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下午好!

  感谢主持人,邀请我参加这样一个盛会。今天我想来谈一个问题,我把它叫做“市场:一个以社会结构为中心的解释”,我是搞社会学的,我是关心社会结构,各位是搞市场的关心的是市场。我想用这样一个题目能够把这两个兴趣之间能够建立一个联系,这当中的一些想法还是很初步的,然后一些问题我们可以继续来进行探讨。

  什么叫一个以社会结构为中心的视角呢?我想说一个现象,在最近这些年我们可能都会有一些感觉,在政府的一些政策当中,只要涉及到穷人和富人的关系,往往就有这样一个倾向,这个政策如果照顾一点穷人的话一定伤害富人;如果顾忌一点富人的话一定伤害穷人。尤其是在我们房地产的政策当中,这点会看的非常清楚。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我觉得这里面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你如何来看待你的社会成员?在这个当中缺少了一个最基本的东西,就是现在我们叫社会成员也好,叫人们也好,已经不是一个铁板一块,而是已经是一个分层的社会。所以,现在我们很多的政策为什么会出现这个问题,就是往往把这个社会看成一个无差异的社会,虽然尽管人们现在也经常说现在有穷人有富人,但是真正把这一点落实到政策上,其实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那么,就拿房地产来说,在一个分层的社会当中,实际房子对于不同人的意义是完全不一样的。对于富人来说,可能就是一个大的扑克牌或者是一个麻将,对穷人来说就是一个居住的地方。所以,就中国的情况来说,这个富人最高端的房子,其实我们老是有这样一个假定,我们最高的房价一定要抑制,为什么呢?这个房子如果要高了,说这样就很容易把低的房价拉上来,其实是没有道理的,奔驰、宝马再贵也把夏利的价格拉不上来,夏利该是3万还是3万,该是4万还是4万。所以这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政策,是一个应该有区别的政策。富人这边刚才也说了,最贵的房子是做一个财产的符号,财产的符号其实完全没有必要限定他的价格,14万算什么,你有能力炒到140万,政府收税就是。然后比这个更低一层的,像大学我这样的,年龄也比较大一点,我们在座的也属于这个情况,尤其是年龄大一点,但是我看年龄大的不多。要保证,至少要鼓励他有两套房,为什么?因为我们社会保障高度不健全,然后这些人相当一部分有了房改房,一套住,一套租,身体好我们拿来旅游,身体不好用来补贴看病等等。但是,我们政府这几年一直发出信号,我要让你买的起养不起,然后在下边还有年龄更小的,你要保证他说先能够租房,然后能买小一点的房,低价格的房,然后这个社会还应当有一部分人,这个房价再低,租金再低也是买不起,住不起的。这样就有政府来解决住房的问题。

  所以,一个社会我们建立这个社会已经是一个分化的社会,已经是一个分层的社会。那么,这个政策应该是建立在这样一个假设的基础之上。但是,刚才我们也说了,这些政策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些倾向,一照顾点穷人就伤害到富人,一照顾点富人就伤害到穷人,我们还是忽略了我们是一个分化的社会。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看很多问题,我今天要谈的是以一个社会机构为中心的视角,我们看政府的政策也好,看市场也好,这都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视角。我把它叫做以社会结构为中心的视角,这个社会结构是指什么呢?就是指由于不同的特征,社会当中有不同的人群,这些人群以及他们所结成相互之间的关系,这个关系的模式以及这个关系的模式叫做社会结构。也就是说社会结构实际上是建立在社会差异的基础上,这种社会的差异可以是财富,也可以是权利,也可以是威望,也可以是年龄,也可以是性别,也可以是种族,也可以是城乡的不同身份等等。所以,这样我们以社会结构为中心我们去一些问题,可能就能看到一些从其他视角很难看到的问题。

  我记得刚到清华的时候,我现在是在清华,原来是在北大,我是2000年的时候到清华的,那时候刚刚开始建系还没有学生,我们就给全校的学生上选修课。有一次上课我讲了半道有一个学生就站起来了,他就问孙老师我听您这个课还是挺有意思的,但是我是学环境工程的,我这一辈子也不太可能搞社会学了,你给我说说我听社会学对我搞环境工程有什么意义没有?我当时想了想这么回答的,不同的学科他往往研究的不是不同的问题,而是对同样一个问题从不同的角度来进行研究。比如环境的问题,完全可以从不同的学科,不同的角度去看。环境工程虽然我不太明白,但是我估计清华是一个文科学校,主要是以技术为主,什么样的工艺造成什么样的污染,技术上解决什么样的问题,怎么减少污染,我估计这至少是环境工程当中应当研究的问题。但是,这是一个视角,环境工程的视角,或者说是工科技术的视角。但是其他的学科呢?完全可以从不同的角度面对同一个问题,比如经济学,经济学他在面对环境问题的时候,他的角度,他要看的问题完全不一样了。

  经济学我不知道这么说对不对?什么叫经济学?在我看来经济学就是研究什么东西上算,什么东西不上算的学科。所以经济学当中,最基本的一个概念就是成本和收益。所以,他用成本和收益来衡量一件事情上算还是不上算。那么从这个角度来看,他看环境问题,他的一个最基本的思路上算不上算,如果环境污染造成的代价大于他的收益,这样他看来是不上算的。如果一个项目他带来的收益大于他环境污染的代价,这是上算的。所以,经济学看这个问题他往往可能这就是一个角度。但是从社会学的角度看的东西又不一样了,因为刚才说了从经济学角度来说上算的应该存在,不上算的项目,比如一个小造纸厂就应该取消,一年收益是50万环境污染的代价是100万就应该取消了。但是,我们在现实生活当中一个小造纸厂一年造成的污染损失是100万,收益只有50万,但是它就在那顽强的存在着,虽然从经济学的角度是完全不合理的,但是它就在那存在的。为什么?这就是一个经济学的思路不能完全解决的问题。

  如果我们把社会学的思路带进来,刚才我把以社会结构为中心的视角,我们马上就会发现一个问题,是什么呢?就是我们通常所讲的代价和收益。我们往往把它当做一个抽象的东西,但是如果把社会结构的视角带进来,我们就会发现这个收益的获得者和代价的承担者不是一个主体。这个收益的获得者可能是这个企业,这个企业家再加上政府的税收,但是这个代价的承担者可能是河流下游的农民,也就是说代价的承担者和收益的获得者不是一个主题。那么他的社会力量就不一样了,这个收益的获得者他虽然收益本身只有50万,但是一个是企业,一个是政府,他的力量很强。代价的承担者他虽然承担着100万的代价,但是是河流下游的农民,他的力量很弱,所以这样一个小造纸厂他究竟能够存在还是被关掉,在很大程度上不是取决于经济学的抉择,他上算不上算,而是取决于背后涉及的利益主题力量的强弱。这就是刚才我讲的社会结构的视角。

  所以,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我们看到的问题可能是不一样的。从社会结构的角度去看,我们能看到刚才这样的一个角度问题。假如说我们再把同样的角度转移到市场上来,我觉得我们可以来探讨能不能看出一些其他的东西来。几年前刚才何建新,就02年、03年他还在央视调查中心的时候,他当时曾经拉我去参与一个汽车项目的调查,当时应当说他本身这个汽车的项目是东风日产的项目,已经进行几轮的调查,而且是最后的调查。我们知道关于汽车的市场调查很多了,当时请了两个顾问,一个是经济学的顾问,还有一个是我们社会学的顾问,然后我们就商量究竟怎么来做这个调查,后来我和建新就想能不能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设计这个方案,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设计这个方案至少有两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一个社会结构的问题,一个行为逻辑。社会结构中国的情况和国外的情况我们看市场的时候还不一样,比如说美国、英国,你看他的汽车市场、社会结构有时候起的作用是有限的,因为那个社会已经定型了。他那个汽车市场和中产阶层的关系,中产阶层已经是相对稳定了,你把他当成一个常数就行了,中国不一样,中国在很大程度中国的中产阶层有多大,汽车市场就有多大。中国的中产阶层特点是什么,汽车特点可能就是什么,中国是社会结构剧烈变动的时期。这样我们来考虑中产阶层的发育和汽车市场的关系就应该成为我们关注的一个问题,当时我记得买了老陆中国社会分层的研究报告,当时日本的几个专家和中国的几个专家学了这个报告,几次开会都在研讨。

  第二个行为逻辑,这个行为逻辑,社会学的角度看问题可能很经济学有点差异,比如说汽车市场。经济学看问题可能更多看的是一堆钱和一堆车之间的关系,但是社会学看这个问题他更多是看拿着钱的这些人和汽车的关系。这里多了一个人的因素,多了一个人的因素在这里就具体体现为一种购车逻辑,我讲一个最简单的内容,比如说车房顺序,是先买车还是先买房,还是车房一起买,这是很多人在购车或者买房的时候要做的一个判断。但是,究竟是先买车还是先买房取决于什么呢?消费的偏好当然起着重要的作用,但是社会结构在这里作用更为重要。比如说家庭结构,当时我们就提出叫“家庭的生命周期”一个家庭处于一个什么生命周期,对于他车房顺序的选择起了重要的作用。因为我们都知道中国的家庭是把小孩的教育看成至关重要的,而我们好的教育资源又是集中在老城区,那么这样我们就可以假定当然不是绝对的,如果一个家庭他有孩子正是处于上学或者即将要上学,他可能更多倾向于先买房后买车,或者在城里买一个贵一点的房不要车。但是,如果一个家庭已经过了这个阶段,或者他即使是年轻的夫妇,但是人家根本就不想要孩子,就是丁克家庭,假定他在郊区买一个便宜点的房再加一个车的可能性更大。

  当时这个调查可以说基本上是一个社会学的框架,最后我记得你打电话给我说日本东风很满意,看来买车不仅仅是一个经济学的行为,还是一个社会学的行为。我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我们从社会结构的角度来看这个市场,能够看到一些什么东西。再比如说,现在人们最关心的房地产市场,我觉得社会结构仍然可以做出一个非常重要的解释。因为我们在研究房地产的时候,我们经常说国外的一些研究房地产的最基本的工具在中国往往都是失效的,收入房价比,租售比等等。人们的收入是这么的低,房价是那么的高,收入增长是那么缓慢,但是房价上升是那么的迅速,怎么来解释这个问题。从收入的角度,从经济的角度是一种解释,但是我觉得社会结构的角度可能是一个更重要的解释。为什么?为什么这样的一些在国外通行的工具在中国行不通呢?一个最基本的问题,我们可以看中国人买房的模式,中国人买房的一个常见的情景我们各位都知道,前面走着两个年轻人,后面跟着四个老头老太太,这四个老头老太太可不是看热闹的,得给出首付的。所以这表明什么呢?中国人的一种独特的购房模式,或者更明白的说中国实际上是6个劳动力三个家庭支撑一套房。我们收入房价比算的是一个家庭他的收入和房价的关系,但是中国就不是一个家庭在买房,是三个家庭在买房。

  为什么中国会三个家庭6个劳动力支撑一套房呢?还是讲中国的传统观念一步到位,其实这个解释力很小。哪个国家的人能够一步到位他也不愿意两步到位。关键是中国的家庭结构,独生子女的家庭结构。假如现在一个家庭平均5、6个孩子,然后说结婚,后面跟着4个老头老太太跟着我给你出首付就不太可能了,那么多的孩子结婚的时候给来台电视就不错了。所以,正是这样一种独特的家庭结构才形成了一种独特的购房模式,这个购房模式各位想一想你收入的增加和减少是一个加法的关系。而刚才我说的这种购房的模式三个家庭6个劳动力支撑一套房,实际上是一个乘法的关系,一个家庭的收入还得乘以3,所以这个因素起的作用要比加法的关系起的作用要大。同时能够影响房地产市场的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结构因素,我们的城乡关系和区域之间的布局,这个我们没有时间细讲了,他把全国的资源集中到少数的大城市。

  所以,我们说看汽车市场也好,房地产市场也好,这个社会结构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视角。不但看这个问题,看其他的一些问题,如果从这个视角去看可能会颠覆我们一些习以为常的说法。再举个例子,我主要想说明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视角。

  再比如说大学生就业的问题,大学生就业难,是这个社会目前最关注的问题,但是我们讲大学生就业难,我们一般都会怎么说呢?都是把这个责任推到汤敏那去,说大学扩招,产业化。大批量怎么解决就业问题,这个话听起来有道理,但是你仔细琢磨一下,这一年500、600万的大学生,我们可是13亿人口,13亿人口一年有500、600万的大学生,就相当于一个1亿3千万的人口一年有50、60万个大学毕业生,相当于一个1千3百万的人口一年有5、6万个人口的大学生。我估计这在世界上算一个中等国家,排在60、70位不算问题,这么一个不小的问题一年有5、6万个大学毕业生,他再落后,再是一个农业社会多吗?不多。为什么一个1千3百万的国家,一年有5、6万个大学生不算多,你13亿人口有500、600万的大学生就觉得多呢?问题在什么地方,不是一个绝对数量,问题在于我们的区域发展高度不均衡,城乡之间高度不均衡。真正能够吸纳大学毕业生,说是13亿人口其实很有限的地方。至少是地级以上的城市,主要是沿海地区,就这么一点地方。而这个和整个社会发展的不均衡有着密切的关系。

  我举个例子,有一次我的一个学生到我家里来,我问他最近书读的怎么样,他说不行就业的问题闹心读不下去。我说你师妹在美国刚给我打电话,早上读书读到6点,你怎么就不认真读呢?他说她不一样,她没有就业的问题,我就业闹心。我说你就业闹心,我给你找个工作行不行,他说行,我说某某大学在全国至少能排到第5、6位,但是不是北京的,是外地的,那边我给你找个教职行不行,他说不行我不能离开北京。就哈佛一个博士在北京前几名的大学找个教职就已经很高兴的跑去了,但是我给你找了这么一个在全国前5、6名的大学你还闹心。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中国由于地域之间发展的不均衡,学术的资源高度集中在中国,甚至都有一个说法就在上海有的时候一些学术界的朋友说,在上海做学问都没有这个气氛。美国你可以一个很有名的大学办在一个小镇里,但是中国的这些学术资源主要集中在这个城市,北京、上海顶多在加上广州,很少数的地方。所以,刚才我说就业的问题看起来好象是一个数量的问题,但是实际上是一个结构的问题。

  我说的意思是说,我们从一个社会结构的视角出发,我们看到会看到一些其他角度非常不一样的东西。下面,我想再把它推进一步,我们来看看一个很纯粹的经济现象,它可能背后这个社会结构在当中所起的作用。什么东西呢?我想用社会的结构来解释一下这个产业周期,我们都知道任何一个产品,任何一个产业都有他的生命周期,从无到有,从最初的出现到它的一个产业发展成熟,一直到消亡。但是,一个产业的周期会怎么走,和社会结构有着密切的关系。这里面这几个图我不会画图,刚才上面几位PPT都做的非常好,我这个做的非常差,大家凑合看,这几个图形就是不同的社会的社会结构。这是传统的农业社会,就是说少数富人,王公贵族,然后绝大多数都是穷人,这个我通常叫金字塔结构或者三角形结构,他的意思是说明富人比原来多了,但是仍然是少数,穷人比原来少了但仍然是多数。

  这个我们说是西方现代发展国家他们的图形,富人是少数,穷人也是少数,所谓的中产阶层占了大部分。第四个是我们现在中国的情形,大体上可以说和第一种差不多,或者从第一种到第二种的一个初步的过渡阶段。我说这几个图形的意思是说我们看一个产业的周期,一个产业的发展在这几个不同的图形当中会有一些什么样的特点。实际上和这个图形有着密切的关系,假如说我们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平板电视刚才也有朋友讲了,电视、手机、屏幕,我们就说屏幕,平板电视这算一个高科技的产品,前期研发力度比较大,市场推广的费用也比较大,然后我们可以说他开始的时候价格一定是很贵的,这样我们来看假如我们把它放到不同结构背景下,看它怎么走呢?不同的结构背景下它会走的非常不一样。假如说在这个图形当中,当代西方发达国家这个图形当中,开始这个东西很贵只有上面一小部分的人能够消费,然后有了一部分人消费以后,他的成本就会摊底一些,价格也会降低,到中间这个肚子都可以消费了,这个产业就到了一个比较成熟的阶段了。接着还往下走,到了肚子的下半部分,小肚子这都可以消费了,那这个产业也就说到了一个高度成熟的阶段,这时候他就可能规模不会再长了,可能还有所收缩。由于更新、换代才使得产业能够保持在一定的规模。

  但是在这个图形当中可以看到,这个产业有很小,一点点发展规模不断的扩大,然后到这块最大,然后有所收缩,在稳定到一定的规模,它走的是比较平稳,比较平缓。但是,我们可以想想如果是这样一种产品,在这种图形当中怎么走,我们中国现在是和第一种图形很类似,它在这里会怎么走?前面会走的差不多,先是小三角上面能消费,小三角的中间能消费,小三角的底下能消费,但是小三角消费完了走的就不一样了,这个产业这时候会处在一个非常困难的时期。这个时候意味着什么呢?小三角已经消费完了,长方形还接不上,换句话来说买的起都买了,没买的也都买不起了,这个时候产业会处在一个非常难受的时期。你说往前走东西卖不出来,你不停产东西卖不出去,你说停产不干了后面有一个非常大的市场在那摆着。所以,这个时候他非常艰难的一个时期,企业、产业会处于一个比较彷徨的状态,但是市场的压力你必须想办法,想办法的最后结果这时候我们会听到“咣当”一声,价格下来一大块,意味着长方形开始接受这个价格。但是,我们知道这个长方形他内部还是比较平均的,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长方形当中的某一部分人开始接受这个价格,也就意味着其他的人接受这个价格为期不远了。或者我们在夸张一点说,这个长方形是在一夜之间开始接受这个价格,进入产品的消费者行业。昨天都买不起,今天差不多都买的起了。这个时候他会产生一个什么呢?会产生一个极大的需求,同时给出一个极大的信号,这个需求非常大。这个时候就到了什么时候,就到了这个产业开始大干快上,上项目的时期了,但是我们要知道这个长方形可是在一夜之间进入消费者行列的。他的饱和也将会在某一天突然之间就到来了,所以饱和的到来会非常的突然,等他饱和到来的时候,刚才也说了大干快上项目的时候,那行动比较慢的,信息不太灵通的,动作比较迟缓的,这个项目还没有上完投产呢,这边已经过剩,原来给的项目太大,上的项目太多,接着就是产能的大量过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