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与宗教增长:管制的非预期后果

  原载《社会》2010年第4期

  摘要:通过比较历史研究,本文揭示了受压制宗教的成长逻辑,认为压制会产生一些非预期后果:压制往往促进宗教团体进行教义创新,提高信众的来世收益;与压制相伴而生的牺牲和污名有助于降低宗教教义所蕴含的不确定性,从而让宗教变得更可信、更真实,吸引更多的追随者;同时压制构筑了一道防护栏,将搭便车者拒之门外,提高了信众的委身程度,也增加了信众在精神和物质上的净受益;压制会促使宗教进行制度上的创新,维持组织网络,让宗教团体禁而不止,并在动荡的社会中迅猛发展。

  关键词:苦难;宗教增长;非预期后果

  *作者:卢云峰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北京大学中国宗教与社会研究中心,E-mail:[email protected]

  **本文的写作受到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北京市流动人口宗教信仰研究”(编号09BaSH045)和北京市优秀人才资助项目资助,特此鸣谢。

  一、现象与问题

  早期基督教历史是一部苦难史兼成长史。最初的基督崇拜共同体建立在耶稣受难与“复活”的信仰之上(奥戴,1989)。当耶稣遭犹大出卖而被犹太教当局拘捕时,耶稣的信徒们溃散了,只有彼得一人只身暗随至拘押审问耶稣的地方,尽管如此,他还是不得不遵预言三次否认自己是耶稣门徒的事实。耶稣被钉十字架后,信徒们的悲观情绪达到了极点,这种局面一直持续到信徒所相信的耶稣复活的“奇迹发生”。耶稣复活的“神迹”让门徒们重拾信心,开始聚会并期待他们的主不久将能再次降临,基督教团体由此诞生。最初其团体规模很小,据《新约圣经·使徒行传》称,耶稣被钉十字架几个月以后,总共只有120名基督徒。

  公元65年,大批基督徒或被罗马皇帝尼禄处决或受到酷刑。有人这样描述早期基督教的受难者:“有些人饱受鞭刑之苦,有些人在刑具上四肢被拉伤,体侧肿胀疼痛,受尽折磨,还有些人被带上了会使手部脱臼、令人难以忍受的镣铐。然而他们忍受了这一切”(斯达克,2005:195)。罗马统治者希望通过酷刑迫使基督徒放弃信仰,从而肢解基督教团体。压制持续了三百多年,其间近千名基督徒为信仰献身,更多的人遭受苦难与污名。但事与愿违,压制并没能阻止基督教的发展。公元40年,罗马境内大约有1000多名基督徒,到公元250年,人数增加到100多万(Fox,1987:317),公元300年,甚至达到600多万,占罗马人口总数的10%(斯达克,2005:8)。基督教的快速发展使罗马皇帝意识到不可能通过压制取得成功,于是他们开始改变策略。公元311年,罗马皇帝迦勒流准许基督徒不必再向罗马诸神祷告;两年后,君士坦丁大帝下令颁发米兰赦令,接受基督教所信奉的神并将其推崇为与罗马诸神同样具有超自然能力的神灵。以后的发展众所周知,基督教与罗马政权紧密结合并逐步成为世界性宗教。

  早期基督教的逆势发展并非孤例,19世纪的摩门教也有类似的遭遇。当时摩门教徒面临美国政府的打压,被迫四处迁徙,连摩门教的创始人也被谋杀。但是压迫并未阻止该教的迅猛发展,从1830年到1940年,摩门教徒由280人猛增到100多万人。

  为什么受压制的宗教反而会增长?为什么压制会失效,甚至事与愿违?本文认为,这种逆势增长的部分原因就在于压制本身,确切地说,它是压制的非预期后果(unintended consequences)。

  二、管制的类型及影响:一个简单的综述

  政府管制(state regulation )一直是宗教社会学家关注的话题,主要涉及两个方面,即管制的类型和管制的影响。宗教市场理论认为宗教市场可分为两类,有管制的和无管制的。管制又可分为两类,扶持(subsidy)和压制(repression),这两者往往相伴而生,如英国曾扶持国教压制清教(Finke ,1997)。在宗教市场论者的笔下,美国被有意无意地视为自由宗教市场的典范。在他们看来,尽管美国政府也对宗教进行一定程度的管制,但基本上对所有宗教团体一视同仁,并不厚待或压制某一特定的宗教(斯达克、芬克,2004)。不过,也有人认为,绝对自由的宗教市场是不存在的,无限制的自由不仅不可能,而且将会危及社会(Gill,2003)。杨凤岗(2008)提出了一个定序方法来测量国家对宗教市场的管制。最极端的管制方式是全面禁止,即国家禁止所有的宗教,前阿尔巴尼亚便属此列;其次是垄断,即只允许一种宗教存在,其余的全被禁止,中世纪的欧洲是其代表;再次是寡头统治,即只有几种宗教被允许存在,其余的被禁止;最后是自由市场,即政府平等对待所有宗教,其代表是美国。

  本文重点关注压制型管制。笔者将压制型管制分为两种:温和压制与严厉压制。如果某一宗教生存在全面禁止或垄断的宗教市场中,又不幸成为被禁止的对象,那么,它很有可能面临严厉的压制。严厉压制强度大,以摧毁组织网络和消灭肉体为目标,拘禁、酷刑、流放乃至捕杀都是常用的手段。同时这种压制范围广,在政权所及的势力范围之内被压迫的宗教都无处藏身。中世纪欧洲基督教对女巫的迫害就属此例。温和压制强度相对较小,被禁止的宗教虽然名义上无法公开活动,但私底下的流传却畅行无碍,甚至被默许在一定范围内存在。大多数情况下,宗教所面临的压制属于后者,这也是本文所探讨的重点。

  相对于管制的类型学,学界更多地关注的是管制的社会后果。宗教市场论者认为,扶持和压制都会导致宗教的衰落。在西欧,政府通过税收等手段扶持官方教会,试图维护其垄断地位,但事与愿违,因教牧人员的收入来自国家,与信众无关,故他们缺乏提供更好宗教服务的任何动力。这与20世纪80年代前的中国国营商店颇为相似,营业员的收入与其服务质量无关,故对顾客爱理不理,国营商业的衰落便由此可见一斑。同理,对某宗教的扶持政策只会导致其懒惰与衰落。亚当。斯密曾这样描述英国国教,“神职人员拿着俸禄却疏于作为;他们已经很长时间不再保持对信仰的热情,也忽略了去维持大多数人的宗教虔诚;他们懒惰,甚至无力为他们自身的存在进行有力的辩护”(Smith ,1937)。

  在R.芬克(Finke,1997)看来,压制同样会约束宗教的活力,因为它会减少新兴宗教的数量,而新兴宗教是一个社会的信仰活力之源。

  为了说明他的观点,R.芬克分析了宗教解禁前后的日本。二战前,日本政府扶持神道教,压制新兴宗教,所以当时的社会氛围非常不利于新兴宗教的出现和存活。战后,日本实行宗教解禁,于是日本人的宗教热情迸发,新兴宗教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世人称之为“宗教热”。R.芬克认为解禁的或者说自由的宗教市场有利于宗教繁荣。另一个例子是美国。由于比较有效贯彻“去管制化”政策,市场竞争使美国的宗教团体非常有活力。因为教牧人员的收入来自信徒而非政府,所以这些神职人员非常用心地去经营自己的教区,提供有效的宗教服务,尽管有些宗教团体在竞争中失利,但宗教在总体上呈现出活跃的局面。

  宗教市场理论认为,自由的市场会导致多元,多元会产生竞争,且竞争会迫使宗教团体改进服务,从而民众参与宗教的整体水平就会提高。这一观点也得到部分数据的支持。比如,“自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废除宗教的法定建制地位(即对宗教市场取消管制)200多年以来,美国人口中的宗教信徒比例从1774年的17%稳步上升到1990年的62%”(杨凤岗,2008:94)。艾那孔(Iannaccone ,1991)比较了18个发达国家的宗教参与情况。他发现,在自由的宗教市场,人们参与教会活动的比例比较高,也就是说管制与宗教参与之间存在负相关关系。

  但是,上述论点仍然存在争议。首先,有学者对多元竞争真能催生有活力的宗教市场表示怀疑。查卫斯和高斯基(Chaves Gorski ,2001)的定量研究表明,多元化的宗教市场并不必然促进该地区的宗教参与。其次,压制并不必然会导致新兴宗教数量的减少。很多新兴宗教在压制的时候往往潜伏在地下,但并不是不存在。在管制相对严格的欧洲,每百万人平均拥有3.4个新兴宗教;而在自由市场的美国每百万人只有1.7个(斯塔克、芬克,2004:314)。我国明清时期的官府采取了严厉的教派管制措施,动辄对信众施以极刑或流放。但是这种管制收效甚微,教派的数量不减反增(Seiwert ,2003)。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压制很难达到控制宗教的目的,也不会降低人们的宗教热情,只会导致红、黑、灰三色宗教市场,使局面复杂化,很难形成有效的管理(杨凤岗,2008)。宗教市场理论的代表人物斯达克(2005)注意到了压制会促进被压迫宗教的发展。比如,牺牲和污名不仅无损于早期基督教的声誉和活力,反而会增加该教的吸引力。

  以往的研究有助于我们理解管制的类型及其影响的复杂性。但这些研究缺乏具体的机制分析。无疑,作为一种背景性的因素,管制会影响到宗教,问题是要弄清它是通过何种机制来产生影响的,所以,要理清机制就必须降低解释的层次。科尔曼(1999)在《社会理论的基础》一书的开篇,对M.韦伯关于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的经典研究进行了重新解读。他认为,虽然韦伯命题系统中的起点(新教教义)和终点(资本主义)都属宏观水平,但在推理的过程中却降到个人水平。具体地说,新教教义创造了某些价值观念,促成了新教徒对经济行为采取了某种态度,有助于产生资本主义的经济组织。或许有人认为科尔曼把M.韦伯隽永精微的思想庸俗化与简单化了,但笔者觉得,他做了一个很好的示范,即能够使人们去了解如何进行机制分析,如何将复杂的理论化约成一系列可以检验的命题。

  本文试图构造一个中层理论来揭示受压制宗教的成长逻辑,分析压制通过哪些机制传导到宗教组织,并最终促成其增长。同时,本文也会明确给出该中层理论的适用条件。笔者认为,压制并不必然降低宗教的活力,相反,却会产生一些非预期后果,这些意外后果有利于被压制宗教的发展。在理论层面,本文将采用近年来争议比较大的宗教市场理论作为框架,试图说明宗教市场理论具有强大的解释力,尽管该理论不完全适用于中国(卢云峰,2008)。

  三、管制的非预期后果

  (一)促进教义创新、增加来世收益

  这是宗教市场理论的基本假设与逻辑起点:人总是追求酬赏(rewards),但有些酬赏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无法得到,比如长生不老,比如永远年轻。当这些酬赏无法直接得到时,人类就会生产出一套解释(exp lanations),来说明如何得到想要的东西或者相应的替代品。

  很多人都不免会问,人到底从哪里来?死后又到哪里去?人生的意义何在?围绕这些问题,宗教提供了一套精致迂回的解释,告诉人们如何达成不朽、如何得到救赎、如何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或者白日飞升。这些解释往往冠以神的名义或至少涉及到神和彼岸,起初,宗教市场论的主要创立者斯达克把这些解释称之为“补偿物”(compensator)。

  关于酬赏和补偿物之间的差异,斯达克(2009)进一步解释说,“通常情况下,实际得到这些酬赏将在遥远的未来,甚至在另外的世界。人们很难甚至无法辨别这些解释真实与否。可以设想一下,有一个小孩想要自行车。父母告诉他,如果他能在一年内打扫房间并且所有成绩都在B 以上的话,那么自行车就会出现。这就是补偿物,用来替代想要得到的酬赏。这就是补偿物和酬赏的区别:一个是想要得到的东西,另一个是有关如何得到这些东西的解释与陈述。”由于补偿物带有强烈的剥夺理论的色彩,而剥夺理论又早已被宗教社会学家批得体无完肤,因而斯塔克最终放弃了这一概念,代之以“彼世收益”(otherworldly rewards)。在斯塔克等人(斯塔克、芬克,2004)看来,彼世收益是宗教经营的核心产品,也是宗教团体与世俗组织的区别所在。

  在自由的宗教市场中,竞争既有助于宗教的教义创新,又会推动宗教企业家(religious entrep reneurs )制造新的解释或理论,并在此基础上组建新的宗教(Stark Bainbridge ,1987)。研究表明,许多新兴宗教的创始人都曾参与过其他宗教团体,非常熟悉教义,也清楚如何运作一个宗教机构。当他们了解到经营新兴宗教本身是一件有利可图的事时,便有可能脱离以前的组织,另立门户。为了吸引信众,这些宗教企业家往往会对原有宗教团体的教义进行改进,其方法不外乎是对其内容进行增补或删减。这与世俗社会中成立公司的情况并无什么区别。20世纪60、70年代美国很多的新兴宗教都属于这一类型,我国许多气功组织的出现也大抵遵循这一模式(Lu,2005)。

  与竞争一样,压制也会促进宗教进行教义创新,增加来世收益。清代地方官员黄育楩曾在河北做官,那里一直是中国教派运动的频发之地,因此,他的治理任务中自然少不了镇压当地教派这一项,不过,在为官之余,黄育楩还有一个爱好,就是收集教派人士所撰的“宝卷”。他的目的是为了辩驳这些“荒诞不经”的“邪说”,以便去伪存真,使信教的“愚民”免受欺骗,回头是岸。这番苦心后来物化成《破邪详辩》。书中对宝卷带有锦衣卫心态的解读自然称不上客观,不过由于他大段大段地引用“邪经”,该书不期然地保存了当年一些所谓的“宝卷”的内容。笔者感兴趣的是该书中以下这段话:

  邪教谓“问成活罪,能免地狱,不能上天。问成绞罪,即不挂红上天。问成斩罪,即挂红上天。问成凌迟,即穿大红袍上天。”今观邪经四十余种,并无此语。以明末邪教,不犯罪,不受刑,故不必捏出此语。迨至我朝定鼎以来,圣朝相传,惟依尧舜文武之治为治,因于邪教严定律条,所有枷杖流绞斩凌迟,各依造罪之深浅,为用刑之轻重。愚民虽愚,谁不怕死,邪教于此遂造出“问成死罪,既能上天”之语,而凡习教者,皆视死罪为乐境,则刑罚亦无从禁止矣。不知“问成死罪,既能上天”之语,实为旧日邪教所未有,明系近来邪教所增添,邪经虽系虚捏,尚未捏出此言。今邪教捏出此言,以恣煽惑,其存心愈毒,其为害愈深。(黄育楩1982:89-90)

  黄育楩深谙治学之道。在比较了明清两代的四十多种“邪经”之后,他发现清代“邪教”的很多“恶毒”之言明朝时并没有。为什么呢?

  因为明朝的教徒没有面临凌迟等酷刑的威胁。的确,明朝至清朝初期,官府处理“邪教”的做法相对还算温和。只是在1748年福建老官斋教反清暴动事件之后,朝廷才加大了惩罚“邪教”的力度,将“倡立邪教,传徒惑众滋事”比照谋反大逆定罪。按照《大清律》,谋反大逆为“十恶”之首,不分首从,皆凌迟处死,正犯祖父、父、子、孙、兄弟,及外祖父、妻父、女婿之类,男年十六以上,不论笃疾废疾,皆斩。其男十五以下,及正犯之母、女、妻妾、姊妹,罚到功臣之家为奴。

  官府希望通过严刑峻法使民众远离“邪教”,“服教畏刑”。但出乎意料的是,随着刑罚的加重,“邪教”也随之进行了教义上的创新。

  新的教义将苦难和牺牲转化成来世的收益;此世受苦越多,来世收益越大,到最后竟然出现了所谓“问成凌迟,即穿大红袍上天”的说法。接受了这套说法的人并不会畏惧刑罚和死亡,反而会“视死罪为乐境”。

  很显然,宗教会根据情势的转变适时调整教义,而不是坐以待毙。

  创造性的解释能把苦难变成收益。严刑峻法在这些解释面前变得苍白无力,失去了威慑作用。清代天理教教主李文成起事失败后举火自焚,其后令人惊诧的一幕发生了:数十名追随者都冲入烈火,相拥而死。

  早期基督教殉道者罗慕努斯的故事也是如此(斯达克,2005:197-98)。

  显然,死亡并不能迫使人们放弃信仰,相反,甚至可能会使信徒创造新的解释,将死亡与苦难转换成来世的收益。其实处理生死大事与人生意义问题本来就是宗教的题中应有之义,当死亡本身成为一种特殊的犒赏时,还有什么能阻止信仰呢?

  (二)降低宗教产品的风险:让宗教更可信

  如前所述,苦难会促使宗教进行教义创新,增加信众的来世收益。但随之产生的相关问题是:人们为什么会接受如此“荒诞不经的”教义?为什么愿意为了虚无缥缈的来世而牺牲今生幸福?几种流行的解释是:

  “受虐狂”说。该说将为信仰而献身的人解释为受虐狂,认为除非殉道者喜欢受苦并从中获得快感,否则无法理解殉道者超出常规的忍受能力。“很显然,在了解到殉道要经受最为剧烈的折磨之后,还主动将自己降身到牺牲的历程中去,这是受虐狂倾向的首要事实证据。”(Riddle,1931:64)按照这种理论,任何人只要作出志愿殉道的表现,并在忍受折磨时显得从容和镇定,那么他就该被确诊为严重的受虐狂患者。

  “愚民”说。此说在伏尔泰的名言中得到概括:“迷信是傻子遇见了骗子的结果!”明清时期的统治者也持相同的看法,欧大年(1986)称之为“教首2教徒二元论”,即教首都是利用信仰进行敛财、骗色或煽动谋反的骗子,宗教不过是其行骗的外衣和工具,教徒则是被诱惑上当的“愚夫愚妇”。在官府看来,大多数邪教中人都是良民,并无反意,只是因为智力低下、见识有限才误入歧途,只要加强教化,就能启发愚氓,崇正祛邪,不致为邪教所惑。

上一篇:关于大饥荒研究中的几个问题

下一篇:宋教仁之后的民国宪政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湖南电视产业发展模式研究

原载《现代传播》2002年第三期  内容提要:本文以“事实”和“求是”两部分进行结构,在系统地梳理了湖南电视自1993年以来发展历程的基础上,总结了“湖南模式”的几方面特点,并对现实中若干具有争议性的问题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关键词:湖南电视;产业;发展;模式  湖南,既非政治文化中心,亦非沿海经济大剩无论从地理位置、经济环境,还是政策条件来看,湖南电视似乎都缺少被看好的理由。然而,正是“电视湘军”自九十年代中后期以来的崛起,对中国电视的观念演进和版图重构产生了重要……去看看

市场开辟与市场替代的统一( 部分章节 )

——经济全球化过程中的政府与企业   第二章  国际分工的发展与协调   交易或交换是随着分工的发展而日益发展起来的,分工越发达,交易的频度越增大,交易的方式也变得越来越复杂起来,在旧的协调机制的框架下,交易成本也便随交易方式的日益复杂化而与日俱增。当我们考虑国际间的地区一体化和跨国企业所进行的公司一体化问题时,现代国际分工的特征的变化就成了我们要关注的问题。   第一节  现代国际分工的重要特征   对现代国际分工特征的分析,从不同的角度入手会得出不同的结论。但在我们看来,以下三个方面的变化尤……去看看

日本“新民族主义”抬头

日本民族主义在近代曾恶性膨胀,二战之后内敛,80年代再度抬头。冷战后,日本急于凭借经济力量参与主导国际新秩序的建立,以谋求政治大国地位为特征的“外向型民族主义”持续上扬。90年代中期以来,随着内外形势的变迁,日本社会又兴起了“新民族主义”的思潮。它在“扩张民族利益”的本质上与既往并无区别,但在形成背景、策略手法及表现 形式上确有新意。与此前相比,“新民族主义”的生成有三个特点:实力背景从经济增长强势向弱势转换,社会心理基础从自负向自危转换,表现形式从“外向”向“内向”转换。海湾战争中日本的大国心理严重……去看看

关于中国崛起的若干理论争鸣及其学术意义

原载《国际观察》2005年第4期  摘要围绕中国崛起与大国成长,中国国际关系理论界近年来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在大国含义、历史分期、崛起环境评估、崛起方式等几个方面展开了富有意义的学理争鸣。笔者认为,这种争鸣不仅有助于政治决策的科学化与多元化,而且对理论本身也有重大意义:“问题研究”不断引导“主义创新”,推动“学术命题”与“政治命题”的研究更趋平衡,为中国国际关系理论的形成寻找根基,不断开辟大国成长研究的科学道路。  关键词中国崛起理论争鸣学术意义  中国的崛起关涉中国根本的国家利益、大国外交的基本……去看看

中国经济分权化趋势对对外关系的影响

一、经济分权化与地方主义的出现 虽然中国在1978年以前也曾两度(1957年和1969年)实施权力下放,不过下放的领域只涉及经济管理,并不涉及经济计划和资源分配。地方政府在制定计划、物资供应、投资分配、财政收入等方面的权限相当小,中央政府仍居主导地位。因此大体上可以说在毛泽东时代中央控制式的计划经济下,中央政府控制了所有资源的配置权,设定生产目标,决定交换的流通程序,在运作上是一种“高度集中的资源再分配—利益满足体制”,[1]也是一种全面计划的指令性计划体系。 但是1978年以后随着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过渡,中国的经……去看看

合法性的时空转换

原载《社会》2008年第4期(总第28期)  内容摘要:合法性理论涉及民间社会合法律性和政府权威合法性这两个方面。在“依法治国”的法治时代,地方政府为什么愿意和能够认同“非法”状态的福街草根民间商会?一方面正义原则是福街草根民间商会的合法基础,另一方面地方政府业已认识到自身权威的合法性危机并试图走出危机。地方政府与民间社会暂时悬置相关法规,在互动中互补自身的合法性不足,使“非法”与合法语境在法治国框架中有效自如地进行时空转换,地方政府权威与民间社会权利在重建社会秩序中因……去看看

经济学的科学方法与经济政策研究

感谢《中国经济时报》连载了我的“中国经济发展问题十论”。这是我十几年经济学生涯中第一次写成的一组集中讨论经济发展战略问题的文章。   中国的经济问题,错综复杂,相互影响、相互联系。但是,要把各种问题解释清楚,又对总的经济趋势加以把握,我们必须运用经济学抽象分析的方法,首先分门别类地对它们加以深入的分析,然后才能进一步说明各种问题的相互影响。粗略地说,中国的经济问题,可以分成以下几个门类:   一、体制改革问题。这在经济学中属于制度经济学及过渡经济学所分析的对象。我们的企业改革问题、政府改革问题、发……去看看

关于“农民领袖”问题的几点思考

农村“群体性突发事件”发生离不开“农民领袖”的组织活动,这不是我们承认不承认的问题,它本来是一个事实。“群体性突发事件”的发生好像有自发性,但背后却存在组织性的因素,只是这种组织没有确定的形式和紧密的结构。不认识农民领袖问题,也不可能全面认识“群体性突发事件”问题。国内一些媒体对农民领袖现象已经有过讨论,但讨论还不很深刻。我想提出下面几点看法。   一、“农民领袖”的主体是青年   思想家克雷孟索有一句著名的话:“一个人30岁之前不信仰左翼思潮,他的心灵有病;一个人30岁以后继续信仰左翼思潮,他的头脑……去看看

汤山中毒事件的行政法思考

关键词:汤山 中毒 行政法 农药规制 不作为 信息公开  作为一名关注食品和药品法达七年之久,并且曾在南京生活学习七年之久,对这座古城的一草一木都有着浓郁眷恋之情的学生,当通过网络读到汤山中毒事件的新闻,看到新浪论坛上连篇累牍的评论,在《21世纪环球报道》上看到中毒者家属那绝望的面容和哭泣的脸庞时,我的心在泣血。但在此笔者并不想对汤山中毒事件的政治经济背景作全面的剖析,仅对其中涉及到的部分行政法问题谈些个人的粗浅之见。    1、食品卫生监督管理与行政不作为责任    食品卫生直接关系到人民群众的身……去看看

民族主义与人性

2001年9月11日,国际恐怖组织炸毁了美国世贸中心与五角大楼“双塔”。我站在学校饭堂的电视机前,看着一架飞机发了狂一般朝着大厦冲去,擦出一道翻腾的黑烟,飞机随即化为一团烈火。上百层的大厦的窗口伸出一双双挥舞着求救的手,我们几乎可以听到惊愕、绝望的呼声、哭声、惨叫声。一个目击者在镜头前哽咽着说,他亲眼就看到三四十人绝望的从数十层的高楼窗口凌空跳下!他说得泣不成声。那是新世纪以来最惨烈的一幕,上百层的大厦,竟以一种只有在电影里才可能出现的方式,骤然散了架一样垂直轰然下坠!下面的人惊叫着逃散,而整座大厦顷刻之……去看看

经济学:捍卫理论,还是发展理论?

教科文卫的劳动是否创造价值  吴易风先生最近发表论文,讨论"第三产业劳动和高科技是否创造价值"(如见吴易风,1996)。吴先生的主要结论是,第三产业的"非物质生产部门,其劳动并不创造价值";"高科技本身","并不创造价值",理由是,"价值只决定于劳动这一个变量",如果认为高科技和劳动共同决定价值,就会"陷入二元论的价值论"。  吴先生的出发点,是下述"价值定义":"价值是凝结在商品中的一般的无差别的人类劳动或抽象的人类劳动"。他随即强调,"商品体是价值的载体"。"商品体"是什么,他没有进一步说明。但是,这个名词对于理解他的思想,却相当……去看看

毛泽东文革理论的得失与“现代性”的重建

一、导言:研究文革的必要性   本文试图通过对毛泽东文革理论之得失的研究,探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现代性”重建问题。在展开分析之前,我先对这一研究的必要性略做说明。   正如王绍光《拓展文革研究的视野》一文所指出,目前官方对文革研究的限制,固然有其求“安定团结”的合理愿望,但实际上不利于我们这个民族全面地汲取文革的深刻教训。只有对文革的复杂的社会成因进行公开的自由学术探讨,才能真正有利于我国走上“安定团结”的民主法制之路。   事实上,已有多种迹象表明,随着二十一世纪和临近,我们对文革的认识正在日益……去看看

论管理者的注意

摘 要:管理者的所有管理活动的动机和行为,以及由此引起的管理或制约效果,无不是其心态在起着内在驱动力的作用。各级各类管理者的管理心理,是具体管理者的大脑对所管辖事业这个客观事物(即建设、发展、效率质量等具体工作任务)的反映。在这个反映的过程中,直接影响着不同管理者的管理水平和差异以及管理效果的一个重要的管理心理现象——管理的注意,在管理者的管理心理活动中占有特殊的地位,是管理者的管理动机、行为、效果的一个重要内在动因。而管理注意的本质和意义、种类及心理指向、品质及其差异等,是管理者注意这一心理现……去看看

朱王相契论

一、序论   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思、学不二,是为圣学法门。   辨章学术,考镜源流,此乃为学初阶。若及此而止,则非学也,称其为“术”可,而称其为道则不可。朱子云文字之外,别有用心; 阳明终其一生,力戒学而不思。然若无学术分梳,则思想陷于空泛、流于虚无而必终于狂言,“徒使人颠狂粗率”。 明道先生亦以记诵博识为玩物丧志, 伊川先生引《尚书》“玩物丧志”曰:“为文亦玩物也”。 小枫先生痛斥国朝学界所谓“传说中的大师”以惊人记忆为上,玩弄学术,深具“现代士大夫”相,并引汉儒批语“琐屑饾饤、破碎大道”,言渠……去看看