对合理从而稳定农业生产的重要的制度因素……去看看

人口转变的经济效应及其对中国经济增长持续性的影响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  原载《中国人口科学》2004年第5期  「标题注释」感谢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日本住友基金会对本研究的资助,以及与蔡昉、郑真真、王德文、张车伟等讨论中得到的帮助。  「内容提要」文章使用中国分省资料,对人口因素和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进行了实证研究。与其他跨国的经验研究类似,文章对中国分省资料的实证分析表明,人口因素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是动态的。出生率增加对经济增长的负面影响越来越小;新增劳动力对中国经济增长的积极影响则越发明显。从维持经济持续增长源泉的角……去看看

人际关系资本与关系资本借贷

耿敬,上海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博士  李琰,上海大学社会学系,硕士研究生  原载《社会》2007年第3期p44-69  *本研究获上海市重点学科建设项目"都市社会研究"(Y1014)资助,谨致谢意。遵照学术研究的规范,本文出现的人名均为化名。  摘要:本文试图从互动论的研究视角,通过对一个关系资本借贷案例的分析,来说明人们是采取怎样的行动策略使社会资本的功能得以呈现的,并对功能主义和结构主义两种研究视角提出质疑。本文认为,人们只有通过其自身所拥有的动员能力,动用其社会关系网络中已存关系资本,或建构新的关系链条以借用顶端优势……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