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劳动力市场中的人员流动及其决定机制

——兼析大城市的新二元结构

  原载《管理世界》2006年第8期p8-17

  摘要:本研究借用了劳动力市场阶层化研究的思路和方法,利用专项调查获取的大量数据,实证分析了城市劳动力市场中的流动及其决定机制。本文的理论假说如下:第一,中国的城市劳动力市场包含了外劳和本地居民两大部分,但这两部分从业人员所属的市场阶层以及在市场阶层之间的流动状况是不相同的。第二,从非正规部门流向正规部门的上升移动会带来工资收入的增加,但本地居民和外劳,以及外劳中的民工与城镇居民实现流动的机会是不均等的。第三,在求职过程中选择什么性质的部门、以何种方式在不同部门之间流动,主要取决于以户籍为代表的制度因素,而不是个人的教育水平、工作经历等人力资本。本文的结论是:通过劳动力市场的竞争机制,人力资本的利用状况明显改善,但由于还存在制度歧视,劳动力市场依旧是二元性质的。消灭城市内部的新二元结构是下一步改革的重要目标。

  关键词:城市劳动力市场;阶层间的劳动力流动;制度歧视

  一、问题的背景、目的和方法

  (一)本研究的背景

  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城镇就业人员的所有制结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据国家统计局的统计,在1990~2004年的14年中,国有单位就业人员占全体的比率从61%下降到25%,降低了36个百分点,就业人员总数减少3636万人,减幅为35%.与之相反,同期非国有单位(不包括集体单位)就业人员净增6323万人,扩大了6.6倍,大大超过了城镇就业人员的增长速度(55%),占全体的比率也从5%上升至24%[1].在这些统计数据的背后可能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例如,来自农村的劳动力主要进入了非国有单位,国有企业的改制导致从业人员的身分变化,国有单位的部分职工跳槽到非国有单位等。总之,在20世纪90年代以后,城市劳动力市场中的人员流动已是一种常见的现象。

  劳动力的流动化程度提高,意味着市场竞争机制的健全,也表明人力资本通过劳动力市场得到了更有效的利用。但是,这并不等于所有的人都有平等的机会在不同的单位之间流动,不是说只要你有本事,你就可以如愿地实现流动。在更换工作单位或职业时,个人具有的客观能力和主观意愿固然重要,各种外在的制度性因素往往更具有影响力。众所周知,在目前的中国社会里,你出生何处、是农业户籍还是非农户籍对迁居、择业都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20世纪90年代后期,上海、北京等大城市曾有明文规定,严格限制外地民工参与本地某些行业的就业竞争,就是一个很能说明问题的例子。

  在较早时期就有研究指出,中国的城市劳动力市场流动性较高,但并不是一个统一的整体。由于存在各种制度性歧视,外来的民工、非本地的城镇居民、本地居民往往只能进入特定的市场阶层(严善平,1997;杜鹰和白南生,1998;姚洋,2001).严善平(1993;1997),Wang Feng和Zuo Xuejing (1999)分别对上海、广东的城市劳动力市场进行了实证研究,并根据有关分析结果,明确指出了劳动力市场的结构性特征,即在同一阶层内部的单位之间,人员流动的可能性较大,但是在不同的阶层之间,人员流动却要少得多,尤其是自下而上的上升流动。Meng Xin和Miller(1995),Meng (2000),严善平(2001;2005b )利用问卷调查的微观数据,分别推算了民工和城市居民的人力资本回报率,据此指出了城市劳动力市场存有明显的阶层化现象。在南亮进主持的一项研究中,也得到了类似的结论。他们对民工和城市居民的就业形态、工资差距以及意识结构进行了详细的比较分析,认为城市劳动力市场因户籍制度的存在而严重地呈现了阶层化(南亮进和牧野文夫,1999).

  但是,与正统的劳动力市场阶层化研究相比,有关中国的既往研究在研究视角和分析方法上均存有明显的不足。根据严善平(2005a)第8章的介绍,检验劳动力市场是否存在阶层化,通常使用以下3种方法:第一,分别推算不同阶层劳动力市场的工资函数,把推算结果与总体的工资函数进行比较,以检验相互之间是否存在结构性差异。在一个竞争机制比较健全的劳动力市场中,不同阶层的工资差主要来自人力资本的多少。如果人力资本的回报率在不同阶层之间明显地不同,则表明劳动力市场中存有阶层化现象。第二,按一定标准对劳动力市场进行分类,在此基础上考察不同阶层之间的流动水平,决定流动水平的内在原因,以及伴随流动引起的收入变化。第三,建立计量模型(Probit ,Logit,Tobit ),实证分析劳动力在不同阶层之间是否流动、流动的频度有多大、以何种方式流动,以揭示个人、家庭的有关属性,制度因素,社会环境与流动的内在关系[2].

  由于缺乏必要的微观数据,上述的后两种方法在劳动力市场的阶层化研究中没能得到很好地利用[3].为了能更好地理解转型时期中国城市劳动力市场的基本结构,我们有必要进一步分析不同的阶层之间劳动力的流动状况、影响流动的基本要素、以及流动给个人的社会地位、经济收入带来哪些变化。

  (二)本研究的目的、方法

  本文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实证分析中国城市劳动力市场中人员流动及其决定机制,以弥补该领域研究的欠缺。具体地说,本研究企图对以下3个理论假说进行统计分析:第一,中国的城市劳动力市场包含了外劳和本地居民两大部分,但这两部分从业人员所属的市场阶层以及在市场阶层之间的流动状况是不相同的。本地居民主要就业于由大企业等组成的正规部门或公共部门,而外劳则主要在零散的非正规部门谋生。第二,从非正规部门流向正规部门的上升移动会带来工资收入的增加,但本地居民和外劳,以及外劳当中的民工与城镇居民实现流动的机会是不均等的。第三,在求职过程中选择什么性质的部门,以何种方式在不同的部门之间进行流动,主要取决于以户籍为代表的制度因素,而不是个人的教育水平、工作经验等人力资本。

  为了对上述假说进行统计鉴定,2003年底,笔者在上海对3005名在业人员(本地居民1505人,外劳1500人)作了专项问卷调查。调查项目包括个人是否有流动经历、流动之前和之后的工作单位的行业、所有制性质、职工人数、工资水平,以及本人的职业、流动的时期等内容[4].在具体的分析过程中,我们不仅可以直接使用有关的个人信息,还可以根据分析需要,对原始变量进行组合,再生新的变量。比如,我们可以按照一定的标准,对每个人从事的单位属性进行定义(正规部门、公共部门和非正规部门),确定每个人在不同阶层之间的流动方式(非正规部门内部、从非正规流向正规、同一阶层内部的不同行业)等。

  本文的构成如下:第2节利用人口普查的汇总材料,概观上海劳动力市场的基本结构和近年来的变化状况,以刻画20世纪90年代以来上海市外劳持续增加,但他们与本地居民的就业结构又截然不同的客观事实。第3节利用问卷调查资料,描述上海劳动力市场的流动状况和主要特征。具体地说,我们要从年龄、学历等角度比较分析本地居民与外劳的流动状况、流动的理由和方式、以及部门选择的决定要素等。第4节利用计量分析方法,重点考察个人的流动行为、流动频度与人力资本、制度因素的统计关系,流动方式与工资收入的关系,从另外一个角度揭示城市劳动力市场中的制度歧视问题。

  二、上海劳动力市场的结构变化

  (一)20世纪90年代以来外来人口急速增加

  上海是中国最大的经济都市,2003年的户籍人口为1340万人。从外地来上海务工经商的外劳及其子女总数499万人(2003年),如果除去游客等短期滞留人员,实质上的定居人口及其预备军可达460万人。就是说,在上海居住的所有人口中,没有上海户籍的占1/4.这可是个不小的数字[5].

  

  表1反映了上海市户籍人口、外来人口的变动情况。据1983年的首次流动人口调查,包括郊区的流动人口也只有50万人。在20世纪80年代,流动人口的增加很有限。南巡讲话以后,市场化和对外开放加快,流动人口的规模相应地迅速扩大。1993年流动人口总数达281万人,其中来自外省市的达251万人,相当于户籍人口的19.4%.在此后的10年中,外来人口猛增到499万人,占户籍人口的37.2%.外来人口的内部结构也发生了较大变化,农业户籍所占比率从20世纪80年代末的45%上升到2000年的80%还多,务工经商的外来人口比率从1986年的23%上升到90年代的75%.在过去的20年中,上海的户籍人口增加缓慢,而经济却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那里有数百万廉价劳动力在默默地工作,在创造财富。

  (二)本地居民与外劳的就业结构

  外劳的主体是来自内地农村的农民,在城里,人们习惯地叫他们民工。大家都知道,民工的人力资本相对较少,再加上种种人为的限制,他们从事的工种大多是城里人不愿干的,这些活不仅重、脏、险,工资又低。

  图1根据第5次上海市人口普查和流动人口普查的汇总数据制作。从图1可以看出,按8大职业分类的就业结构中,农林业的比重仅有11.3%,生产及运输设备操作等人员占38.2%,商业和服务业人员占22.4%.构成白领阶层的单位负责人、专业技术人员和办事人员的合计达28.0%,大大高出全国平均的10.5%.总体上来说,上海市的职业结构基本上实现了从传统型向现代型的转变,并且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但是,在外劳和本地居民之间,职业的结构分布呈现了十分明显的差异。外劳主要分布在生产、服务、商业等蓝领阶层,白领阶层的比率较低。

  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如此大的结构差异呢?仅仅是因为本地人与外地人拥有的人力资本不同?还是因为存在某种不公平?如果后者是导致职业结构差异的主要原因,我们就很难说这种差异是正当的,这与市场化改革的方向是不吻合的。

  三、劳动力市场的流动状况、就业选择

  (一)劳动流动的定量化、部门的定义

  本文的劳动流动专指就业人员在不同单位之间的转移,不包括通常的产业之间、地区之间的劳动力流动,表示流动的数据来自问卷调查的有关项目[6].如前文所述,问卷项目包含了很多与流动经历相关的内容,在此,我们把曾经换过工作单位的人定义为流动人员,把流动人员占全体的比率定义为流动率,把个人曾经换单位的次数定义为流动频度。流动率可以表示劳动力市场总体的流动水平;流动频度可以反映个人在劳动力市场中的活性程度。

  劳动力市场由各种产业、行业和职业构成,每个人因工作单位的性质、规模不同,工资收入当然也不一样。通常,我们把大型企业等称为正规部门,中小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称为非正规部门,政府机构、大学等事业单位称为公共部门(Gindling,1991).正规部门和公共部门的工资水平较高、工作环境和福利待遇也相对较好,工作本身比较稳定,是人们向往的场所,而非正规部门的情况恰好相反。不过,正规部门和公共部门对个人的教育水平、工作经验和熟练程度有较高的要求,而非正规部门的进入门槛较低。只要有强壮的身体,即使没有什么特殊的技能和资本也可以参入。在没有种族、民族、性别歧视的经济中,劳动力市场最终会让每个人各就各位,充分有效地利用自己的人力资本。在信息不充分的求职过程中,你有可能从非正规部门入场,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你会寻找机会,自下而上地往正规部门或公共部门流动。这个过程也许不是一步到位,但大的方向不会有错(Todaro ,1980).

  

  本文依据工作单位的职工人数和所有制性质,把调查对象分为正规部门、非正规部门和公共部门3大部分。各自的定义如下,(1)正规部门:在国有企业,或职工人数30人以上的集体、三资和私营企业工作的全部人员;(2)公共部门:在行政机关、大学、研究所等事业单位工作的全部人员;(3)非正规部门:个体工商户、居民的家政服务人员、职工人数不满30人的各类企业就业人员。这里采用的划分标准主要来自现地调查的感受,当然不是绝对的。

  (二)劳动力市场的流动水平

  首先,我们利用前面定义的流动率指标,简要分析不同年龄阶层、不同教育水平与流动率的关系。根据问卷调查,上海劳动力市场中本地居民和外劳的流动率分别为48.1%、33.6%.这意味着有将近一半的本地居民,1/3的外劳曾经换过工作单位。这个水平大大高于全国的平均值[7].与计划经济时代相比,劳动的流动化程度大大提高了。在不同学历、性别之间,流动率的差异很小(本地居民男女的流动率分别为48%、52%,外劳的男女流动率分别为35%、33%).

  但是,在不同的年龄阶层之间,流动率呈现了较大差异。如图2所示,本地居民的年龄与流动率有较强的正相关关系,年龄越大,有流动经历的人员比率显著增加。与之相反,外劳的年龄大小与流动率高低呈负相关。如按年龄分组,本地居民40~49岁的流动率较低,外劳25~29岁最高。外劳在上海的生活时间较短,上了岁数的又难以找到新的工作,而本地人较少地受这类因素制约,他们可以利用各种社会资本,不断地往更好的单位流动。

  在调查问卷中,我们询问了最近一次更换工作单位的时间。据汇总,本地居民最近一次更换单位的时间在1989年之前、1990~1999年、2000~2003年的比率分别为13.5%、31.4%、55.2%,而外劳分别为0.4%、21.9%、77.8%.外劳在上海没有户籍,多属于暂住人员,故此,绝大多数流动发生在近几年,而本地居民在20世纪90年代就出现了相当频繁的流动。这从侧面反映了大上海的市场化、国际化的高水平。

  其次,我们利用流动频度(曾经换过工作单位的次数)来描述就业人员的活性程度。据汇总资料,至调查时点为止,本地居民和外劳的流动频度分别是2.24次、1.98次,前者略多".流动频率与学历的关系在两者之间的表现不尽相同。在本地居民中,除了样本很少的无学历人员,从小学到大学程度的所有人员的流动频率都大致相同,而外劳到高中程度为止基本相同(2.2~2.4),但中专、大专和大学本科以上的明显偏低,分别为1.9、1.4、1.8.这说明,外劳的学历越高,其流动倾向反而较低。实际上,在具有中专及以上学历的96人中,非农业户籍的占78%.他们主要是来自其他城市的打工者,因为他们拥有较多的人力资本,可以比较容易地参入比较上层的劳动力市场,获取较高的收入。所以,一旦有了工作,一般不轻易地到处流动。而学历较低的民工,起初只能进入非正规部门,他们只能在工作过程中等待机会,寻求发展。

  

  最后来看一下流动的理由。在调查问卷里,我们询问了最近一次换工组单位的最主要理由,表2是问卷的汇总结果。从该表中,我们可以得到以下几点认识:在外劳中,因合同期满、居住地点发生变化等客观原因而流动的比率很低,因工作单位倒产不得不流动的比率也不高,由于原单位的工资待遇较差或不适应原单位的工作内容而主动辞职的分别占33.7%、10.6%;本地居民因待遇差主动辞职的也不少,但比较醒目的是原单位倒产所致。

  仅从数字来看,外劳似乎更主动积极地在改变自己的工作环境,所以他们的就业状况应该比较理想。相反,本地居民因企业倒产,不得已才更换了工作单位,所以他们的就业状况一定很糟糕。显然,这是一个错误的判断,问题没有那么简单。如果在求职时存在户籍歧视,如果在国有单位丢掉饭碗的本地居民能得到政府的照顾,即使是被动的流动,流动的结果也未必就差。下文的实证分析将对这一判断给予统计支持。

  (三)流动方式、部门选择的决定因素

  流动的理由多种多样,但流动的方式不外乎以下几种:在非正规部门内部、从非正规部门流向正规部门或反向流动、正规部门内部的同一行业或不同行业之间。表3反映了调查时点本地居民和外劳的部门分布和流动方式的分布。依据表3的汇总数字,我们可以得到以下几个重要事实。

  第一,本地居民与外来劳动力所从事的工作单位属于两个截然不同的劳动市场,90.5%的本地居民在正规或公共部门工作,而外劳的同一比率仅有28.5%.换句话说,70%以上的外劳就业于非正规部门。

  第二,更换工作单位的流动方式在本地居民和外劳中也存有显著的差别。外劳的66.4%没有流动经历,有流动经历的占33.6%.其中在非正规部门内部、从非正规部门流向正规部门或正规部门内部的各占15.5%、14.8%.相反,本地居民的绝大多数属于后者(占38.1%).外劳既有水平流动,也有上升流动,而本地居民主要是上升流动。这意味着外劳多处于无奈才流动,而本地居民更多的是积极向上的、以改变自身就业状况的选择。

  为了进一步说明这个问题,我们把流动前后的所属部门进行了比较。表4是有关本地居民和外劳流动方式的汇总表。可以显然地看出,在有流动经历的外劳中,流动之前属于非正规部门的占55.8%,而现在处于同一部门的却上升到67.9%.由此可以进一步指出,外劳变换工作单位并不能改变自己的就业状况,总的来说只会越来越糟。本地居民也有这种倾向,但绝对水平是很低的。

上一篇:对2000年人口普查出生性别比的分层模型分析

下一篇:春节联欢晚会的“召唤”机制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试看“量化”管理下的大学教师

□推行“年终考核”制度改革开放之后一段时间,我国高校开始搞教师“年终考核”。相信原始想法是在教改的新形势下加强对教师管理,以“奖勤罚懒”。1990年代起,这套制度渐趋成型,其中最为突出的是所谓教师工作的“量化”。相关文件称,“量化管理”所据的精神是:“加强教师队伍建设,稳定教学秩序,充分发挥广大教师的积极性…不断提高教学质量和科学研究水平”。文件还强调:“那是高校科学管理工作的一项重要措施,必须加强领导……统一认识……学年结束前,院系要核算各个教师的工作量……存入教师业务档案,作为工作安排、……去看看

我参加湖南起义的经过

为程潜、唐生智合作奔走1948年,我被解除国民党第十四绥靖区司令官职,调任总统府参军。参军是个闲差,自由自在,我就经常住在上海。1948年秋末淮海战役前夕,唐生智突然到了上海,马上召我晤谈。他一见面就要我和刘建绪陪他同去南京见蒋介石。当时我很奇怪,并说道:“如今局势大变,危急得很,看蒋有什么用?”唐说:“一切等到晚上在车上细谈吧。”当晚在车上,唐、刘和我共一间车厢,交谈无人干扰。话端一开,唐劈头盖脑地说:“现在不光是大局危急,而是国民党整个垮台,我是去为蒋介石送终的!临终前有个把朋友去看看他,总是好的,说不定还会给我一个什么……去看看

人类史上的空运壮举:柏林空运

一,苏联的陆、空封锁    1947 年和 48 末,为了排斥西方盟军在西柏林的地位,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的首领苏联利用地理位置之便,试图以骚扰盟军出入西柏林的交通,来排斥三国盟军在西柏林的地位。终于在 1948 年 6 月 24 日,悍然采取军事行动,全面封锁了盟军出入西柏林的在东德领土的必经之路,包括公路,水路和地下铁路。使一个依靠东德的地面通道维持与西方世界经济联系,从而得以维持运转的西柏林,立即变成了一块死地。   二,空运概况   消息传出,举世震惊。西柏林立即成了世界关注的焦点。   面对苏联的军事封锁和威胁,盟军即没有……去看看

Becoming Engaged?

Summary :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twenty-first century,the Taiwan Strait remains tobe a“hotspot ”in international affairs,as military conflict between the Republicof China and the PRC with the potential to spiral up into full-scale war cannotbe ruled out.Although economic integration and cultural-scientific exchange betweenthe two sides are intensifying,the stalemate concerning the issue of Taiwanesesovereignty has so far precluded any substantial political rappro……去看看

地方治理新视角和地方政府角色转化

原载《公共行政评论》2009年第3期  「摘要」论文在追溯地方治理的演进过程和制度性理论的基础上,勾勒了地方治理的分析途径,并发展出整合该类文献各种流派的地方治理模型,展示了上个世纪世界各地实行过的比较典型的地方治理的模型和制度。论文认为现代地方政府的作用在于同时应对市场失灵和政府失灵。这一作用要求地方政府承担以下角色:地方服务的购买者,由政府供给者和政府以外的实体组成的网络的推动者,以及在共同治理领域作为州和中央政府的守夜人和监督者。此外,地方政府还要扮演协调者的角色,协调不同的实体和网络,从而……去看看

三年困难时期代食品运动探微

[摘要]三年困难时期,面对普遍的缺粮问题,中共中央号召全国城乡人民开展了一场轰轰烈烈的代食品运动。在农村,代食品的生产主要利用农作物的秆、叶、皮等和采集到的野生植物;城市的代食品生产则以小球藻和合成类代食品为主。代食品运动是一项重要的救灾度荒措施,但代食品在从精神上缓解人们对饥饿的恐惧方面所起的作用要比它在填充肚皮方面的作用更大一些。  [关键词]三年困难时期/代食品运动/小秋收  在中国大多数人解决了温饱问题并向小康社会迈进的时候,许多人也许已经淡忘了40多年前席卷全国的代食品运动。在1959&mda……去看看

[作者惠赐]前辈志在抗争后辈职在建设

李慎之先生辞世,标志中国大陆一个时代的结束。这个时代可以从1949年祘起,它的主要特征是自由民主对专制制度的抗争。  从专制制度方面说,以毛泽东为代表。他的马克思加秦始皇,把君权至上,无法无天的中国封建专制制度发展到无以复加的极致,残酷镇压民主自由运动,严重阻断了中国大陆社会向前发展,给大陆中国人造成空前惨重的灾难。而像郭沫若,冯友兰这样的学者文人,虽也有外国留学的经历,接触过不少的西方思想,但他们主要发扬的是君臣纲常的老传统,逢迎君主之恶,贪恋爵禄富贵,其实是围剿自由民主的帮工。德国人可以批评二战中为纳粹张……去看看

中国三年大饥荒的触发及加剧之原因

50年前,中国曾发生过一场荒诞而惨烈的大饥荒。尽管这场饥荒的规模超过中国历史上的任何一次,也超过人类历史上的任何一次[1],但在中国的正式出版物上,特别是在教科书中,这场以无数农民的生命为主要殉葬品的饥馑的原因,至今仍然语焉未详。整整50年过去了,在这个经常教训周边国家要以史为鉴、并以拥有世界上最连续的书面历史记载而自傲的国家里,这场饥荒仍被顽固地称为“三年自然灾害”或“三年困难时期”。于是,这场饥荒的责任便被转移到沉默无语而不会自我申辩的“老天爷”头上,当局一厢情愿地希望人相食的炼狱景象会被淡化为记……去看看

对美国经济前景的不同看法

[摘要] 针对美国经济发展前景,国际社会存在截然不同的两种看法。乐观者认为,今年美国的经济将增长3%左右,有的甚至预计会增长4%,明年达到3.5%以上。悲观论者中,一部分人认为美国经济仍处于复苏之中,进程十分缓慢,但不会出现经济再次负增长的所谓“双底”现象。还有一部分人认为,虽然美国不会重蹈日本泡沫破灭后经济持续萎靡不振的复辙,但美经济前景暗淡,将再现“双底”现象。   在美国经济今年一季度出现6.1%的强劲复苏后,国际社会大多认为今年将是美经济强劲增长并有力拉动世界经济复苏的一年。然而3月以来,美经济却险象环生,大……去看看

毛泽东逼出来的“九·一三林彪出逃事件”

毛泽东为了获得军队的支持以推行“文化大革命”,曾把原军委副主席、国防部长林彪树为党的第二号人物,并在1969年春天召开的中共“九大”上正式确定林彪为毛泽东的接班人。那时在全国各地每天例行的“政治祈祷”(“早请示晚汇报”仪式)中,大家都要“颂祷”这样两句话:“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敬祝林副主席永远健康。”然而,两年之后,中共中央突然宣布,1971年9月13日,林彪“仓惶出逃,坠机在蒙古”,这就是当时震惊中外的“九·一三林彪出逃事件”。官方对此的解释是林彪“叛党叛国”。然而,这位居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接班人”林……去看看

政府的规模与范围

本文系作者专著《有限政府的经济分析》第二章   政府的规模与范围,是当代各国政府所面临的重大问题。无论是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还是处于经济转轨时期的国家,大家共同面临的问题都是政府规模过大,需要精简政府,实行精兵简政。有限且有效的政府已经成了各国政府的施政目标。本章将探讨以下几个问题:首先,我们将概述政府规模的扩张进程,并试析其主要原因。其次,我们将探讨政府的数量标准和质量标准。政府的规模与范围到底怎么衡量呢?它有明确的数量标准吗?政府的规模与范围有没有规范的标准呢?也就是说政府到底应该有多大呢?或者……去看看

向世界输出革命

美国德拉华州立大学教授  原载《当代中国研究》[2006年][第3期(总第94期)]  一、一个在中国被忽视的课题:“文革”的世界性影响  “文革”是一个世界范围内具历史意义的事件。对这一判断,无论时光怎样流逝,无论是对“文革”抱持何种态度,大概都不会有争议。毛泽东和他的追随者发动“文革”的目的之一,是想藉此向全世界输出毛主义意识形态,“发动世界革命”,“打倒帝修反”。在毛主义者那里,这个目的并非一厢情愿的臆想,而是建立在“世界革命的高潮已经到来”这一判断之上。因此,对“文革”的深入理解必须联系中共对当时“世……去看看

二元社会结构中的工资决定模型与人口流动

原载《财经研究》2005年第8期  「作者简介」姚先国,浙江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来君,浙江大学经济学院博士研究生(浙江杭州310027)  「内容提要」近年来,国内各地区不断出现的“民工荒”现象已经凸现出中国劳动力市场所存在的深层次矛盾问题。基于此,文章在刘易斯—拉尼斯—费模型的基础上,通过对当前中国二元社会结构下工资决定过程的理论探讨,得到关于劳动力在二元结构中的流动条件、均衡条件等理论结果。  「关键词」民工荒/二元社会/人口流动  一、导论  2004年春节过后,中国令人意外地发生了较大范围的……去看看

中国对外开放进入新阶段:更均衡合理地融入全球经济

原载《经济研究》2006年第3期p4~14  「英文标题」New Stage of China's Opening Up :Integration into theGlobal Economy in More Balanced Approach  「作者简介」江小涓,中国社会科学研究生院教授。(北京100102)  「内容提要」经过10多年较大规模吸收外资,我国在全球跨国投资流动中的地位正在发生变化。第一,作为FDI 东道国的相对地位下降,表现为外资占国内固定资本形成总额的比重下降,在各东道国中按外资比重衡量的排名下降。第二,对外投资迅速增长,未来五年投资总额可能超过800亿美元,成为发展中国家中最大的投资母国之……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