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级差别赞

  作者简介:丹尼斯·杜顿(Denis Dutton),教会坎特伯雷大学哲学教授,编辑《文学日报》网站。该文选自他的《赞美精英》一书。

  丹尼斯·杜顿(Denis Dutton)写到等级差别是人类社会内在的本质,人们对于精英的厌恶可以追溯到史前时期。

  我不是要称赞精英主义而是要理解它,不是要讨论精英的历史而是讨论史前时期的精英。

  人类天生是有等级差别的,他们喜欢根据技术、年龄、财富、能力、经验或者任何别的标准进行等级划分。如果我们愿意,当然可以否认等级差别的存在,但是我们都知道在关键时刻,连无政府主义者在成立无政府主义者协会的时候,做的第一件事情也是选举管理委员会。

  “更新世”是一百六十万年前到一万年前的时期,当时已经开始建造城市,发明了农业和文字。此后来出现的就是现代阶段即全新世,但是人类的性格和社会性的形成是在早期的、延续时间更长的更新世时期。这一点对于演化心理学非常重要。

  根据我们所了解的从更新世狩猎者社会到当今社会的知识,可以稍微谈谈等级差别的社会是如何形成的。在这个背景下,我们有必要考虑从更新世继承下来的遗产,因为虽然每个社会的等级差别由于地方文化特征的不同而不尽相同,但是人类社会中形成等级差别的意志是坚定不移的,就像血液凝固或者喜欢糖和脂肪一样。

  公平正义的一些笼统观念天生存在于狩猎者部落的等级差别中。纯粹的自我利益或者家族利益不是最重要的。比如当时也存在食物分配的公正:成功的打猎活动后,人们有义务公平分配猎物,而不是只留给自己或者家人。至于说地位和机会,我觉得可以通过考察典型的更新世狩猎部落中建立等级差别而学到很多东西。

  这些群体似乎可以从流动性,灵活性,技术专业化和悄悄向猎物靠近等方面进行调整以实现最大限度的成功。他们需要合作,要结成群体。只在兄弟之间结成群体的要求或许太过分了,但是标准的狩猎者社会应该是在二十五人到一百五十人的规模,当然包括兄弟或者堂兄弟。请注意狩猎者群体的规模一般在十人到十二人,有趣的是,这碰巧和英国陆军的最小单位排以及美国陆军的班大小一样,或者自罗马时代以来几乎每个国家的陆军的最小单位一样。

  它也接近九到十二人左右的弃权规模,这是许多运动中的小组或者公司董事会的规模。

  这是关于人性的偶然事实。我们本来可能组织五十人或者一百人或者三人的最佳的活动群体,那样的话,我们作为一个物种将有对于名字和面孔的不同记忆方法,在社会中组织协会的不同方法。但是随着智人(Homo sapiens)的变化,我们终于把十二这个数字作为全世界合作团体的弃权规模。

  这种小团体连同养活和保护的更大的狩猎者部落不仅打猎,而且掠夺其他部落或者防备其他部落的掠夺。

  这些部落被所谓颠倒的支配等级来管理。纯粹的支配等级体系是位于顶端的个人控制下面的所有其他人:很可能是男性,而不是女性。这样的安排只有到了现代才切实可行,也就是说在过去的一万年里,随着农业和城市的发明,使得粮食储存成为可能,从而可以供养警察和军队。

  现代世界确实存在纯粹的支配等级体系,在过去一万年里曾经有过。约瑟夫·斯大林的苏联是现代的纯粹支配等级社会的典型例子,从最高统帅一级一级往下,这让我想到狼群。我曾经在动物园观察到一个狼群,如果你看到处于底层的一两个动物,会发现确实让人难以置信地残忍。狼群中最弱小的狼无论白天黑夜都遭受折磨、攻击、吼叫、不断处于痛苦和恐惧中。支配等级社会确实是残忍无比的。

  当然,我这样说是因为我是从颠倒的支配等级社会演化而来,我们都是。如果我们演化的方式不同,这正是偶然性的内容,或许应该羡慕狼群的等级呢。但是人类颠倒的支配等级体系是处于上层的个人凭借技术、才能、知识、或者仅仅是性格的力量成为下士、中士、上尉、小组长或者主席作为领袖,其他人都跟随他。这个体系被称为颠倒的支配等级是因为领袖需要被领导者的合作。

  在更新世时代对独裁支配的反应可能是出走、杀人、不合作、有趣的还有嘲笑。嘲笑是所有人类社会对付上层人的标准方式。只需要看看澳大利亚政治就行了。

  怀疑、怨恨上层精英的心态似乎存在于我们的基因里,如果更新世狩猎者社会能说明问题的话。我们喜欢为自己考虑,我们要求独立自主,如果得不到合作,我们也拒绝合作。

  人类这个保持相对自主性同时在小群体内合作的愿望清楚表现在现代社会有组织的群众团体中,不管是民主社会还是独裁社会。比如美国人和澳大利亚人是小群体的积极参加者,特殊兴趣俱乐部比如集邮协会、古玩爱好者协会、花园俱乐部、教会团体、扶轮社(Rotary)狮子会之类的服务团体、体育俱乐部、内战重现协会、唱诗班等不一而足。

  在现代专制社会比如战后苏联,许多感到和远方的大一统政府疏远的公民花费更多的精力参加个人团结意识强烈的团体活动中,比如地方象棋俱乐部或者在少先队员中组织孩子们的远足等。这样的小团体仍然存在等级差别,但人们常常试图保持他们作为成员的小群体中的差别地位。

  所以,一个人作为大公司的工人或者政府部门小职员地位不高,但是他也可能是飞机模型俱乐部的主席。

  当今构造良好的社会,包括现代民主社会为狩猎者适应等级差别的倾向提供了充分的发泄口,在等级差别群体中获得相对主导权,同时拥有个人自主权。当今生活的众多自主领域比更新世时代为个人开放了更多的可能性,在一个有组织的群体内适应、领导或者跟从。

  至于等级差别和精英主义,对于领袖天生的怨恨,从更新世起就有的反精英主义或许部分地可以从小部落是零和经济这个事实来解释。也就是说一个人拥有了任何东西,其他人就无法再享用。有些心理学家认为更新世的零和本性给我们人类遗传的心理使得在理解借贷、利息和经济增长等概念时遇到很多困难。

  在更新世,人们继承遗产的观念很弱,因为流动的群体不能获得土地或其他可以留给子孙的财富。继承遗产只是在建立了城市以后,同时伴随着家族体系,以及通过朝代传承的权力和财富的方式后才成为可能。更新世没有朝代更迭。

  更新世时代人的心态倾向于认为发财的人都是在损害了别人利益的基础上实现的。比如,谈到自由贸易的利益,这样的思维方式让我们成为坚定不移的贸易保护主义者。我们的本能倾向于基本的更新世风格的交换,但是现代经济涉及的交换要多太多了,伴随着我们并不总是能理解的东西如利息和投资等过程。

  狩猎者社会倾向于建立等级差别的社会还有另外一个方法,它表现在纯粹的支配等级和生产等级之间的区别。在支配等级体系,有人是头领,支配所有其他人,不管是因为世袭或者在有些情况下单纯凭借强壮的体力。这在更新世不是真正可能的,因为一个人不能在身体上控制群体中的所有其他人。

  生产等级体系不是靠武力威胁,爬上等级顶端的人是因为和其他人相比,他技术更高、更聪明、更有本事、更有创造性。比尔·盖茨的财富来自他的聪明,但不是谋杀竞争对手的聪明。另一方面,萨达姆·候塞因是支配性等级社会的头目,他也很聪明,但那不是生产性的聪明,而是拿枪强迫别人听从和支持他的聪明。

  考虑到从更新世继承下来的本性,人类倾向于混淆不同类别的等级体系。当今世界上的反精英主义就是古代羡慕和怨恨倾向的表现。

  我们怨恨有钱人,有时候也变成了怨恨他们获得的价值观。这样的羡慕是破坏性的,我们怨恨富人,我们也厌恶与这些“精英分子王八蛋”有关的任何东西。

  有意思的例子可以在去年出版的一本书中找到,该书《艺术有什么好?》的作者是牛津大学教授和批评家约翰·凯里(John Carey)。尽管凯里文学眼光深邃,他非常精彩地描写了英国文学的笼统历史,但是他似乎根本没有欣赏音乐的耳朵。他在这个领域的失聪结合了他对英国上层阶级的厌恶。他认定歌剧不过是有钱人炫耀珠宝和貂皮大衣的方式,是个仪式,就像议会开场。在他看来民俗表演场所考文特花园(Covent Garden)获得国家补贴是丢人的事情。

  如果你不理解等级体系价值的话,可能觉得它非常奇怪。我们多数人认为没有足够多的物理学知识来理解为什么有人获得了诺贝尔奖,但是我们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它很可能是正当合理的,毕竟有人明白他们在做什么。

  但在艺术问题上,这种谦逊好像没有自然地降临到对艺术不是很了解的凯里身上。(当然,当你在讨论艺术和批评时,骗子确实很多,或许在凯里时代,他已经看到太多受到德里达激发的后结构主义者英语教授的嘴脸了。)

  我在讨论的趋势在我看来是人类本性永久存在的特征。

  许多人厌恶和富人结合在一起的精英主义价值观,不管是歌剧、还是夏敦埃葡萄酒、画廊开幕式、能够区分“criterion”(单数)和“criteria”(复数)、正确使用撇号、贴切的莎士比亚名言脱口而出。这或许是我们更新世遗产的一部分。

  法国理论家如皮埃尔·布迪厄(Pierre Bourdieu)和一些英国马克思主义社会学家试图发现富人能做的或者喜欢的任何东西不过是没有内在价值的社会标记而已,这样的对待或许有哲学上的合理性。

  现代民主国家对于精英主义的辩护将是对于高雅品位和教育价值的辩护,这些是内在的,客观的给人带来回报的东西。我们不需要为喜欢科学而不是迷信,喜欢歌德而不是帮匪说唱(gangsta rap)道歉。这些价值本身并不暗示社会等级差别,除了要获得精英价值的成就需要接受教育外。受到更好的教育很少给人带来伤害。

上一篇:中国新知识分子

下一篇:当代中国改革中的社会民主主义思潮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当代艺术、文化立场与新现实主义

当今的北京宋庄画家群体,早已引起了国内外的关注,对于他们的艺术创作、生命状态乃至艺术理念的理解,面前评论界还没有系统的研究,这一方面是由于这个群体本身尚处在流变之中,其中的理念分化和多元变奏在不断发生,另一方面则是由于对于中国现当代艺术的界定还没有形成共识,国际与国内的艺术市场的冲击和画家们的内在反应都呈现着迷茫和焦虑。从某种意义上说,张鉴墙近期的艺术具有很大的代表性,他的经历和作品以及艺术理念,突出地体现了新一代宋庄画家的特性,在宋庄谱系的嬗变中勾勒出一种新的叙事,在我看来,其中触及当代艺术、文化立……去看看

进化对策论:理论、模型与应用

对于经济学家而言,非合作对策论又称非合作博弈论,是用来分析和研究经济问题的极有价值的工具,因为它提供了建立经济行为人策略相互作用的分析语言,而且它还能导致人们直观的洞察力由简单内容转向更复杂的内容上来。当然,相当多的观点是凭借纳什均衡概念的运用而得到的。这种深受人们喜欢的博弈理论思想日益增长促使人们对另一种事实不断增长的认识和思索,均衡分析在什么时候以及为什么是合适的?对这个问题的解答不是一个简单而容易回答的。可惜的是,博弈论的理论和分析方法还没有提出对纳什均衡概念之外的可供选择的内容。 ……去看看

深圳劫贫济富的社保政策

作者:深圳WTO研究中心2003年2月12日2002年7月24日,深圳市长于幼军签发了“《深圳经济特区企业员工社会养老保险条例》若干实施规定”。该规定于去年9月1日生效。这个新规定和旧规定的关键不同之处,在于实际上让几百万没有深圳户口,但是在深圳工作和交纳社保费的人,从深圳领不到养老保险金。我们可把新旧规定作一比较。原条例第二十三条规定:深户及非深户籍的员工实际缴费年限累计满15年,就可在深圳享受养老保险待遇。2002年7月24日新出台“《深圳经济特区企业员工社会养老保险条例》若干实施规定”第十三条规定:“非本市户籍员……去看看

Prospects of Taiwan-US-China Relations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NATIONAL CHENGCHI UNIVERSITY  The views expressed within the Taiwan Perspective are that of the individualauthors and are not intended to represent those of any other party,affiliationor organization.  Taiwan Perspective An e-paper published by the INPR Issue no.2  2004.01.29  I.BILATERAL RELATIONS BETWEEN TAIWAN AND CHINA FROM 2000TO 2003  Prior to the 2000presidential election in Taiwan ,Beijing had hinted severaltimes that if Ch……去看看

关于哈耶克及哈耶克在中国的几点评论

我读哈耶克的书是在1980年代。《通往奴役之路》是1960年代出的内部版,《自由的宪章》(那时还不叫《自由秩序原理》)是台湾人翻译的。一本在首都图书馆,一本在北京图书馆,只许阅览,不外借,于是便每天去图书馆阅览。后来又在内部书店买了一本东方出版社出的《不幸的观念:社会主义的谬误》,很喜欢看。后来,到了1990年代,《通往奴役之路》和改称《自由秩序原理》的《自由的宪章》都有了,也买了,却只是翻翻,没有再从头到尾一字一句的通读,因为我很少把一本书从头到尾读两遍--还有那么多别的书要看呢。   我之所以回顾一下自己读哈耶克的……去看看

德国邮政体制改革问题研究

[摘要]德邮政体制改革始于1990年,改革分两个阶段推进。改革的目标是,打破行政垄断、减少政府干预、实行企业化经营,最终使这一公营部门私有化。第一步改革是,按照业务领域的特点,把邮政、电信和邮政储蓄部门拆分、组建成三家公司;第二步则是在公司运转五年后,公司改制上市,继而撤销邮电部,将保留下来的政策调节职能并入财政部。德邮政改革中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做法是,先立法,后改革。经过两个阶段改革,目前德邮政和邮政银行这一昔日传统的垄断行业已基本开放,在脱离行政体系后,企业效益不断提高,国际业务进一步扩大。2003年,德邮政体制……去看看

争夺地带:从基层政府化解劳资纠纷看社会转型

原载《社会》2009年第1期  摘要:本文通过对华南PS街道办事处化解劳资纠纷的过程及相关事件的田野研究,提供了一个关于2008年劳动合同制度实施的具体案例分析。笔者发现,在《劳动合同法》生效以后,街道办事处在劳资纠纷中的角色由过去的放任转向了干预,并人为地降低了法律的执行标准,以预防可能出现的社会不稳定因素。笔者认为,劳动合同制度未能得到有效实施是受制于多个相互联系的社会过程——如基层政府的组织环境、城市化以后街道办事处与社区关系的变化、产业的升级转型等——的互动。本研究表明,在……去看看

妇女教育对农户收入与收入差距的影响

原载《世界经济》2006年第7期  「标题注释」本文数据得到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朱玲教授课题组支持,作者在此对他们及北京大学姚洋教授给予的宝贵意见表示感谢。作者还特别感谢匿名审稿人的建议,文中汲取了他们的良好意见并相应进行了修改。当然,文责由作者自负。  「作者简介」高梦滔,云南民族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  和云,云南民族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云南昆明650021  「内容提要」本文基于中国山西省947个农户微观数据,针对男女劳动力的教育对农户收入和农户收入差距的影响进行测算。经验研究的结果显示……去看看

自由主义

孙中山先生曾引一句外国成语:“社会主义有五十七种,不知哪一种是真的。”其实“自由主义”也可以有种种说法,人人都可以说他的说法是真的,今天我说的“自由主义”,当然只是我的看法,请大家指教。  自由主义最浅显的意思是强调的尊重自由,现在有些人否认自由的价值,同时又自称是自由主义者。自由主义里没有自由,那就好像长坂坡里没有赵子龙,空城计里没有诸葛亮,总有点叫不顺口罢!据我的拙见,自由主义就是人类历史上那个提倡自由,崇拜自由,争取自由,充实并推广自由的大运动。“自由”在中国古文里的意思是:“由于自己”,就是不由于外力,是……去看看

我为什么主张重建农民协会?

于建嵘,男,1962年生,法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管理学博士后,副研究员。著有《会员制经济》(中国青年出版社1998年版)和《岳村政治》(商务印书馆2001年版)等。  2003年3月8日,我应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NGO研究所的邀请,作了一次有关&xqypic农民有组织抗争&xqypic的演讲。在这次演讲中,我根据近几年在湖南进行社会调查获得的资料,重点介绍了我国农村特别是中部地区,自1995年以后,因农民负担和干部作风等问题发生的一系列直接针对基层政府的群体性突发事件。我特别提到,由于这些事件,逐渐产生了一些以&xqypic上访代表&xqypi……去看看

丹东与妓女

毕希纳(Georg Buchner 一八一三——一八三七)懂哲学、神学和脑神经学,写小说、剧本和情书也在行,还搞革命,一个十足的德意志天才。仅从他的文学语言来看,就知道他脑子里装满了敏锐奇妙的思想。可惜他二十四岁那年得伤寒发高烧死了。   尽管死得过早,《丹东之死》足使毕希纳不仅在现代文学史上,也在现代思想史上成为一块路碑。一百多年来,德国甚至整个欧美知识界不断有人被他尖锐的思想吸引,惋惜他的早逝。的确,要不是因为偶然的高烧,十九世纪下半叶的德语思想界恐怕就不会仅是马克思、尼采领风骚了。   丹东是法国大革命初期的……去看看

略评《读书》2000第8期

暑假结束,照例将假期中拉下的值得看看的报刊过一遍。说过的话——《读书》眼下还是要翻翻的,花了约三小时,作为学术外行,从我这个一般读者的角度发几句议论,不用说,谁都有权这样做。不是批评归批评,“事实”归“事实”吗?那就来个具体落实,个案分析。这工作早该有更适合的朋友做的,我先勉为其难抛块砖。  这回的开篇面貌变了,在美学人冯象来谈腐败,大意是忧患的,但晦涩得很,题目《腐败会不会成为权利?》就不好懂:“权利”(我现在改说“利权”)不是“权力”,腐败既是“权力”的滥用,人们就要用各种利权制约权力,这样说,“腐败会不会成为权利……去看看

政府规制改革的成因与动力

原载《管理世界》2008年第8期  摘要:本文详尽的讨论了中国药品规制改革的历程,论述了药品规制中的危机事件,着重剖析了国务院、跨国公司、传媒、专家、公众等不同角色在药品规制政策形成中的作用。本文提出由政府来捍卫自由市场和社会正义,进行有效率的风险规制;目前中国的规制政策议程设定,是多重源流交互作用的结果;如何摒弃全能主义国家和计划经济的遗产,建立中国的规制型政府,是我国社会性规制领域中所面对的共通课题。  关键词:政府规制;药品规制;风险社会;规制改革;行政法  *本文得到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以及南开大学20……去看看

东亚历史教科书和历史教育

一 引 论   2005年碰巧是历史纪念日比较集中的一年,因而人们对历史的关注程度也比其他任何时候都要高。为了把这些历史纪念日发展成想象未来的一个资源,我们必须考虑如何纪念它,而且也应该考虑一下,“今年”在我们的历史中将会如何被纪念。  笔者在2005年春季号《创作与批评》的“卷头语”中曾经提过,希望今年在我们的记忆中,能成为为达到韩国社会内部和平与东亚国家之间的和平,并著手实行“二重计划”大转换的元年。凑巧,日本《朝日新闻》1月1日社论中也提到,希望今年作为一个“东亚共同体元年”,这让我们感觉到东亚地区合……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